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80 鸿门茶
  • 正文 第1180 鸿门茶

    作品:《少年医仙

        目前的秦朗,始终是一个不能见光的人,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只能呆在杀手集团的地下基地当中。www.lingdiankanshu.com

        但即便是呆在暗无天日的地方,秦朗也不能隔绝所有的麻烦,有些麻烦事情,躲是躲不掉的,比如道教在杀手界的代言人阴阳,就不是秦朗能躲掉的。

        也不知道阴阳是否从百鬼那里得到了秦朗的联系方式,总之阴阳这家伙约秦朗在安蓉市的某个老茶馆见面。

        对于阴阳这样的人,很难拒绝其“约会”,因为一旦选择拒绝的话,他恐怕就会想方设法地找到秦朗的藏身之所。

        在一个喝盖碗茶的老茶馆中,秦朗见到了阴阳。

        走入这个茶馆当中,秦朗立即感到了好几股强大的精神力从他身上扫过,顿时,秦朗意识到这个茶馆可不是一个普通的茶馆了,这里喝茶的人,也不是普通人,看來,这一次喝茶的事情,也许不是阴阳自己的主意。

        “鸿门宴啊。”

        看到阴阳的时候,秦朗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感慨。

        阴阳知道秦朗话中的意思,淡淡一笑道:“杀手界的有些事情,需要兄台帮忙交代一下。”

        “我交代一下,我能交代什么。”秦朗故作诧异,“你跟百鬼的事情,难道他们不知道。”

        阴阳脸上显得有几分尴尬,他沒有回答这个问題,而是招呼秦朗在一张茶几面前坐了下來,他们的茶几旁边,还有两桌茶客,都是清一色的老道士,所以这一场鸿门宴真是太实在了。

        不过,秦朗知道这阵仗看似是鸿门宴,但实际上未必是,因为这里毕竟是安蓉市城区,这些老道士就算是要动手,也不会选择在闹市区,还有一点,秦朗感觉今天的主角也许不是自己,而是阴阳,这些牛鼻子老道士个个眼高于顶,肯定不可能专门來看他。

        既然不是冲着自己來的,坐下之后,秦朗就开始喝茶,既然这些人不着急,他又何必着急呢。

        屋子里面异常地安静,似乎只有喝水的声音。

        这些老道士很沉得住气,不过秦朗就更沉得住气,反正这些人不开口,秦朗也就懒得开口。

        “咳……”

        最先开口的还是阴阳,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虫妖兄,近來可好。”

        “托你们的福,还不错。”秦朗故意说了“你们”二字,这个你们似乎将阴阳和百鬼一齐带上了,反正秦朗已经拿定主意了,杀手界的事情就算在佛、魔、道三宗教头上,他暂时不想掺和。

        “这个……虫妖兄,据我所知,现在杀手界是你们的人在掌控着。”阴阳不忘提醒秦朗一句。

        “噢,是吗。”秦朗装糊涂道,“对了,阴阳兄以前的属下呢……该死,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他们都替百鬼做事了吧,不过,别怪当兄弟的沒有提醒你,我还知道一些消息,听说钢拳的手下现在也在替百鬼做事,钢拳那人,你应该比我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肯定也是为了讨好百鬼……你懂的。”

        秦朗这厮的确是有些无耻了,他这是准备让道教的人都以为阴阳和钢拳是为了争风吃醋,所以才将杀手界的格局给搞乱的,虽然这个理由听起來有些白痴,但目前的事实就是如此,阴阳几乎是百口莫辩。

        果不其然,一旁的老道士发出了一声冷哼,声音不大,但是落在秦朗耳朵里面就如同是打雷一样,看來这个老道士非常不满。

        秦朗不知道这些老道士出现在这里的真正目的,不过他可不想成为这些老道士重点盯防的对象,所以他接着说:“阴阳兄,我觉得还是旁观者清,既然你和百鬼是郎才女貌的,为何不求这些前辈向她的宗门提亲呢,。”

        “放肆。”

        又一个声音猛地响了起來,秦朗面前的茶杯忽地“啪嚓”一声炸裂了,这老道士的“音波功”果然是厉害。

        “我说各位前辈,你们这还让我说话不。”秦朗有些苦恼地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你们不让我说实话,那我真的无话可说了。”

        “虫妖兄,你何苦让我为难。”阴阳的语气显得有些忧郁,“魔、道之间,犹如正邪不两立,我和百鬼那是不可能的,至于我的手下为何成了百鬼的手下,难道这事情你不清楚。”

        砰。

        秦朗这家伙拍案而起,显得义愤填膺,“阴阳,你这么说就沒意思了吧,正邪不两立的这种话我就不做评论了,反正你要真觉得正邪不两立,你就不应该对人家动念头,装什么正义有意思么,至于你的手下为什么成了百鬼的手下,干我什么事情,跟我有多大关系,你要是不爽的话,直接找百鬼去啊,找她把这些人弄回來就行了,你找我是什么意思。”

        别说,秦朗这番话虽然亦真亦假,但是却很容易糊弄人,至少那些老道士沒有提出质疑。

        不过,阴阳这会儿大概是将秦朗恨得牙痒痒了,但这家伙的脾气一向很少,心头虽然不高兴,脸上却沒有表露出來,继续道:“虫妖兄的话不无道理,不过现在好像你们才是受益者吧,杀手界的生意,不都被你们掌控了吗。”

        “是啊,这当然要多亏阴阳兄和钢拳了,如果不是你们两位成全,我们这个杀手集团也不可能掌控杀手界的生意,毕竟你们都是有后台的,我们真的惹不起。”

        秦朗淡淡一笑道,“只不过,也就是你们‘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而已,如果你不跟钢拳争斗的话,我们也沒有这个机会,当然,如果阴阳兄舍不得杀手界的话,我随时欢迎你回來,甚至你要加入我们杀手集团都沒有关系,我可以帮你谋取一个位置的。”

        “多谢虫妖兄的好意了。”阴阳哼了一声,看样子他已经极度不爽了。

        秦朗其实看出了阴阳现在的处境,这帮道教的元老很明显是要阴阳对之前发生的事情给出一个交待,而且阴阳似乎也准备坦白了,不过道教的这些元老显然不十分相信阴阳的话,所以阴阳需要一个证人,这个证人就是虫妖,因为虫妖好像从头到尾都参与过这事,只是阴阳沒想到虫妖这个“证人”变成了“整人”,不断地往他身上破脏水,阴阳现在已经是百口莫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