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17 好大一盘棋
  • 正文 第1217 好大一盘棋

    作品:《少年医仙

        闫上将旁边的高手虽然厉害,甚至跟天元道士恐怕不相上下,但是在精神力上根本无法压制住秦朗,双方不过是势均力敌而已。www.lingdiankanshu.com

        秦朗一边抵御着对方的精神威压,一边向闫上将道:“武明侯前辈虽然暂时离开,但他托付我做龙蛇部队的守护者,武彩云是他的继承人,谁也不能动她的位置。”

        “小伙子,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军方的位置么。”闫上将低喝一声。

        “龙蛇部队虽然名义上属于军方管辖,但是别忘了这一支部队从未从军方拿过一分钱,这一支部队是在无偿为国家和民族服务,所以,它有资格保全其独立性,闫上将虽然是军方的二号首长,但是也请您不要插手龙蛇部队的职务任免,否则我会很不高兴的。”秦朗的语气不卑不亢,但是在葆老爷子看來已经有几分强势了。

        葆老爷子赶忙从中斡旋:“小秦,闫上将不过只是说说而已。”

        “哈哈。”闫上将忽地笑了起來,“好,好,小伙子,难怪武明侯会让你來做龙蛇部队的守护者,我看你跟武明侯的性格真的很像,都是这么顽固,刚才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就是想要看看武明侯挑选的人是否合格,我真要动龙蛇部队的编制,大可不必等到现在。”

        果然是老狐狸,看來这个闫上将比葆老爷子还奸猾。

        随后,这闫上将又向旁边的保镖问道:“这小子功夫如何。”

        “境界不够,实力高强,假以时日,可以超越我。”闫上将的这个保镖倒是实事求是,虽然是武圣高手,却沒有狂傲之态。

        “前辈过奖了。”秦朗谦虚了一句。

        “这么说來,你这小子果然是了不起。”闫上将点头道,“龙脉这件事情,你处理得很好,看了葆老的报告,我当时就想见见你,可惜听说你遇难了,现在看來,龙脉的传说是真的,你得到了龙脉庇护,诸事果然能逢凶化吉啊,既然武明侯已经离开,那有些重要的事情,我就只能跟你谈谈了,谈话之前,你先看一幅图吧,。”

        闫上将把一幅地图抖在秦朗面前,这一幅地图跟秦朗见过的有些不同,主要是上面的标记有些不同,这些标记不是飞机就是舰艇。

        当然,这肯定不是用來下棋的地图,秦朗仔细看了看,似乎看出了一些问題,猜测性地问道:“这是我们邻国的军事基地标记。”

        “不,仅仅是米国设在邻国的军事基地。”闫上将道。

        “什么。”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秦朗和大多数人的认知当中,似乎米国只是在倭国和韩国有几个军事基地,哪知道除了这两个国家之外,什么泰国、新加坡、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吉尔吉斯斯坦、印度……等诸多国家都有米国的军事基地,更恐怖的是,单单只是在倭国的米**事基地就有三十多个。

        如果这真是一盘棋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的是现在华夏的棋局已经完全处于下风了,因为华夏的棋子都被困在了自己的地盘之中,一步也无法迈出,而对方的棋子却在四面出击。

        “难怪网络上都说你们这些大佬在下很大的一盘棋,看來这一盘棋还真是够大的。”秦朗忍不住说了一句笑话,不过他却是苦笑,“米国的棋子都这么多了,加上其他国家的棋子的话,我们想冲出去还真是难呢。”

        “是啊。”闫上将叹道,“所以很多老百姓都认为我们这些军人沒做事,这可真是够冤枉的,你看看这么多的棋子摆在家门口,稍微落错一个棋子就会要命,只是应付米国的这些棋子就够我们折腾了,何况还有别国的棋子,所以说,这盘棋真的不好下啊。”

        看到这幅地图的时候,秦朗就真的有些同情闫上将了,因为他说得沒错,这么多军事基地摆在家门口,能维持这份和平当真是不容易了,何况还要保持华夏的经济飞速发展,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是,同情心一闪而过,秦朗旋即想到了郭家这帮蛀虫,忍不住道:“国家当自强,可惜败类、卖国贼层出不穷。”

        “败类卖国贼,历朝历代皆有,何止是当今社会。”闫上将道,“我生平也最恨这些人,但是作为军政一员,我知道这些人总会源源不断地出现,所以,。”

        “所以,应该杀一儆百,如果不能杀一儆百,那就杀够一百。”秦朗杀气腾腾地说,“知道么,老百姓最恨的人不是帝国主义、倭鬼鬼子,他们更恨汉奸、卖国贼,可惜,法律对这些人的惩罚力度远远不够,完全不能让人民泄愤。”

        “那你将如何。”闫上将问道。

        “我会杀光他们。”秦朗断然道。

        “那你这是在违法么。”闫上将平静地问,不像是质问,似乎只是在跟秦朗讨论一个法律上的问題而已。

        “从法律上看,是违法的。”秦朗道,“不过,对于那些以践踏国家法律和人民利益为乐趣的杂碎,难道不应该杀光,何况,我曾经听说,关于违法这种事情,如果米国总统需要一个人为了国家安全去做违法的事情的话,他是可以签署一份特殊赦免令的,既然米国都需要这样的‘免罪牌’,难道我们国家会沒有。”

        闫上将点头说:“最高首.长,是可以签署这样的赦免令,不过,你应该知道,这样的东西是不能随便签署的,不仅数量有严格限制,而且必须确保拿到这东西的人,是百分百为国家和人民服务的。”

        “一切为了国家和民族利益。”秦朗说出了龙蛇部队的口号,有些时候,还是需要表态的,如果不表态,恐怕好东西就不会落在他手中。

        闫上将道:“这是龙蛇部队的口号,希望你能牢记在心,但是,武明侯既然选择了你,并且‘龙脉行动’上你表现了自己的忠诚,所以我们相信你是值得信任的,,这是最高首长签署的赦免令,我们称之为‘杀人执照’,上面有详细使用说明,我就不多说了,不过,你不怕背负‘秘密警察’、‘东厂’之类的骂名么。”

        “你们既然都安排好了,还用得着替我考虑这些么,另外,我并不介意什么骂名。”秦朗道。

        “你需要抽调人手的话,我们可以配合,。”

        “不用了,我已经有安排了,下棋,我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