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07 大屠杀
  • 正文 第1207 大屠杀

    作品:《少年医仙

        水镜真人变成了“独臂老人”,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www.lingdiankanshu.com

        如此看來,这一次青城派也被波及到了。

        段家一役,不知道青城派损失几何呢。

        “虫妖就是虫妖,就如同断臂的水镜真人还是水镜真人一样。”秦朗从容不迫地说道,“如果青城派想要一见面就开打的话,我欠你们还是死了这个心吧,想要不动声色地将我镇压,你们这些人还做不到。”

        “沒错,你已经有这样的实力了。”水镜真人道,“既然我们不能将你轻松镇压,那么再出手也就沒必要了,但是我们要知道,为何你要害我们青城派。”

        “哈哈,~”

        秦朗大声地笑了起來,就如同水镜真人说了一个大笑话似的。

        “我害你们,我草。”秦朗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们这帮牛鼻子真是可恶,我只是告诉你们段家的防御阵法出了破绽,然后我什么都沒说了,接下來的事情,都是你们自己判断的,我有鼓动你们去么,何况,水镜真人你不是精通风水占卜之术么,难道你沒有提前占卜过,还是你们为了灵石甘于冒险,应该是甘于冒险对吧。”

        水镜真人沒有回答,很显然秦朗说的都是实话。

        于是,秦朗接着道:“既然是你们自己为了灵石甘于冒险,那么为这事你们死了人,管我鸟事。”

        “我们都想知道,是不是你跟修真界的人勾结。”水镜真人厉声问道,“道教这一次死了这么多人,不光是我们青城派的人,还有神道宗的人,这事沒这么容易揭过去的。”

        “你们得了灵石就高兴,死了人就拿我当出气筒、替罪羊,我看你们不要做梦了,成天做梦沒什么意思。”秦朗嘲讽道,“其余的人,如果你们还想偷袭我的话,最好也死了这个心,因为我随时都能逃走,另外,别以为你们能找杀手集团的麻烦,现在我们杀手集团的实力足以灭掉你们青城派。”

        这是赤.裸裸地威胁了,不过这也是秦朗心头的想法,如果一味跟青城派的人妥协、服软的话,这帮人也许会更加贪婪,更加变本加厉。

        “你要跟我们开战。”水镜真人冷笑。

        “开战就开战。”秦朗丝毫不惧,“这个江湖果然是平静太久了么。”

        水镜真人沉默了片刻,随后语气软化下來:“如果这事真的跟你沒关系的话,你也要给我们一个交待。”

        “你们想要怎样地交代。”秦朗反问道。

        “我们要赔偿。”水镜真人道,“我们牺牲了这么多人,我们需要足够的赔偿,否则的话,。”

        “那我们就开战吧。”秦朗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水镜真人的话,“别成天想着什么赔偿,这是你们自己做出的选择,既然你们想要灵石,就应该考虑到这其中的风险,现在输了,就应该自己承担,想要找我要赔偿,我草你们大爷的。”

        这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

        说了这话之后,秦朗也不再理会脸色铁青地青城皮众人,大步走了出去。

        沒有人攻击秦朗,这里是安蓉市的市区,他们还不敢直接动手,之前只不过是想要通过精神力威压來镇压秦朗而已,他们本以为是绝对沒问題的事情,哪知道秦朗如此了得,让他们的计划破产了,现在,秦朗离开这里,他们也是无可奈何,总不能真的开打吧,如果这样做的话,六扇门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当秦朗破口大骂离开之后,水镜真人追了出去。

        既然不想开战,那么总有一方需要妥协的,以前是秦朗,现在轮到青城派了,虽然青城派的这些人沒想到会变成这样,但形势已经如此,由不得他们了。

        秦朗沒有真的快速离开,他知道水镜真人会追上來,因为他太了解青城派的这帮人了,这些道士早已经习惯了安逸的生活,断然不会跟他这样的亡命之徒以命搏命的。

        秦朗所在的杀手集团,那可都是亡命之徒啊。

        水镜真人追上了秦朗,在一旁说道:“虫妖先生,难道我们就不能开诚布公地谈谈么。”

        “还有什么好谈。”秦朗道,“我知道你断了一只手,不过我不会感到内疚,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失败了,首先要责怪的应该是你们自己,而不是别人。”

        “我知道。”水镜真人沒有跟秦朗分辨了,长叹一声说道,“这次我们的损失真的很惨痛,灵石沒有弄到几块,却反而碰到了一个修真者,神道宗和我们都损失惨痛。”

        “你们碰到了一个修真者,杀了他沒有。”秦朗有些好奇地问,这时候,他已经推测出了事情的真相,很显然,当秦朗离开之后,神道宗和青城派等势力进入段家之后,正要夺走段家的灵石,这时候控制段家的那位“仙长”出现了,认为这些人窥觊原本属于他的灵石,所以引发了一场血案,血案的后果就是神道宗和青城派都损失惨痛。

        “那你们干掉那位修真者沒有。”秦朗又问道。

        水晶真人点了点头。

        “既然你们已经干掉了他,还找我干嘛。”秦朗有些困惑了,这些人不是已经干掉了仇人么,那还死缠着他做什么呢。

        “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才干掉那家伙,简直就是损失惨痛,何况,干掉他之后,他所在的宗门会怎样做,会不会來复仇,你知道么,这个问題比我们损失的人手还要棘手,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了。”水镜真人的语气带着一些惊恐,也许是那天晚上那位修真者给他留下了恐怖阴影,现在,不仅仅是水镜真人,所有参与了那天晚上行动的人,都处于莫名地恐惧之中,虽然他们已经杀了那位修真者,但是一想到会面临对方宗门的怒火,青城派和神道宗的人都怂了。

        “哈哈,~”

        秦朗再度笑了起來,“我他妈总算是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找我了,搞了半天,你们是准备把我当成替罪羊,到时候对方的宗门发出怒火,你们就把我交出去,然后再许诺一些好处,干一些‘割地赔款’的事情,这样对方大概就会原谅你们了,是这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