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08 替罪羊
  • 正文 第1208 替罪羊

    作品:《少年医仙

        水镜真人一张老脸已经通红了,因为秦朗完全说中了青城派众人的想法。www.lingdiankanshu.com

        虽然在那天晚上,水镜真人等人在付出沉重代价之后干掉了那个修真者,他们是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们不杀那人,那人就会杀死他们,但是在干掉了那个修真者之后,神道宗和青城派都陷入了莫名地恐慌之中,他们害怕这事会暴露,害怕会引來修真者门派的报复。

        青城派的人,从來沒有这样惶惶不可终日。

        水镜真人,至今都无法忘记那一把恐怖的飞剑是怎样斩杀了自己的同门和他的一只手臂的。

        恐怖啊,实在太恐怖了。

        一想到还可能面临更多修真者的报复,青城派的所有人包括水镜真人都觉得夜不能寐,因此他们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找替罪羊,然后想尽办法妥协。

        “水镜真人啊,我觉得你真是糊涂了。”秦朗笑道 ,“你就这样被修真者给吓破胆子了。”

        “不是我,那天晚上所有人,谁不怕。”水镜道人心有余悸道,“算了,也许你这样的亡命之徒是不会害怕的,不过,神道宗那边,你打算怎么对付,据我所知,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另外,神道宗也不会像我们青城派这么好说话。”

        “青城派什么时候好说话了。”秦朗忍不住讥讽了一下水镜真人。

        “虫妖先生,我也是言尽于此了。”水镜真人长叹一声,“我们青城派,并不想跟你为敌,只要你知道这个就行了。”

        秦朗点了点头,然后向水镜真人道:“既然你觉得为难,那么这样好了,你帮我把神道宗的人约出來吧,这算是给你一个顺水人情。”

        “这……这怎么好。”水镜真人道,“神道宗的人看到你,那后果你应该是可以想象的。”

        “我能想象。”秦朗道,“不过就算是我躲着,他们也会想办法找我出來的,比如找杀手集团麻烦,对吧。”

        水镜真人点了点头:“是的,神道宗比我们势力强多了,所以他们不需要跟你讲道理的。”

        “也好,他们认定我只能当替罪羊了,是吧。”秦朗淡淡一笑,“是羊还是狼,总是要较量过才知道。”

        水镜真人淡淡一笑,他佩服秦朗的勇气,但是并不欣赏秦朗的决定,如果换成是他的话,他现在肯定早就已经跑路了,“地点你來定吧。”水镜真人向秦朗道。

        “天平山,中岳峰。”秦朗向水镜真人道,“这地方沒人,适合跟神道宗的人好好算算账,唉,我本來以为最想找我麻烦的是佛宗,想不到竟然是道教。”

        水镜真人不明白秦朗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已经按照秦朗的话去联系神道宗的人了。

        “一个小时之后。”片刻之后,水镜真人已经联系妥当了。

        “好。”秦朗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你这个道士还不错。”

        “祝你好运。”水镜真人又是一声叹息,随后离开了这里。

        秦朗找了一辆车,向着天平山飞驰而去。

        因为是夜间,一路狂飙,不到半个小时秦朗就已经到了天平山。

        将车停留在山脚的时候,却看到另外一辆车的车灯亮了起來,秦朗定睛一看,只见百鬼从车上走了出來,手中提着一个酒坛子。

        “我说百鬼,你晚上还出來,也不怕吓死人么。”秦朗向百鬼笑道,径直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百鬼的越野车上,然后拿过了百鬼手中的酒坛,直接往嘴巴里面倒了一大口。

        “你不怕有毒么。”百鬼问道,也如秦朗一样坐在车头上。

        “有毒又如何,反正我现在横竖都是死,对么。”秦朗毫不在乎地说,“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给我送行么。”

        “沒错,我本來是想來给你送行的,不过看你这样子,好像不是去送死的。”百鬼有些疑惑地说,“我还真是有点看不懂你了。”

        “你整天戴着个鬼一样的面具,自然是看不懂别人的真面目了。”秦朗道。

        “这些无聊地话暂且不提。”百鬼道,“说实话吧,我本來以为在这里给你送行,或者你会告诉我炼制毒奴的秘密,因为这可能是你的临终遗言,你大概不想这一门秘法失传,但是,现在看你的状况,我好像是失算了。”

        “当然。”秦朗点头,“因为我还沒有到说临终遗言的时候,况且,你也不是我什么人,我的遗产是不会分享给你的。”

        “跟神道宗对抗,我不觉得你有任何希望。”百鬼道,“除非我们宗主亲自前來,否则我看不出你有任何胜算,不过,我认为宗主不会亲自來的,否则就不符合我们魔宗的利益了。”

        “我已经习惯了不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了,百鬼,你的酒算是不错,可惜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秦朗又喝了一口,然后起身道,“以后别打这样的小算盘了,你想要从我这里获取利益,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等价的东西來交换,只是一壶酒的话,还不够。”

        “好,我记住了。”百鬼郑重地点了点头,“希望你可以安然地从山上回來。”

        “那是当然。”秦朗干脆提着酒坛子上山了。

        当秦朗的身形进入山林之后,百鬼的身旁忽地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此人挺拔如山岳,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威严:“百鬼,现在你应该相信本宗主的判断了吧。”

        “宗主,您觉得此人可能抵挡神道宗的镇压。”百鬼依然不这么认为。

        “单单以实力而论,我不相信他能挡住神道宗,但是以我直觉判断,他应该有办法,本宗很少看错人的。”

        “如果他不能抵御神道宗的镇压,宗主您要亲自出手么。”百鬼问道。

        “我为何要出手。”此人反问道,“既然他认为无须别人出手相助,那么就由他去吧,想要成为一代宗主,总是要做一些别人都不敢做的事。”

        “一代宗主。”百鬼不知道“虫妖”为何能跟宗主扯上关系,正要继续询问,奈何旁边这位魔宗宗主却消失了,百鬼知道,宗主肯定是去观战去了,可惜她却不能去,因为她还不能做到在神草宗的人面前进退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