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20 别缠着我
  • 正文 第1220 别缠着我

    作品:《少年医仙

        滋滋,~

        秦朗猛地吮吸着这小空乘的舌头,甚至将她的香津都给吸了过來,他当然不是饥不择食,而是给这小空乘“吸.毒治疗”,如果不见她身上的毒素吸收干净的话,恐怕她就会在这里一直发春,一直流血到死。www.lingdiankanshu.com

        对于这方面,秦朗已经是老手了,如今随着功夫境界提升,无相毒体的能力也随之提升,吞噬毒素的本领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不消片刻,这小空乘身上的妖冶、风骚和魅惑就开始衰退了,似乎附身在她身上的地狱妖姬已经退回了地狱之中。

        小空乘的眼睛逐渐从迷茫变得清明起來,她清醒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惊呼,甚至想要用枪干掉秦朗,如果她有枪的话,但秦朗已经先一步制住了她的穴道。

        “很快你就知道事情真相了。”秦朗在她耳边地声说道,然后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來,强大的精神力向着整个飞机席卷出去,随后他将目标锁定在驾驶飞机的机长身上。

        秦朗径直向机长室走了过去。

        半途中有士兵禁制秦朗靠近驾驶舱,但是却被秦朗直接无视,因为在飞机上,这些士兵连武器也不敢随意使用,如何能赤手空拳挡住秦朗。

        驾驶舱被秦朗一脚踹开,里面的副机长向秦朗喝道:“秦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啪。

        机长手一抬,一道罡气斩在副机长的脖子上,直接将他的脑袋给斩掉了,这个机长回头向秦朗道:“秦朗,你果然有些厉害,不过,今天你必死无疑了。”

        “下毒,下咒么。”秦朗不屑地冷笑,“就你们这些破手段,以为可以对付我,血咒门、术宗,我不去找你们麻烦,想不到你们首先忍不住了,对了,你应该是术宗的人吧,怎么混成了飞行员。”

        “术宗和郭家的关系,岂是你能知道的,今天你虽然沒中毒,但是你必死无疑了。”机长冷笑道。

        “就凭你这点破功夫。”秦朗不屑道。

        “别忘了,你在天上。”机长嘿嘿笑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这小子早就应该死了,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迹,。”

        “既然你是术宗的人,难道不知道我有龙脉护身,可以逢凶化吉么。”秦朗用术宗的理念打击着对方,“所以上一次在南海我能大难不死,这一次我依然可以安然躲过劫难。”

        “躲过劫难。”机长狂笑道,“这里是天上,你怎么躲,何况,你只有五分钟时间了,你能去哪里,莫非你能长翅膀飞走。”

        “五分钟。”秦朗听这机长的话有些不对头,强大的精神力碾压过去,顿时侵入了这个机长的精神世界中,顷刻间,秦朗就洞悉了此人的阴谋,冷笑道,“原來飞机上有炸弹。”

        “知道了,那也沒关系,你虽然沒有中毒,挡住了**,但是你能躲过这高空中的空难爆炸么。”机长狞笑道,“任凭你功夫再高,从这高度落下去,应该会摔得粉身碎骨吧。”

        “你多虑了。”秦朗一出手,立即就镇压了此人,封闭了他的穴道,这家伙虽然是元罡境的修为,但是在秦朗眼中跟蝼蚁沒什么区别,当然,这个机长也沒指望着用功夫杀死秦朗,术宗和血咒门的人本來就是想暗算秦朗,哪知道混毒、咒术对这家伙都毫无用处,但幸好他们还有备用计划,那就是直接将这飞机给爆炸了。

        这个机长虽然不能动弹,但是嘴巴却还能说话:“别妄想逃走了,这里一个降落伞都沒有,你现在就是笼中之鸟,准备着接受死亡來临吧。”

        “说得好,你就准备着死亡來临吧。”秦朗轻轻拍了拍这个机长的肩膀,“我就不陪你了。”

        秦朗來到客舱,对那小空乘道:“飞机要爆了,我们走了。”

        说完,秦朗直接将她卷入了万毒囊中。

        随后,秦朗一脚踹开舱门,硬着强烈的气流,跃上了三万英尺的高空。

        这是秦朗第一次从飞机上跳伞,可惜的是他背上沒有降落伞,这个机长沒有骗他,飞机上果然是沒有降落伞的,秦朗现在只能作自由落体运动了。

        轰隆。

        秦朗跃出飞机沒多久,这飞机果然就爆炸了,爆炸的气浪甚至加速了秦朗下坠的速度。

        三万英尺的高度,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就算是秦朗也会被摔死。

        不过秦朗早就有准备了,万毒囊中的那些翼蛇、飞虫可不是白养的,这些时候秦朗就需要借助它们的本事了。

        过了一阵,秦朗成功滑翔到地面。

        脚刚落地,手机就响了起來。

        竟然是葆家的电话,看來葆老爷子已经知道飞机失事了,果不其然,秦朗刚接通电话,就听见葆老爷子问道:“秦朗,飞机怎么会爆炸,你沒事吧。”

        “托您老人家的福,我沒事,不过,飞机怎么会爆炸,您老人家应该清楚吧,这个飞机的机长可是郭家的人。”秦朗简单解释了一下。

        “郭家的人。”葆老爷子叹息了一声,“唉,想不到他竟然是郭家的暗桩,对了,飞机上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吗,里面有个空乘小姐,叫闫婧的姑娘,她呢。”

        “闫婧,小空乘。”秦朗微微诧异,“您老这么关心她干嘛。”

        “她出事了,那可不妙。”葆老爷子叹道,似乎这事让他有些烦躁。

        以葆老爷子的地位,轻易不会在乎别人的死活,很显然这小姑娘是有來历的。

        果不其然,接下里证实了这小姑娘居然是闫上将的小孙女,而且深得闫上将的疼爱。

        “闫上将的孙女,那到飞机上当空乘干嘛啊。”秦朗很是不解。

        “她是军方航天学院的学生,到军机上工作是为了学习飞行知识,想不到,竟然会出这样的篓子,看來,郭家这帮人应该是早就计算好的,甭管是干掉你还是干掉闫婧,对他们來说都是极其有利的事情。”葆老爷子道。

        “噢,老爷子您也别后悔失算了,因为飞机虽然炸了,但是这小姑娘沒事。”

        “沒事,那就好,我就说你这小子看见漂亮姑娘怎么忍得住,肯定不忍心人家小姑娘送命,,那好,我这就安排人來接你们。”葆老爷子道,“算了,你们这附近有一个军事基地,还是你把她送过去吧,我给你具体坐标。”

        “这关我什么事,。”

        秦朗话还沒说完,葆老爷子已经挂了电话,随后秦朗接收到了附近军事基地的坐标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