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343章 踏上征途
  • 正文 第1343章 踏上征途

    作品:《少年医仙

        渝城市的打黑行动波澜不惊,因为就在一夜之间,渝城市的一些黑.帮头目忽然间就人间蒸发了,没有人知道这些人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反正就这么消失了。www.lingdiankanshu.com反正,一些稍具规模的帮会组织头目都消失了。

        与这些头目一同消失的,还有街头上的那些小毛贼,很多老市民发现,他们今天早上搭公车的时候,那些平常在公车上贼眉鼠眼的人好像也消失不见了。另外,一些收“保护费”的人今天也消极怠工了。

        气氛显得有些诡异,但是诡异之中却带着一些祥和。

        这是普通市民久违的气氛了。

        普通市民一般不会去恨那些抢夺金库、银行、巨贪、巨富的江洋大盗,反而还会将其视为茶余饭后的“美谈”,因为这些强盗至少都是有格调、讲道义的,他们是不会对普通人下手,所以普通人对他们自然谈不上恨。

        但是,普通人对小毛贼却是恨之入骨,因为这些人都是没种、没胆的贼,才会对普通老百姓下手,甚至连老人小孩都并不放过,这些人才是最可恨的。

        现在,一夜之间这些人都“蒸发”了,对于渝城市的市民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崭新地、良好地开端。

        甚至,这可以算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始了。

        老百姓,只是过日子的一群人,他们需要的就是丰衣足食、安全有保障地生活,仅此而已。无论谁,只要给他们创造这样的日子,他们都会坚决地拥护。

        渝城市,迎来了难得清静的一天。

        而渝城市的官场,却是人心惶惶,因为很多人自身都不干净,当这些人知道平时跟他们称兄道弟的帮会头目消失之后,他们就担心平川省发生过的事情降临到他们的头上,甚至很多人已经开始准备跑路或者准备反击了。

        就在这种官场人人自危地情况下,渝城市的纪检委展现出了很高的办事效率,在上午十点的时候宣布了一些处分决定,大部分都是环保官员,这些人尸位素餐、接受一些重污染企业的行贿,所以直接双开、蹲监狱,简直是雷厉风行。

        得到这个消息,渝城市很多官场上的人算是暗暗松了一口气,有人承担后果就好,在这种关头,如果没有人倒霉才不正常,没有人倒霉,那就会人人自危,而有人倒霉的话,那就证明上面已经圈定了哪些人应该承担后果,而别的人,则可以继续生活,继续升官发财。

        很多人都以为环保部门都是闷声发大财的低调部门,但是渝城市官场发生的事情却改变了这个认知,几乎整个渝城市的环保官员都全军覆没,接受调查了。谁也没想到,环保部门居然也能涉黑。

        就在各大媒体聚焦环保事件的时候,秦朗已经离开了渝城市,独自前往羌藏自治州,准备找图番上师好好地谈一谈,捋一捋和密宗之间的关系。

        显宗要对付秦朗,这已经是事实了,上一次如果不是侥幸的话,秦朗恐怕已经在火车上吃亏了,渝城市的行动肯定也会泡汤。虽然躲过了这一劫,但是这个问题必须要去面对,必须要处理好,否则秦朗接下去的行动根本无法开展。

        ***

        洗云寺。

        白玛临窗而坐,望着远山白云,一脸心绪不宁。

        如今白玛已经有了一个**的小楼,而且在洗云寺的地位也有很大提高,许多杂事都有别的女僧来料理,因为这里的人都知道白玛是一位有名望的护法金刚的明妃。

        作为明妃,没有人会暗中指责和骂她,因为这里是寺庙,而且是密宗的寺庙,密宗的信仰统治,不知道比显宗高明了多少。在这片土地上,很多人的思想都比较简单,能够成为僧侣的,无论男女僧侣,他们的思想更加简单,也更加地圣洁。比如明妃的存在,无论是她们本人还是其他地女僧,都会认为这是非常自然和圣洁地事情,很多女僧只会羡慕成为明妃的白玛,而不会去背后中伤对方。

        密宗的信仰统治,是非常智慧地一种社会结构。

        秦朗曾经研究过密宗的信仰结构,得出的结论就是密宗的信仰是通过极少数的高智慧精英分子来统治绝大部分低智慧的信徒和僧侣。因为智慧和认识上的巨大差距,使得密宗的信仰统治十分牢靠,根本无法撼动。

        简而言之,上层的人太聪明、太狡猾;下层的信徒、门人太愚昧、太虔诚,所以牢不可破。

        白玛这些年心神不宁,那是因为她的脑子当中向着一个人,她知道秦先生是一个英雄一样的人物,作为密宗的护法金刚,一定有很多的任务和事情需要他去做,但是白玛不知道为何秦先生很少来这里看望她,似乎也不太喜欢和她进行双修,难道是她的魅力不够么?还是觉得她的信仰不够圣洁呢?

        就在白玛想入非非的时候,洗云寺的钟声响了起来。

        这里的钟声响起,那就意味着有大人物出现了。

        白玛的目光投向洗云寺的山门。

        这时候,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当中,让她有些怦然心跳地感觉:他终于来了!

        白玛的心情忽然间就变得好了,似乎连四周山间的云雾都完全散开了。

        “桑儿,快上来帮我准备一下妆容!”白玛向住在楼下的一个女僧说道,这位是洗云寺专门给白玛配备的一个“侍女”,按照白玛现在的身份,完全是可以配备两个侍女了,不过她很少使唤侍女的,以为她觉得自己平常事情就很少,所以自己的事情当然都自己做了。但是今天,则不同了,女为悦女者容,对于白玛来说,在枯燥的修行生活当中,这是唯一值得她期待的日子了。

        就在白玛为之精心打扮的时候,秦朗已经进入了洗云寺。

        图番上师和达瓦上师,两人亲自到寺门口来接待秦朗,这算是向所有人表明,秦朗的确是重要人物,同时也是他们的朋友。

        进入寺庙之后,其余的僧侣都散开了,三人到了一个僻静的小楼中,似乎在商谈很重要的事情。不过,秦朗的第一句话却是:“达瓦上师,白玛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