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42章 捕蝇纸
  • 正文 第1242章 捕蝇纸

    作品:《少年医仙

        “不管你是谁,立即停止对秦师长的审讯。www.lingdiankanshu.com”为首的一人向秦朗喝道,“你这种暴力审讯方式,已经严重地违反相关规定了,所以我们有资格阻止你的行动,现在,我们要带秦师长离开这里,希望你不要阻拦。”

        “我当然要阻拦。”秦朗冷哼一声,“谁阻止我,我就会查谁。”

        “口气真大啊。”为首那人冷笑道,“只是你有这个本事阻止么。”

        “试试吧。”秦朗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回头向秦峰喝道,“赶紧继续给老子交代问題。”

        “这里还轮不到你这小子來撒野。”其中一个特种兵按捺不住,向着秦朗一脚踹了过來,他当然是有人授意才敢这么做的,不过,这人的腿还有踹到秦朗身上,他自己倒是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短时间之内怕是沒办法站起來了。

        “狗腿子。”

        秦朗冲着那人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环视众人,“还有谁。”

        这厮的表情和语气都带着浓烈的挑衅味,反正秦朗也知道这帮人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既然他决定要将这帮人打压到底,那么就必须表现得足够强势才行。

        “小子,你太猖狂了。”一个教官向秦朗喝道,“甭管你什么來路,今天你这样嚣张无礼,一定要给你一个教训,也好让你知道天高地厚。”

        “老子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但是老子知道你有几斤几两。”秦朗冷笑道 ,“不过刚踏入武玄层次而已,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撒野,滚蛋,。”

        依旧是一脚提出。

        不过这一次秦朗是隔空踢出,但是那教官胸前的空气却忽地“蓬”一声炸开,随后他整个人就被爆炸的冲击力给冲出了屋子外面,刚好和之前那人躺在了一起。

        嚣张,秦朗的做法的确是嚣张至极。

        “不就是有点功夫而已,功夫再好比得过枪么。”又一个特种兵站了出來,这一次直接用手枪指着了秦朗。

        “动枪了。”秦朗冷笑道,“你知道在部队里面随便动枪是什么后果么。”

        秦朗这倒不是吓唬对方,而是动手和动枪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质,在部队当中,打击斗殴其实不算是大事情,因为部队就是军营,军人之间要是不打架,还他娘的算是军人么,但是,动枪却不然了,动枪很容易引起事态扩大化,所以任何人敢在部队随便动枪的话,那后果都是极其严重的,别看这些士兵个个荷枪实弹地样子,但是沒有谁会乱开枪的。

        “你吓唬我。”那教官此刻也是骑虎难下,瞄着秦朗的手枪却沒有放下來,“我当然知道开枪是什么后果,不过,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让我有足够的理由向你开枪。”

        “沒错,你现在私自拘禁国家军官,而且还严刑拷打,现在我们是來执行部队纪律、执行军法的,如果你拒不从命,我们就可以开枪。”为首的人道。

        “行啊,那有种你就开枪试试啊。”秦朗冷笑道,“当狗腿子到你这个份上,也算是极品了。”

        听见秦朗称呼其为狗腿子,这个教官终于发飙了,用手枪指着秦朗的脑袋喝道:“你真的想死么。”

        “开枪啊,不开是王八蛋,不过开枪的下场,你应该知道。”秦朗冷哼到。

        “好,老子今天就崩了你。”那教官平时也算是威风八面地人物,想不到今天会被秦朗给弄得下不了台,顿时心头邪火冒了起來,而且考虑到今天有领导撑腰,也就不管那么多了,愣是扣下了扳机。

        蓬。

        枪响。

        众人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虽然只是一声枪响,但却意味着事情的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

        但是,众人更给惊讶的是秦朗这厮居然沒有倒下。

        并不是这教官的枪法太烂,而是这一颗子弹根本就沒有打中秦朗,子弹的弹头此刻竟然停留在秦朗的额头前方一厘米处,因为秦朗的两根指头已经牢牢地夹住了这一枚弹头。

        开什么玩笑,这肯定不是真的。

        在场的士兵都被秦朗的手段给惊呆了,虽然他们的教官也经常表演一些脑袋碎大石、喉咙顶长枪的手段,但是还沒有看到哪个教官可以用手指夹住子弹,这根本就是传说之中才会出现的情况。

        啪嗒。

        已经被捏扁的子弹头掉在了地上,秦朗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向着开枪的教官道,“既然你开枪了,那么就别怪我查你了,虽然你只是一个狗腿子,但好歹也算是一个**军官,给我滚过去吧。”

        秦朗一伸手,隔空抓走了这个教官的枪械,然后封住了他的穴道,将其丢在了身后,这时候,秦朗这边的特种兵已经给这位教官递过去一张纸和一支笔了,毫无疑问,这是要让这厮交代清楚了。

        “还有谁。”秦朗环视众人,众人皆保持沉默了。

        “既然沒人反对了,那么就继续按照我的吩咐办,,你,你也过去交代,否则的话,我亲自动手可就不会这么轻松了。”秦朗向着为首的那人喝道,这家伙已经是一个大校军官了,但此刻他在秦朗眼中,不过就是一个蝼蚁而已。

        “你们要保护我,给我开枪,我不相信他还能挡住这么多人的,。”

        这家伙竟然还试图命令手下人向秦朗开枪,可惜的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秦朗隔空抓了过來,然后将他向人质一样挡在了面前。

        “现在你们可以尽情开枪了。”秦朗向这些士兵道,“开枪吧,你们把他打成了肉酱的话,我也懒得审查了,开啊。”

        这下沒人敢开枪了。

        秦朗的表现实在太犀利了,这些士兵已经见识过他的手段了,谁都沒有信心可以伤及秦朗,何况真要乱开枪的话,搞不好会把其余的人打死,而秦朗这厮恐怕反而会安然无恙。

        “既然不敢开枪,那都给老子滚蛋,身为军人,居然连应该保护谁都不知道,真为你们感到悲哀,都赶紧滚蛋吧。”秦朗将这一帮人全都喝走了,就剩下了这些“郭派”的**军官,让他们继续交代。

        秦朗现在的做法,就如同在安蓉市军区放下了一张捕蝇纸,他相信很快就可以将更多的“郭派”苍蝇给吸引过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