•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45章 白玛的感动
  • 正文 第1345章 白玛的感动

    作品:《少年医仙

        第二天早上,达瓦上师来到了白玛的小楼。www.lingdiankanshu.com

        当然,此时秦朗和白玛都已经起床了,并且两人都用过了早餐。

        看到白玛脸上还残留着几丝红晕,达瓦上师会心一笑,她自然是猜测到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绝对想不到这都是秦朗做的手脚,秦朗现在已经掌握了极乐之毒,轻轻松松地就可以让达瓦上师等人以为他和白玛欢.好了一场。

        当然,另外一方面达瓦上师和图番上师两人都不会怀疑秦朗和白玛之间什么都没发生,毕竟秦朗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而白玛则是一个明艳动人的少女,就算是密宗一些修行很久的老上师,有些人都被白玛的美貌给打动了,还曾经向达瓦上师提过这事,但是却被达瓦上师给严厉地拒绝了。

        总之一点,达瓦和图番上师两人丝毫都没有怀疑白玛还是完璧。

        达瓦上师来找秦朗,那是因为关于秦朗的事情已经有消息了。密宗的高层决定在今ri为秦朗“加封”,正式让秦朗成为密宗的镇狱护法金刚。

        加封,是密宗的一场盛典,密宗的宗主会亲自给秦朗加持,所以秦朗也必须亲自前往,以示尊重。

        这一次加封,可能是密宗向秦朗表示欢迎和重视,但同时也可能是一次陷阱,毕竟这一次算是深入密宗的“老巢”,一旦密宗的人翻脸,那么秦朗很可能就是插翅难飞了。

        不过,秦朗依然是答应了图番上师,立即启程前往加封之地。

        离开之前,秦朗自然是要和白玛告别:“白玛,你好好修行吧,其余的事情,你都不用cāo心。你放心,谁也不能动你的。对了,我给你留一只宠物吧,可以保护你的安全,你应该不会怕蛇吧?”

        “我不怕。”白玛摇了摇头,她是藏区长大的,自然不会怕这些蛇虫鼠蚁的。不过,她对秦朗送给她的宠物倒是有些期待,因为这毕竟是秦朗送她的礼物。在白玛的心目当中,秦朗不仅是她的“上师”,也是他唯一的男人,所以秦朗送礼物给她,就表示十分看重她,她自然也是非常欢喜地。

        秦朗送给白玛的宠物,是一头翼蛇,而且是拥有洪荒血脉的翼蛇。

        这一头翼蛇一直被秦朗关在万毒囊中,早就想出来活动了,只是在都市,它这种庞然大物是不适合显现的,因此秦朗很少会将这些庞然大物放出来,只要在给它们“扎针”的时候,或者有时候喂食的时候也会将它们放出来。

        现如今,这些翼蛇的洪荒血脉已经不能进一步提升了,应该是达到了极限。点宫针法虽然是很神奇,但是也不能将一头普通的翼蛇完全“返古”成为洪荒巨蛇,毕竟现在的天地不同了。想要进一步提升血统,单单用点宫针法是不行了,只能通过繁殖和融和等诸多方式,另外再喂食一些灵丹,还有就是让它们适当地吸纳一些魔气或者地狱之气,这也可以刺激其洪荒血脉。

        魔气、地狱之气,都是能够让生物发狂、发疯、变强的东东,对于这些洪荒血脉的生物来说,这些东西就是补品,只是补品不能让它们吃得太多了,否则就会失控。

        至于秦朗送给白玛的这一头翼蛇,则是最通人xing的一头翼蛇,这家伙已经接近开启灵智的地步了,基本上可以听懂人话了,而且秦朗在它身上留下了jing神烙印,所以交给白玛当宠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另外,这里是洗云寺,是密宗的地方,即便是出现了这样恐怖的大蛇,也只会被人视为“神迹”。

        翼蛇,庞大的翼蛇显现在秦朗身后时,还是将白玛给吓住了。

        因为秦朗只是说送她一头蛇,但是却没有告诉白玛是一头如此庞大的,还长着翅膀的巨蛇,这东西简直就是洪荒巨兽,白玛似乎在一些经文、壁画见过类似的东西,这些东西应该是“神的使者”或者是“神仆”才对。秦朗能够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她当宠物,这已经足以说明她在秦朗心目中的地位了。

        白玛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单纯得她从未想过和计较过秦朗的其他东西,比如秦朗是否还有别的女人之类的,因为按照教义,如果她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就是一种亵渎,而作为一个圣洁的信徒,白玛从未考虑过这些“肮脏”的东西。何况,白玛可以真切地感受到秦朗对她的以诚相待,所以她如果还计较其它的东西,无论是对她自己还是对秦朗,似乎都是一种侮辱。

        “怎么,你不喜欢?还是被吓着了?”

        秦朗见白玛没有回应,还以为是这一头翼蛇太大将她给吓着了。

        “不……不是,我很喜欢。”白玛笑着,欢笑地眼泪滚落而下。

        秦朗没想到白玛居然会在自己面前哭泣,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只好用衣袖去给白玛擦眼泪,然后说道:“只是送你一头蛇而已,你要是喜欢就收着,不喜欢我就另外换一样东西给你,也不用哭吧。”

        “我喜欢!我真的很喜欢!”白玛道,“我就是喜欢,所以才哭了。从来都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谢谢你——”

        秦朗没想到竟然会让白玛如此感动,不过他也知道白玛的确是可怜,从小就呆在了寺庙当中,与世隔绝,也没有什么朋友,接受的只是严格的训练而已。而且,作为洗云寺的女僧,白玛几乎注定就只能成为某位有权势的上师的明妃,这本身就是一种残酷的悲剧。在贫穷落后的年代或者地区,生得美丽未必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幸好白玛遇到的是秦朗,所以她依然还能活在纯正、圣洁的世界当中。

        对于达瓦上师,秦朗谈不上恨和喜欢,因为他知道达瓦上师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在很多落后的敌区,人命如草芥,尤其是女人,简直就跟牲口没什么两样,很多穷苦人家的小女孩,下场都是很凄惨的,能够进入寺庙修行,对她们来说在,至少还能有一个安然无忧的童年期。

        “喜欢的话,它就是你的宠物了,给它取个名字吧。”秦朗笑道,用手指抹掉了白玛脸上的泪水。

        “那我就叫它‘嘎玛’吧!”白玛给这一头翼蛇取了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