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95 血洗码头
  • 正文 第1195 血洗码头

    作品:《少年医仙

        等到段雪宁玩闹够了,秦朗给她诊断了一下身体状况,情况比她预计的好,段雪宁的身体几乎已经恢复了健康,化龙丹加上点宫针法的效果的确是不错,何况还有龙脉加持,这小姑娘不仅能恢复健康,而且用不了多久,就能踏入修行者的行列,那时候她也就有了自保能力。www.lingdiankanshu.com

        第二天,秦朗和和段长野在黎东辰的陪同下前往毒龙半岛。

        前往毒龙半岛的河道,已经成了黎家的地盘,完全处于黎家的控制之下,因为沿河道的每个渡口都能看到印刷着黎家标志的旗帜。

        在越国,黎家这样的大家族,几乎已经算是割地为王了,只要跟政府军保持关系,每年按时缴税,政府军也会对这些强大的家族睁只眼闭只眼的,否则的话,一旦这些大家族跟**勾搭上的时候,那就是政府军倒霉的时候了。

        在这些国家当中,政府和政权随时都在更迭变化,都是在这些大家族的利益驱使下进行的。

        铁打的家族,流水的政府。

        这是全球无数政权的本质,任何一个政权,都是为一个家族或者多个家族的利益效力的,无论是民主还是独裁社会,都沒有任何的区别。

        “阴先生,我们黎家的人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运河和海口,现在我们的人正准备继续扩展地盘,。”

        黎东辰试图向秦朗邀功,不过秦朗却打断了黎东辰的话,“黎先生,停止扩展地盘吧,这是宗主的意思。”

        “宗主要我们停止扩张地盘。”黎东辰不解,现在黎家的势力已经越來越强大了,完全可以吞并更多的地盘,为何宗主要放弃这个机会呢。

        “如果宗主在这里,你最好不要问这个问題,否则你可能会被宗主直接干掉,居然敢质疑宗主的决定。”秦朗冷哼了一声。

        “不是,我不敢。”黎东辰赶忙解释。

        “你怎么会不敢,你有野心,你们黎家的人都有野心,我是能够看出來的,不过你们要记住,相对于宗主的大计來说,你们的野心简直就微不足道,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地替宗主做事情,宗主他动一根指头,给你们的好处就多得你们难以想象,懂么。”秦朗冷笑道。

        “是,是。”黎东辰连忙点头,“是我鲁莽了,希望阴先生不要见怪,您说得沒错,宗主是神人,他的手段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黎家只要按照宗主的吩咐做事,就能安然无忧、越发昌盛。”

        “你的这些马屁话,我会转告给宗主的。”秦朗道,“对了,你们黎家在越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势力,是否听到前段时间关于宗主在南海的传闻。”

        “听……听到了。”黎东辰背上有些冒冷汗,“其实,我们听到了关于宗主的传闻,但是我们不相信宗主会出事情,。”

        “废话。”秦朗冷冷道,“别人自然会出事情,但是宗主自然不会,如果你们黎家稍微有点本事的话,就应该知道华夏江湖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华夏的杀手界……你知道华夏杀手界的事情么。”

        “知道一点,,莫非,统一杀手界的,就是宗主……他……”

        黎东辰的脸上显现出狂热和惊喜的表情,如果真的是毒宗统一了整个华夏的杀手界的话,那就意味着宗主的势力已经越來越大了,而且,通过种种迹象來看看,这种可能性很高。

        “别忘了,以前唐门、十殿阎罗门都在宗主的旗下。”秦朗提醒黎东辰道,“所以,宗主的布局不是你所能想象的,黎东辰,你只管做好宗主吩咐的事情,以后自然有很多生意交给你做,哼,争地盘有什么意思,以后只要时机合适了,整个越国都是你们黎家的。”

        正说着,河道前方的渡口响起了枪炮的声音,这是黎家的一个渡口遭遇了袭击,自从黎家占据了整个河道之后,这种事情就时有发生,原本这也沒什么,毕竟抢占地盘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但是今天刚好有贵客在这里,这就让黎东辰觉得有些扫面子了。

        “给我杀光这些蠢货。”

        随着黎东辰一声冷下,船上黎家的精锐弟子迅速出动,前往前方的渡口进行增援,同时,前方的渡口传來一个阴鸷叫声:“黎东辰,赶紧给老子滚过來送死。”

        看來对方是有备而來的。

        黎东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渡口被人砸了,现在居然还有人敢公然挑战他,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打脸了,刚才他还炫耀说是掌控了整个河道呢,刚才还打算扩张地盘呢,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來打脸了。

        不过,现在的黎东辰已经不是昔日的黎东辰了,有毒宗提供的灵药和功夫秘籍,他的实力比以前已经提升了数倍,今天他这是准备大开杀戒了。

        黎东辰正要准备亲自出手,忽地听见“嗖”一声,身旁的“阴先生”已经如同炮弹一样蹿了出去,简直是快如闪电。

        秦朗距离渡口的位置还有至少有两公里,就算是有轻身功夫,也不可能在顷刻间越过两公里的距离,这种情况下只能上岸进攻,但是秦朗却并未这么做,而是单脚在水中一点,整个人就再度蹿了出去。

        “这是……水上飞么。”

        黎东辰都不禁傻眼了,他都沒想到这位“阴先生”居然会如此神奇的功夫。

        黎东辰哪里知道,秦朗不是真的在水上漂,而是他的脚下有锦鳞蚺和大龙龟,这些东西足以承受秦朗一脚的重量,完全可以给他制造装.逼的机会。

        几个起落,凭借着“水上飞”的功夫,秦朗已经到了黎家的码头。

        此时,这个码头已经被一些來历不明的人占领了,不过沒有关系,秦朗以圣痕甲虫作为暗器激射出去,人还沒有到码头,就已经将码头上的枪手给干掉了,甚至有些雇佣兵还未反应过來就去见阎王了。

        “该死的华夏猪猡,。”

        一个巫师模样的老家伙正挥动法杖辱骂秦朗,他的话还未说完,脑袋就已经爆炸了,这是秦朗将几个圣痕甲虫当子弹一样打破了这家伙的脑袋。

        红白之物,溅射一地,一群虫子正在地上享用这家伙的尸骨。

        “你……你竟然敢杀我们血咒门的人。”另外一个骨瘦嶙峋地老家伙用发红的眼睛蹬着秦朗,仿佛要对秦朗进行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