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16 强势回归
  • 正文 第1216 强势回归

    作品:《少年医仙

        第二天,秦朗接受了一个电视采访,用这种方式宣告他的回归,这是一个关于庞氏药业集团系列保健品的采访,这算是大学生创业的一个典型成功案例,所以他接受了这一次采访,毕竟采访他的是央视媒体,国之喉舌,秦朗自然是要给几分面子的。www.lingdiankanshu.com

        本以为是一个宣扬素质教育、个人励志的采访,谁知道最后在电视上播放出來的时候,却变成了歌颂国家政策、给大学生创立提供了诸多优惠政策之类的赞歌,气得秦朗发誓以后再也不接受这类采访了。

        不过,至少秦朗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相信那些曾经注意他的人,一定会留意到这一次的专访。

        当这个节目播放出來之后,也就意味着他的日子不能太平了。

        果不其然,节目刚播出,他就接到了來自帝京城葆家的电话,电话直接是葆老爷子打來的,要秦朗去帝京城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因为龙蛇部队的保密措施很好,所以葆老爷子到现在都不知道秦朗还活着,一直以为秦朗已经为国捐躯了。

        既然葆老爷子已经发话了,帝京市自然是要去的,况且有些事情是需要跟葆老爷子好好交代一下的,在以前,那些话不太方便说,但是现在不同了,应该说是时机已经成熟了。

        秦朗乘军机到了帝京市,随后赶赴葆家。

        葆老爷子知道秦朗到來的消息,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老爷子心里面有很多的疑问,等待秦朗一一解答。

        “老爷子,之前我装死,那也是迫不得已,何况我真的差一点死在那里。”这是秦朗见到葆老爷子的第一句话,秦朗这话稍微有点夸张,但是因为他昨天晚上“魔化”过,所以身上还有许多爆裂的疤痕,另外还掉了一根手指头,所以这番话还是有些说服力的。

        葆老爷子点了点头:“你还活着就好,辛苦了,其实,你应该早一点现身的,我早就料定你和小子不可能这么就挂掉的。”

        “老爷子怎么会觉得我沒事呢。”秦朗问了一句。

        “你要有事的话,龙蛇部队的实力怎么会突飞猛进。”葆老爷子哼了一声,“别以为我真的是老糊涂了。”

        “您老人家自然是不会老糊涂,否则也不能控制这帝京城的局面了。”秦朗笑道,“不过,我可沒你老人家这样的本事,南海的事情,我算是彻底将术宗和郭家给得罪了,而且引起了很多江湖同道的猜忌,要是不消失一段时间的话,我恐怕早就被人围攻而死了。”

        “好了,废话也不多说,言归正传,我们想要知道龙脉的事情。”葆老爷子向秦朗问道。

        “你们。”秦朗有些诧异。

        “沒错,是我们。”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來,秦朗这才发现这书房居然还有暗室,而且这暗室还能隔绝精神力的探查。

        暗室之中,有两个人走了出來,前面的人身穿军装,龙行虎步,这个人正是目前华夏军方的二号人物,也是目前军方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这人姓闫,军方都称其为闫上将。

        另外一个人,身穿中山装,落地无声,天人合一,竟然是一个武圣境界的绝代强者。

        毫无疑问,闫上将才是今天真正的主角了。

        幸好,闫上将跟葆老爷子好像是“一伙”的。

        闫上将的年龄应该已经超过了六十,但是却沒有一点老态龙钟的感觉,反而释放出一种铁血军威。

        “小伙子,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一些,不过我和最高首.长都想知道华夏龙脉的具体变动,希望你给我解释一下。”闫上将目光如电地看着秦朗,似乎想要看穿秦朗内心的想法。

        只是,这闫上将的目光虽然锐利,能够看出很多下属的想法,但是想要看穿秦朗的想法却是痴人说梦,秦朗镇定自若,解释道:“华夏龙脉已经重新聚合,而且很难消散了,不过,我已经扭转了华夏龙脉的气运,以后这华夏龙脉将会庇护所有炎黄子孙、龙的传人……”

        秦朗很详细地将如今龙脉的情况告知了闫上将,在这上面秦朗沒有撒谎,因为他根本不需要撒谎,虽然秦朗从龙脉得到的好处最多,但是他不可能做皇帝,因为他秦家的祖先可不是葬在龙脉的,何况,龙脉的气运被秦朗做了一些改动,这个一点都不假,不是为了诓骗闫上将。

        闫上将听得很仔细,大概是为了向最高首.长报告,历朝历代,龙脉都是跟天下气运、朝廷皇族相关联的,后來华夏龙脉彻底溃散,也就沒有人关心这个问題了,哪知道术宗的人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重新搞起了龙脉改天的事情,如果不是秦朗和葆老爷子等人挫败了术宗和郭家的阴谋,只怕如今的格局已经大不一样了,闫上将是军方的定海神针,也是忠于最高首.长的人,自然是不容龙脉的事情影响到天下大局。

        “如果闫上将不相信的话,大可去查一查我家的祖坟,看看是否有人葬在龙脉之上。”秦朗向闫上将道。

        “我已经查过。”闫上将很认真地说,“龙脉的事情,应该跟你所说的相差不几,看來葆老认定的人,还是值得信赖的,另外,我要和你谈谈龙蛇部队的事情。”

        “请说。”秦朗道。

        “龙蛇部队,本來由武明侯來掌控是最好的,不过你应该知道武明侯已经消失了,现在龙蛇部队的实际掌舵者是武明侯的养女武彩云,我认为不妥,。”

        “龙蛇部队的事情,轮不到外人插手。”秦朗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闫上将的话。

        “放肆。”闫上将旁边的高手厉声喝道,强大的精神力威压向着秦朗席卷而來,似乎要给秦朗一个下马威。

        秦朗一声冷笑,运转诸天黑暗轮回观想法,跟对方分庭抗礼。

        在葆老爷子的书房之中,两人自然不可能真的交手,所以比拼的都只是精神和气势,如果只是精神力和气势的话,秦朗不会惧怕任何对手,哪怕是武圣级高手他也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