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22章 一个更比一个狠
  • 正文 第1222章 一个更比一个狠

    作品:《少年医仙

        一夜之间,平川省境内术宗弟子损失一百零几人。www.lingdiankanshu.com

        但凡是术宗之人,全都被斩杀或者被擒。

        一时间,连街头上那些给人看风水、算命的道士都好像凭空消失了。

        平川省,乃至整个华夏,江湖气氛顿时紧张起來了,因为秦朗这样的做法,无疑是破坏江湖的和谐大局,这是故意挑起江湖纷争。

        不过,江湖上的指责也仅限于指责罢了,却沒有人真的站出來要向毒宗宣战、除魔卫道。

        既然秦朗现在已经是疯子,谁愿意去惹一个看似强大的疯子呢。

        现在,江湖人士只能能将希望寄托在维持江湖正义的六扇门身上了。

        所以在第二天,就有六扇门的人找到了秦朗。

        这位自称是六扇门驻平川省的新任行动组组长,名叫蔡飞。

        蔡飞的年纪比秦朗大不了多少,秦朗对他印象还不错,因为这家伙沒有一点官架子,他找到秦朗之后,第一句话就是:“秦宗主,你这动静搞得太大了吧。”

        “是别人想要搞我,我还是被动还击而已。”秦朗道,“既然是要还击,就要把人打痛才行。”

        “我说秦宗主,大家都是年青人,我就直说了,,你这样搞,我真的很为难,我好不容易才在六扇门混到一个组长当,你也知道这年头编制不好弄,给我点面子行不行。”蔡飞道。

        “实在不行的话,就把我这个东西拿去交差吧。”秦朗将那个监察令递给了蔡飞。

        “我知道这是监察令,这种高级玩意儿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而已,秦宗主,你有这玩意儿,照理说我是不能过多干涉的,不过好歹给我一点面子,让我当几天安稳组长吧。”蔡飞这家伙像是在跟秦朗谈生意似的。

        “行,我给你面子。”秦朗道,“反正术宗在平川省的人已经被我收拾干净了,那就让你清静几天吧,不过,万一术宗的人要來找我报复,我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秦宗主,你这还是让我为难啊。”蔡飞脸上的表情果然很为难。

        “我完全理解蔡组长的难处,所以如果真的很为难的话,我这里为蔡组长准备了一瓶增元丹。”秦朗这算是直接向蔡飞“行贿”了。

        如果用灵丹可以解决的事情,就沒有必要打打杀杀了。

        蔡飞毕竟是年青人,而且又是年青“官员”所以他和国家的年轻官员一样,都是“三大”:人大、胆大、胃口大,但凡是官员,基本上都是人大代表,年青官员,都是特别敢贪的,所以胆大胃口大。

        蔡飞很干脆地收了灵丹,然后向秦朗笑道:“其实,我也觉得这一次是术宗故意搞事,谁都知道平川省是毒宗的江湖地盘,术宗的人还敢主动挑衅,那就是死有余辜啊,总体來说,平川省江湖还是很和谐的嘛。”

        “当然,希望以后和蔡组长共建和谐江湖。”秦朗笑着说道。

        得了灵丹,蔡飞立即就闪远了。

        反正秦朗手中有监察令,蔡飞也不能将其如何,倒不如干脆给秦朗一个面子,顺便也捞取一点灵丹。

        ****

        渝城市,江畔。

        术宗的宗主齐观山和郭家年轻一辈的翘楚郭嵩翔正在临江眺望。

        这两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都是为了对付秦朗。

        “龙脉行动”是郭家“万世计划”的一个重要环节,但是这个行动却被秦朗打破,以至于郭家和术宗百年心血毁于一旦,正因为如此,郭嵩翔和齐观山都恨不得将秦朗碎尸万段。

        但仇恨是不能直接杀死人的,所以他们在南海省布置了杀局,在秦朗返回平川省的途中布置了陷阱,甚至跟血咒门联手对付秦朗,但是结果沒有向他们预料的方向靠拢,到目前为止,秦朗这厮安然无恙,反而术宗有损失了不少人。

        “嵩翔,对付秦朗的事情暂且放弃。”

        齐观山望着江上落日道,“我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你,秦朗这小子得到了龙脉造化,有龙气加持,可以逢凶化吉,是很难杀死的,你的目光应该放在其他政敌身上,为你们郭家扫平道路,进一步促成‘万世计划’。”

        “宗主,我知道你这话是为我好,但这小子就是一个祸根,如果不将他铲除的话,他随时都可能坏我们的大事。”郭嵩翔道,“再布置一次陷阱,如果还不能斩杀他的话,我就暂时放弃。”

        “唉,嵩翔你应该听过一句话:一步赢,步步赢;一步输,则步步输,之前杀不了他,你就应该放弃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纠结在这小子身上,对你沒有任何好处。”齐观山再度提醒自己的徒弟。

        “宗主,若是不将他斩杀,他势必成为我的心魔。”郭嵩翔道,“所以,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么想杀他。”

        习武者,如果产生了心魔,要么性情大变,要么功夫境界不能寸进,这是因为心魔就好比普通人的“心病”,只是比心病的副作用更加强大百倍而已,所以郭嵩翔为了自己的前程和境界,势必会竭尽全力铲除秦朗。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师会尽力帮你。”齐观山沉声道,“虽然得到龙脉加持,这小子的气运会很好,但是一个人不可能一直走好运,或者,现在是时候让他付出代价了。”

        “沒错,出动我们宗门的武圣级高手,我相信一定可以干掉他的。”郭嵩翔一脸冷狠之色。

        “出动武圣级高手,这……这个连为师都不能做主。”齐观山道,“虽然说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但是武圣级高手,在我们宗门就如同是活化石,纵然我这个宗主,也是沒有资格命令他们的。”

        “命令自然是不行,但是可以许诺给他们利益。”郭嵩翔道,“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我相信这些传说中的高手也会动心的。”

        “利益。”齐观山道,“世俗中很多人争得头破血流的金钱和全力对他们而言是沒有任何意义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世俗中的利益他们沒有任何兴趣,但是‘万世计划’中的‘造神行动’呢,难道他们也不会心动。”

        “如果是‘造神运动’的相关东西,相信他们会很有兴趣的,因为连我都一直非常感兴趣。”齐观山道,“那么,是应该出动一名武圣级高手了,,秦朗这小子,如果知道有武圣级高手去杀他,不知道会不会吓尿了呢。”

        说到这里,齐观山和郭嵩翔一同大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