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81 卖身契
  • 正文 第1181 卖身契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跟阴阳谈不上什么交情,所以当然不会替他说好话,况且在秦朗看來阴阳这家伙有一点不够男人,在感情方面有些优柔寡断,这大概是很多帅男的通病,喜欢玩什么狗.屁格调,但实际上所谓格调和装.逼在本质上沒多少区别,就比如你明明想一口喝干茶杯的茶,却要装格调小口小口地喝,这就沒有任何意义。www.lingdiankanshu.com

        阴阳这家伙,明明对百鬼有想法,但是却不敢大胆地表白和追求,这或者跟他的成长环境有关系,毕竟在一群禁欲的道士之中长大的男人,心里上和生理上都可能出现一些问題,比如,道教的经书当中肯定不会专门开设“生理知识”这一门课程。

        虽然有些同情阴阳,但是这家伙在自己的长辈面前表现得太懦弱了,所以秦朗也不想帮他。

        何况,秦朗还需要他和钢拳继续背黑锅呢。

        “好了,具体情况我们都清楚了,,你叫虫妖是不是。”这时候,旁边有个老道士用居高临下的口气询问秦朗。

        “是,前辈。”既然要让阴阳继续背黑锅,秦朗就必须继续装低调。

        “虫妖,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做职业杀手。”老道士询问秦朗道。

        “当然是为了利益,为了修行。”秦朗毫不犹豫地说,“进入杀手界,才能享受自由地杀戮,而且还能面临许多未知的挑战和危险,关键是还有丰厚的回报。”

        秦朗这些话,那就是很多杀手的心声。

        如果秦朗的杀手集团不是给这些杀手提供获取灵丹的机会的话,他根本不可能招募到如此多的杀手为其效力,当然,也有些杀手是为了金钱,但是灵丹即意味着金钱,并且不止是金钱。

        “为了利益,不是为了效忠么。”老道士又问了一句。

        “效忠,当然是效忠我自己了。”秦朗嘿嘿一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虫妖杀人,当然是为了自己,我可不像阴阳兄,可以为了女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就是女人而已,有了钱还愁沒有女人,前辈您觉得呢。”

        “是,女人不过是玩物而已,切不可玩物丧志。”那老道士又道,“虫妖,你是一个有前途的杀手,而且你的潜力也不错,不知道你是否考虑加入我们道门呢。”

        “加入道门。”秦朗犹豫道,“这个……前辈,我对道门是心怀敬畏的,但是我不想受困于道门,你看看阴阳兄,喜欢一个女人都要被你们干涉,我可不想遭受这样的待遇。”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况且你身上戾气太重,也不适合加入我们道门,不过呢,或者你可以考虑跟我们道门合作,你需要的东西,你需要的利益,我们道门都能提供给你。”老道士向秦朗道。

        秦朗一听“利益”,果然有些心动了,说道:“请前辈明示,我这人是追究利益,不过首先我要确保自己的小命不会丢。”

        “这个你尽管放心,我们道门是不会害你的,原本,阴阳是我们道门在杀手界布置的重要棋子,现在他既然出了偏差,暂时坏了棋局,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人暂时代替他的作用,这个人就是你。”

        “我,前辈厚爱,我是很感激的,不过,我这人干不了阴谋诡计的事情,你们要是想让我在杀手集团卧底的话,我可沒这么大的胆量。”秦朗表现出一副小人的面孔。

        “沒有那么复杂,不过就是替我们道门杀一些人而已。”老道士轻描淡写地说。

        “只是杀人而已,那沒有问題啊,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嘛。”秦朗这一次答应得很干脆,“只是不知道待遇如何。”

        “替我们做一次事情,你可以得到三枚聚气丹。”老道士随后一挥,一张纸轻飘飘地飞了过來,落在了秦朗面前,“这是契约书。”

        秦朗知道这一张契约书不简单,不过瞅了瞅之后,秦朗还是刺破手指,在上面按下了血手印,因为他知道这一张“卖身契”是必须要签的,既然这些老道士都已经提前拟定好了,那么就不可能给他反悔的机会,亦或者,反悔就是死路一条。

        秦朗签了这一份卖身契之后,那老道士立即给秦朗下了一个任务:段长野。

        “这人是谁。”秦朗从來沒有听过一个叫段长野的人。

        “这是他的资料。”阴阳将一份资料递到了秦朗手中,“本來这应该是我的任务,不过现在归你了。”

        “荣幸之至。”秦朗接过了阴阳手中的牛皮信封,取出了里面的资料。

        原來,这个叫段长野的人竟然是平川省境内的一个药商,除了他药商的身份之外,还有他的住址等信息。

        当然,秦朗知道这段长野不是资料中这么简单,但是道门给的资料既然就这么简单,那么就意味着他们能告诉秦朗的信息就这么多了。

        “这个任务好像很简单,你们不介意先付酬劳吧,反正,我知道你们道门的厉害,不可能不办事就跑路了。”秦朗道。

        老道士哼了一声,将三枚聚气丹丢了过來:“尽快办好这事,否则我们就只能找人來办你了。”

        “前辈放心,我做事一向效率高。”秦朗嘿嘿一笑,“如果沒有别的事情了,那我就告辞了。”

        沒有人挽留,秦朗于是就离开了这里。

        当秦朗走了之后,现场忽地多了一个人,这是一个中年道士,他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就这么站在阴阳面前:“阴阳,你让我很失望啊。”

        “父亲,。”

        “称我宗主。”中年道士冷哼一声,“你是我道教之子,居然会被一个魔女、一只臭虫给耍了,简直是堕了我神道宗威名,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回神道宗的宗门,闭关苦修。”

        “宗主,能够让我跟百鬼道别。”阴阳哀求道。

        “区区一个魔女,不值得你留念,等回到神道宗之后,我会斩断你的孽缘,到时候你自然不会再被她所迷惑了。”中年道士冷漠地说。

        “不,父亲,求您别这样。”阴阳似乎想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父亲,我自己就能斩断孽缘,请您让我自己动手吧。”

        “哼,你最好自己动手。”中年道士冷哼一声,随后抓起秦朗之前留下的那一张契约书,冷笑道,“只是一只臭虫罢了,他居然以为能逃脱我们神道宗的掌控,真是可笑之极。”

        听见中年道士如此评价虫妖,阴阳本想反驳的,因为他总觉得虫妖这家伙身份诡异、手段也诡异,但是在威严的父亲面前,阴阳只能表现出一个听话的孩子样,而不是威名赫赫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