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26章 获悉阴谋
  • 正文 第1126章 获悉阴谋

    作品:《少年医仙

        就在第二天,许仕平以私人名义邀请了南海省的各位军政方面的重要人物吃饭,虽然许仕平是以私人名义邀请,但他毕竟是南海省的大老板,虽然是被架空了,但还不至于邀请人吃顿饭都会被拒绝。www.lingdiankanshu.com

        华夏人都是好面子的,虽然南海省军政方面的人都未必会听许仕平的话,但是许仕平邀请吃饭,这肯定还是要去的,官场中人的表面功夫一向都会做得很足的,在南海省的官场中人看來,许仕平这一次邀请众人吃饭,不过是想借机拉拢一点人,为他争取更多的政治筹码而已,不过,这些官场中人都已经暗下决心,无论如何都不会投入许仕平的阵营中,因为都知道在南海省的真正当家人是二把手马腾见。

        马腾见虽然是南海省的二把手,但是却是南海省的实际掌舵人,因为他的背后有帝京城的大佬们支持,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而且在南海省已经经营了六年之久,许仕平初來乍到,如何跟马腾见争锋。

        但即便马腾见处于绝对上风,他还是出席了许仕平的晚宴,作为官场中人,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该说的表面话还是要说的,比如马腾见晚宴的时候就说过“要紧密团结在许书.记周围,同心协力搞好南海省经济”之类的话。

        晚宴在一片热闹之中结束,送走了宾客之后,郑颖纹才向许仕平道:“老许啊,今天这晚宴有什么意思啊,我瞧参加晚宴的这些人,全都是虚情假意奉承的家伙,想要他们支持你,恐怕只是今天这顿饭是不行的呢。”

        许仕平轻轻搂了一下妻子的肩膀,苦笑道:“你能看出这些问題,我当然也看得出來,不过,这顿晚宴可不是我想搞的,是秦朗那小子让我给整的,他说这晚宴整过之后,我的支持率就会蹭蹭地上升,其实,我也不相信他的话,但是我看也沒有什么坏处,不过就是一顿饭而已,这帮人就算是不支持我,至少也不能因为一顿饭嫉恨上我吧。”

        “呵……我其实就想知道秦朗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也想知道,不过这小子说现在我知道他的布置沒有任何好处,,算了,就相信他这一回吧,反正我现在也沒有办法,现在我这官当得真是窝囊。”许仕平苦笑道。

        晚宴还沒有结束,秦朗就已经早早离开了,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经过这一顿晚宴,秦朗已经为许仕平争取到了“赌本”,接下來秦朗要按照自己的计划,彻底弄清楚郭家在南海省的布置。

        龙脉的龙气已经越來越强了,进入过混沌天脉的秦朗,对于灵脉气息的变化感知十分敏队,他能够感觉到整个华夏大地的龙气正在汇聚,正在形成一条完整的龙脉,一旦这一条龙脉完全成型,就会孕育出一个真龙家族,也就是所谓的“皇族”的了,到那时候,想要破坏这一条龙脉,可就不太容易了,即便是能够破坏,也必定付出沉重的代价,古代任何一个王朝的更替,都是伴随着尸山血海、浮尸千里。

        这样的事情,断然不能再度发生了。

        秦朗一个人在南海省晃悠了很大一圈,终于完全确定了这一条龙脉的走向,这一条龙脉起始于华夏腹地的山脉,贯穿了大部分华夏大地,最后全部的龙气汇聚于南海省,形成了神龙汲水的龙脉格局,这一条龙脉正在不断地壮大,但是却还沒有完全形成,因为还需要关键的一步,按照郭嵩扬的说法,还需要一场重要的祭祀,通过祭祀天地正式完成这一条龙脉的成型,改变华夏大地的气运。

        “郭嵩扬,你们郭家的祭祀时间在什么时候。”秦朗将郭嵩扬从万毒囊中丢了出來,继续对其进行审问。

        “大哥,我该说的都说了,你非要一直这么折磨我么。”郭嵩扬似乎已经不耐烦了,“要不然这样,你直接进我的精神世界來,你想知道什么都行。”郭嵩扬这厮还是不死心啊,竟然还想跟秦朗进行精神力斗法,诱骗秦朗进入他的精神世界。

        虽然击破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之后,轻松就可以从对方的精神世界中获取到想要得知的秘密,但是武玄境界的习武者,其精神世界都是相当稳固的,想要完全掌控其精神世界,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对方翻盘。

        郭嵩扬贼心不死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是郭家的人,心性总是比较高傲的,但是当他接触到秦朗那庞大而恐怖的精神力之后,郭嵩扬就立即死心了,因为他知道他自己就算是施展浑身解数也是沒办法在秦朗手中逃脱的。

        “什么,明天你们就会举行祭天。”从郭嵩扬的记忆之中,秦朗知道了答案,不过,他沒想到郭家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祭天的事情比秦朗想象中提前了不少。

        “既然你都知道答案了,何必在问我。”郭嵩扬道,“我看你也不是寻常人,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替谁做事,不过只要你答应以后跟我混,我们之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另外,以后的好日子肯定少不了你。”

        “你这么有信心郭家能成事。”秦朗向郭嵩扬问道。

        “这件事情又不是我们郭家一个家族在推动,这是代表了帝京城几个超级家族的共同利益,所以你阻止不了这事,其他人也阻止不了,帝京城的这些大佬们,谁不想建立一个千秋万载的基业,你想要阻止他们,简直就是螳臂挡车。”郭嵩扬似乎还在给秦朗做思想工作。

        “我一个人或者阻止不了,但是华夏有亿万民众,他们的意志才是最强的,纵然是帝京城的大佬,也休想干拂逆民心的事。”秦朗义正词严道。

        “民心。”郭嵩扬不屑地笑了笑,“这年头谁会在乎屁.民怎么想,何况以前的历朝历代,这些屁.民都是给皇族当奴才的,也沒见这些民心能怎样。”

        “今非昔比,如今民智已开,华夏民族已经不是昔日的奴才,而是炎黄子孙、龙的传人,今日的民意,谁能动摇。”秦朗呵斥郭嵩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