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18 双咒术
  • 正文 第1218 双咒术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的确是也是一个下棋的高手,闫上将和葆老爷子计划在国内成立一支“秘密警察”部队,专门用來清理郭家这些不稳定因素,另外还有术宗之类的心怀叵测的江湖术士,对付这些人,法律手段的打击的确是相当有限,所以根据最高首长的指示,他们决定成立一个全新的国家安全机构,专门打击一些“极端分子”,说白了,他们需要一个为国家和民族利益而战的“侩子手”。www.lingdiankanshu.com

        这样的“侩子手”很不好找,既要对国家和民族利益坚定不移,又要有足够的实力和能力,还要让葆老爷子和闫上将等人比较信任,这些条件真的很难同时满足的。

        不过,秦朗却是能够满足条件,不仅仅因为他做了“龙脉”这事,跟郭家和术宗成了死敌,而且秦朗是武明侯亲自挑选的人,这一点最重要,武明侯的人品,在这些人眼中那可是刚刚的。

        只是,事情凑巧,葆老爷子和闫上将等人想做的,也是秦朗想要做的,他之所以整合了华西的杀手行业,就是为了做这事,即便是沒有这个合法的“杀人执照”,秦朗也会做这一件事情,华夏杀手集团的存在,本來就是为了龙蛇部队扫平国内障碍,清楚掉国内的垃圾,只有这样龙蛇部队才能沒有后顾之忧,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一支部队的作用。

        既然这事对双方都有利,秦朗何乐而不为呢。

        痛快地收入了执照,闫上将提醒秦朗道:“记住,如果你滥用这东西的话,我们依然会将其收回,追究你的责任。”

        “那我也提醒你们一句,希望你们不要走上郭家的老路子,否则我会带着这东西來找你们算账的。”秦朗也丢下了一句狠话。

        葆老爷子哈哈一笑:“如果我们葆家变成那样,你就來革我的命吧。”

        事情已经谈完了,秦朗也就告辞了。

        秦朗离开之后,闫上将向葆老爷子道:“这小子看起來什么都好,就是杀气重了一点,缺少点武明侯四平八稳的气质。”

        “年轻人,杀气自然是重一些,你我年青的时候,还不是杀人不眨眼,何况,现在苍蝇遍地、大小老虎纵横,总是需要人去杀一批,对了,忘记提醒这家伙了,现在是和谐社会,不能整得太暴力了,杀人执法也不能太野蛮了,回头我得提醒提醒他……”

        “……”

        ***

        阿嚏。

        秦朗刚上飞机,就打了一个喷嚏,他心想应该是这两个老家伙在背后说他吧,帝京城一行,秦朗算是彻底沦为“侩子手”了,不过秦朗并不介意,当初他正合杀手集团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龙蛇部队应该是国家利器,应该是华夏神龙的化身,而他和毒宗,只能做黑暗中的屠刀,不断地清理污秽,这样才能让龙蛇部队这样的国之利器沒有后顾之忧,发挥出更大作用。

        试想,如果任由郭家、术宗这类人在国内搞风搞雨,龙蛇部队如何能够发挥出真正的作用。

        上了飞机之后,秦朗闭目养神,寻思着接下來的计划,有了闫上将提供的这一份“杀人执照”,秦朗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做很多事情,所以他需要对将來的计划进行一些调整。

        这时候,军机空乘询问秦朗是否需要饮料或者食物。

        别说,这空乘小姐的身段比各大商务航空的空乘质量高了许多,而且穿着正宗的军队制服,制服诱惑这四个字可不是盖的,以至于秦朗忍不住在人家的小翘臀上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这小空乘的身材虽然很性感,但是脸蛋却是纯真无邪,堪称是极品。

        秦朗本來不想在飞机上吃喝,但是空乘小姐质量这么高,自然是让秦朗同学胃口大开,也就要了一些吃喝的东西。

        而且,这飞机上据说都是无公害、转基因的特供食品,要是不享用一下,好像是对不住自己的嘴巴。

        于是,秦朗同学心满意足地享用着飞机上的美味,但是吃着吃着秦朗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因为这些食物虽然是无公害、无转基因,但是里面却刻意地加了“料”,那该死的鱼子酱里面竟然有蛊虫卵。

        不仅如此,几种食物的调料里面还有混毒的毒素,何为混毒,就是其原料本身沒有毒药,但是跟另外一种或者几种原料混合之后就会变成剧毒之物,令人防不胜防。

        只是,甭管是蛊毒还是混毒,对秦朗來说都只是小儿科,只是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何要用这样的手段來对付他,当然,这肯定不是葆老爷子和闫上将的主意,必然是别的人搞出來的。

        单单是下毒來对付他,秦朗觉得这手段还是太简单了一点,这个念头刚起,就看到那个身材一级棒的小空乘向他走了过來,并且果断地脱衣服了。

        “我草,下毒加**么。”秦朗心里面嘀咕了一句,看到这小空乘走了过來,秦朗甚至卑鄙地想如果这女人想要**他的话,他干脆就直接上了,好歹这女人还是一个雏儿,怎么都算是他占便宜。

        不过,横竖看这女子都不像是要**他,因为此时这个小空乘的神情有些呆滞,就如同是中了迷.魂术一样,很显然她是被人操控了。

        “秦朗……想不到你还沒死,但是今天你必须死了……”小空乘的声音听起來有些惊悚,不过她接下來的动作更加惊悚,她竟然用指甲抓破了身体,在她雪白无暇的胸膛上留下了一道一道的血痕,这些血痕形成一个一个血淋淋的符文,或者是咒文。

        “你是谁。”秦朗问道。

        “你已经中了毒……就算是这些毒药奈何不了你,你也不能抵挡血咒术和灵咒术的威力……”这小空乘似乎浑然感觉不到身体的痛苦,继续残害自己的身体,然后她完全撕裂了她的衣服和内衣,在衣服碎片之中,秦朗看到了一张张闪烁着金光的符咒。

        血咒术,以鲜血为引;灵咒术,以灵脉中的活金粉末为原料所画,前者,引发血咒冥毒之力;后者,引发灵脉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