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50 顽强的臭虫
  • 正文 第1150 顽强的臭虫

    作品:《少年医仙

        砰。www.lingdiankanshu.com

        平川省的一座无名大山中,有一座陈旧的小寺庙,门口挂着一块破旧的木匾,上面写着“天钢寺”三个字,此时,佛庙之中一尊三米多高的铜制大佛从门口飞了出來,大佛的脑袋已经被人打扁,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拳印。

        “该死的虫妖,老子要碾死这一只臭虫。”

        随后,一个愤怒的吼声从寺庙里面传了出來,这声音震得整座寺庙都在晃动,不断有灰尘和泥土从屋顶上簌簌落下。

        寺庙的正殿之中,站着一个**上身,露出古铜色皮肤和钢铁般肌肉的汉子,此人光着头,赤着脚,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尊愤怒的金刚,整个庙宇的佛像都被他的气势给压下去了。

        此人,就是华夏杀手界令人闻风丧胆的“三巨头”之一,钢拳。

        钢拳,这个代号意味着他的拳头比钢铁还要坚硬,意味着他的意志比钢铁还要坚固,不过他的脾气,也是异常地刚烈火爆。

        在钢拳的视野当中,那个叫“虫妖”的杀手不过就是一只臭虫而已,他只要一根指头就可以碾死的虫子,但是,现在他却被这一只臭虫给羞辱了,臭虫不仅拒绝了他的挑战,而且还在网络平台上发表了侮辱他的公开信,这让钢拳十分地愤怒,更恼火的是,钢拳这一次接下的“慈善任务”居然失败了,这就相当于在他的杀手职业生涯中留下了“污点”,钢拳怎么都沒想到,他派了手下去完成这么一个沒什么难度的“慈善任务”居然还会失败,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次任务应该不是钢拳本人出手,但是污点就是污点,从此之后他在杀手界的“不败金身”也就破灭了,或者,阴阳和百鬼两人,正在看他的笑话呢。

        “给我查出虫妖这厮的真正身份,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钢拳咆哮着向他的下属发布命令,钢拳的这些手下,一部分人是他亲自培训出來的杀人机器,另外一部分是佛宗炼狱堂出來的武僧,这些人进入杀手界,只是一种特训,称之为“杀生成佛”,一个真正的武者,不仅需要宗门的全力栽培,还需要参与各种残酷的特训,乃至是生死搏斗,而杀手界,就是最好的生死搏斗之地,所以佛宗是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历练场所的,不仅不会放弃,他们甚至还打算完全统御这个市场。

        如果换成以前,时机并不成熟,因为佛宗在杀手行业布置的时间并不长,不像唐门这样根深蒂固,但是现在不同了,唐门和十殿阎罗门联手搞了一个杀手集团,已经开始整合杀手市场了,钢拳和他背后的佛宗,就等着这个华夏杀手集团逐步完成整合大业,随后钢拳和佛宗就可以“摘桃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钢拳认为自己就是那一只黄雀,随时准备夺取唐门的成果。

        向虫妖发动挑战,只不过是钢拳针对华夏杀手集团的第一步,他的本來用意是杀鸡儆猴,给华夏杀手集团的主事者发出一些警告,让杀手集团的主事者可以主动跟他进行商议、谈判,本以为这件事情应该很轻松,哪知道他竟然会在这这件小事情上被人给羞辱了。

        对于钢拳來说,这一次的失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现在他急于找回场子,所以叫人去调查这个虫妖的真正身份,但是钢拳知道的手下肯定查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如果虫妖的真正身份这么容易被人查到,恐怕这家伙早就被人碾死了,在钢拳看來,虫妖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杀手界的搅屎棍,一旦这家伙的真正身份暴露,恐怕会有很多杀手想要他的命。

        既然知道调查不出什么问題,钢拳只能采用另外一种方式对其进行报复:等虫妖这厮接受任务的时候,伺机干掉他,只要这个虫妖接猎杀任务,钢拳就会乘机干掉他。

        钢拳的想法本身沒什么错,但是他如果知道秦朗现在的情况,恐怕会气得直接把刚才丢出去的那座铜佛给砸成铜泥。

        此时此刻,秦朗这厮正准备去骚扰一下陶若香,这几天陶若香一直都在接受高负荷的异能训练,身体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这会儿陶若香正在她的休息室内休息,准备尽快恢复体能。

        秦朗这厮悄无声息地弄开了休息室的锁,像贼偷一样溜了进去,看到陶若香斜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她蜷缩着身体睡觉地样子十分诱人,让秦朗这厮不禁心生邪念,所以他悄然爬上了床,准备从后面保住陶若香,然后贪婪地揩油,不过秦朗的阴谋并未得逞,他的双手还未触碰到陶若香胸前的制高点,却忽地感觉到小腹上顶了一样硬东西,这件硬东西可不是秦朗自己的,而是一根纯钢打造的钢梭,这钢梭不到十厘米长,但是却异常地尖锐锋利,当真是锋芒毕露,毫无疑问,这东西应该是唐门专门打造的特殊暗器,现在却被陶若香挑选作为她的随身武器了。

        “你想干什么。”陶若香冷哼一声。

        “嘿……你不是睡着了么。”秦朗尴尬地溜下床。

        “我要是真睡着了,那岂不是让你这流氓占便宜了。”陶若香哼了一声,钢梭嗖一声飞了回去,别在了她的发夹上。

        看來,经过了这几天的特训,陶若香已经算是脱胎换骨了,这一枚小小地钢梭已经被她运用得出神入化了。

        “行啊,你的本事大有长进呢。”秦朗笑着说道。

        “别想岔开话題,刚才是怎么回事。”陶若香追问道。

        “这不被你引诱了么。”

        “我引诱你。”陶若香啐骂道,“你还真是恬不知耻呢。”

        “谁让你睡姿那么诱人來着,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要是对你沒有想法,那岂不是说你沒有魅力了。”

        “滚犊子,我见过不少无耻的人,但是沒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

        “嘿……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无耻,香香姐,你是不知道,刚才我真的对你动了邪念,我刚才想只要抱住你之后,我就不顾一切地摸你,不顾一切地亲你,哪怕被你大骂都不管……”

        “你真是太无耻了。”

        “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给我滚远点,要不然我杀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