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205 给血咒门的警告
  • 正文 第1205 给血咒门的警告

    作品:《少年医仙

        何况,血咒门的高手也终于现身了,此人的身法速度很快,当血螳螂攻击阮寒秋的时候,他就已经动身了,只是终究还是慢了一线,未能阻止血螳螂击伤阮寒秋。www.lingdiankanshu.com

        阮寒秋的身体和精神同时受创,感受到腐朽冥毒的厉害,他不禁有些后悔和害怕了,开始坐在地上以门派的秘法全力压制毒性蔓延。

        阮寒秋旁边的人跟他有几分相似,那人向秦朗道:“本人阮寒星,是血咒门门的副掌门,还请阴先生给我几分薄面,将解药给我。”

        “如果刚才他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但事情既然发生了,这就是他咎由自取了。”秦朗一点服软的意思都沒有。

        “这么说阴先生是不准备给我们血咒门面子了。”阮寒星沉声问道。

        “笑话,我凭什么要给你们血咒门面子,你们血咒门敢找黎家麻烦,那就是给我们毒宗作对,我们凭什么要给你们面子,你们血咒门给了我们什么好处。”秦朗一阵反问,将这阮寒星问得哑口无言。

        的确,毒宗和血咒门之间沒有什么交情,之前也沒有任何恩怨,所以谈不上任何交情,自然也就沒有所谓的“给面子”了。

        “阴先生可别忘了,毒宗是华夏的宗门,而这东南亚可是我们血咒门的天下。”阮寒星冷哼一声,提醒秦朗别忘了血咒门的厉害。

        可惜的,秦朗好像根本不吃这一套:“血咒门的副掌门是吧,我只请你转告你们掌门一句话:黎家是我们毒宗的人,你们血咒门可以纵横整个东南亚,但是敢打黎家的主意,那就是跟我们毒宗宣战,你们血咒门自己掂量掂量吧。”

        “哼。”

        阮寒星一声冷哼,“阴先生,我今天可是带着很大的诚意來跟你商谈的,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张狂,莫非你真的以为我们血咒门是纸老虎不成。”

        “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至于你们血咒门如何选择,那是你们的事情,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效忠毒宗,那样的话,我们都是一伙人了,我们毒宗肯定就会给你们血咒门面子了。”秦朗平静地说道。

        “阴先生,这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代表整个毒宗的意思。”阮寒星的神情变得更加阴沉。

        “这是毒宗的意思,也是我个人的意思。”秦朗丝毫不退让。

        血咒门虽然纵横东南亚无敌,但是在秦朗眼中,还不够份量,能够让秦朗忌惮的,只有佛魔道三宗,还有就是术宗和药宗少数的宗教,余者不足为惧,血咒门,不过是在东南亚这些小地方嚣张,想要跟毒宗谈条件,还不够资格。

        “好,希望你们不要后悔。”阮寒星彻底怒了。

        秦朗不以为然,口中沒有再说什么,但是身上却燃起了熊熊的火光,这是红莲业火的火焰,这是來自地狱的恐怖火焰,红莲业火释放出來的恐怖气息瞬间弥漫四周,阮寒星的脸色从阴沉变成了恐惧,他口中禁不住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业火……红莲……业火。”

        血咒门,本身就是研究邪恶秘法的,他们自然是对地狱的一些传闻比较了解的,从血咒引发腐朽冥毒,就是血咒门的一种秘法,不过,血咒门还沒有人能够将地狱业火引发出來,即便是引发出地狱业火的人,也是必死无疑的,因为地狱业火是根本无法被凡人掌控的,任何人一旦沾染上地狱业火,就会沉沦地狱,永远受到业火煎熬,甚至连转世轮回都不行。

        至于地狱业火之中更加恐怖的红莲业火,那更是传闻中地狱大魔神才能驾驭的火焰,这可是连神仙都不想沾染的东西,怎么可能被世人掌控呢。

        “这便是我毒宗宗主给我的红莲业火,这也是给你们血咒门的最后警告。”秦朗见红莲业火震慑住了阮寒星,也就不再多说了,直接让黎东辰开船前进。

        血咒门的船只果然自行让开道路,乖乖地让秦朗等人通行。

        当秦朗的船只消失在河道远处时,阮寒秋才向阮寒星问道:“兄弟,那家伙怎么可能掌控红莲业火,他刚才释放的真是红莲业火。”

        “是的,看來,华夏的毒宗果然是非同一般。”阮寒星的语气之中已经充满了敬畏和忌惮。

        “那我身上的毒怎么办。”

        “我会请门主给你解毒。”阮寒星道,“记住,目前暂时不要惹黎家和毒宗的人,这件事情,我们要如实禀告给门主。”

        “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阮寒秋似乎心有不甘。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听说毒宗在华夏的日子不好过,等到他们衰败的时候,我们再动手收拾黎家。”阮寒星冷冷道。

        船只继续在河道航行,黎家的人对这位毒宗“使者”都十分佩服,同时对毒宗更是生出了高山仰止的想法,黎东辰心头更是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完全按照毒宗的指示办事,绝对不能有任何越矩行为。

        不过,秦朗心里面却在盘算着什么时候去会一会这个血咒门,当然,目前的时机并不合适,因为毒宗还不想盲目地扩张势力范围,另外血咒门也不是很容易就能被踏平,当初武明侯被血咒门的人围攻,一不小心还中了暗算,可见这个血咒门还是有些实力的。

        但今天秦朗震慑了血咒门的人,他相信可以让血咒门的人安静一段时间了。

        返回了黎家,秦朗准备跟段长野一家子告别了,毒龙半岛的东西,暂时不能去开采,秦朗就让段长野负责在这里修建制药厂的事情,如今毒宗已经开始进入药品行业了,将段长野安排在这里,对毒宗來说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秦朗正在给段长野安排事情的时候,胖虎也在和段雪宁告别了。

        段雪宁搂着胖虎的脖子说:“胖虎,你一定要走么,现在你就是我唯一的朋友了,你也不陪我玩了吗。”

        “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以后会來看你的,但是现在,我要跟主人回去,跟他一起修行,一起干大事,对了,你也可以修行的,等你练会了功夫,就可以跟我们一起去闯荡江湖了……”

        “闯荡江湖,就是去江湖上玩么。”

        “算是吧。”

        “那我以后跟你们去闯荡江湖,我要好好练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