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23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 正文 第1123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作品:《少年医仙

        头等舱的郭家阔少正忙着钓**,那位空姐也忙着钓金龟婿,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两人都忙着“钓鱼”,却不知道他们在秦朗眼中也变成了鱼。www.lingdiankanshu.com

        下了飞机之后,那位阔少和空姐之间的性.激素已经浓烈得发酵了,下了飞机之后,那位空乘就找了一个借口开溜,钻入了郭家阔少在机场外面的专车。

        上车之后,两人就已经开始激.吻起來。

        秦朗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在了那辆车后面。

        不过,上了机场高速后,郭家阔少的车就开足马力飚车了,丝毫不介意超速的事情,而秦朗乘坐的出租车却沒办法了,只能远远地跟在后面,看着郭家阔少的车子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

        “先生,你究竟到哪里啊。”

        车子驶入南海省的省会海福市之后,秦朗就让出租车司机带着他兜圈,因为秦朗暂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刚才他已经跟丢了郭家的那位阔少。

        不过,就在这出租车司机问了这么一句之后,秦朗忽地感觉到熟悉的龙气,或者说,那个郭家阔少身上的龙气增强了,这或者是因为他到了地面上,接了地气,所以得到了龙脉的更多加持。

        “去菲尔顿酒店。”秦朗终于确定了一个位置。

        出租车司机松了一口气,这位司机一直都怀疑秦朗这厮是不是脑子有问題,会不会赖掉车费,不过现在看來应该并非如此。

        进入酒店之后,秦朗的精神力已经锁定了郭家的那位阔少,同时秦朗感觉到他身上的真龙之气不仅加强了,而且此人四周的死气也忽地浓烈了。

        “那小空乘死了。”

        秦朗心头发出了一声叹息,多好的一个靓妞,就这样被人弄死的,但是这年头“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小空乘在完全不认识对方的情况下就想着去钓金龟婿,这不是作死的节奏是什么,正所谓“人为财鸟为食亡”,这也算是人为财死吧,秦朗的心境沒有受到半点影响,迅速上楼,找到了郭家阔少的房间。

        秦朗握着门把,真气透入,无声无息地震开了房门。

        刚进入房间,还未來得及关门,一个拳头就如同流星一样轰向秦朗面门,,看來这位郭家阔少已经发现了秦朗的存在。

        看來有了龙气加持之后,这位郭家阔少的感知也敏锐了许多。

        “金蛛吐丝。”

        秦朗手掌伸开,几道罡气形成的“蛛丝”激射而出,形成了一张小型地蜘蛛网,顿时就将这阔少的拳头牢牢地缠住。

        那阔少另外一个拳头接着轰了过來,但依然被秦朗的蛛丝罡气控制住。

        秦朗再出手,这阔少全身都无法动弹,轻松被秦朗制住。

        “你是谁,知道我是谁么。”阔少厉声向秦朗道。

        “你是郭家的人,我知道。”秦朗淡淡地说,“不过郭家的人,就可以滥杀无辜了。”

        秦朗來到房间里面,正好看到那位小空乘的尸体,可怜的姑娘,为了钓上金龟婿,连自己的小命都丢了,她的尸体就这么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排小孔,就像是被人吸干了鲜血似的。

        “我草,这姓郭的是吸血鬼不成。”秦朗在心头暗暗嘀咕道,他取出手机,拍摄了现场,这个就算是罪证了。

        原本不用这么复杂的,不过郭家的人身份非同小可,秦朗不想跟六扇门的人冲突,所以留下罪证,日后六扇门要是追查到这里,也就比较容易交代了,在沒有必要的情况下,秦朗不想跟六扇门交恶,给自己四面树敌。

        看到秦朗竟然在拍摄作案现场,这位郭家阔少不屑地说:“怎么,你想将我绳之于法,你真是愚蠢之极,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些人是可以站在法律界限之上的么,对于我们这些人來说,法律只是用來践踏的。”

        阔少的口气嚣张至极。

        当然,这厮绝对是有嚣张的本钱,而且他也沒说错,这个世界是有些人超越了法律界限,法律也不止一次被人践踏。

        阔少应该是郭家的嫡系人马,他虽然年纪轻轻,修为却已经到了武玄洗髓境,再加上如今他有龙脉加持,随时随地可以吸纳龙脉的龙气,在武道修行上可以说是一日千里,这也是龙脉加持的好处,得到龙脉加持的龙子龙孙,因为有龙气滋养,无论是脑子还是身体天生就比常人好使,无论是从文还是习武,也比普通人厉害,不过这小子纯粹是流年不利,而且还是色胆包天,所以才落入了秦朗手中。

        那个小空乘自己作死,但是这个郭家的阔少,又何尝不是自己作死。

        “沒错,也许你们郭家的人可以超越法律的界限,但是却无法从我手中超脱。”秦朗不屑地盯着这位阔少,“我知道你此行目的,你绝对不是來南海省旅游的,告诉我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你休想知道。”

        “这就沒意思了,明明不是硬骨头,何必充当硬骨头受苦呢。”秦朗冷笑一声,将一点红莲业火注入了这厮的身体之中,这厮顿时发出一阵痛苦的哀嚎。

        “好像这里不太适合审讯。”秦朗感觉到有人逼近,秦朗滋溜一声将这位阔少抓了起來,然后火速离开了酒店。

        片刻之后,一行人冲入了酒店之中,看到床上的尸体,为首的一个人怒道:“郭嵩扬这厮搞什么名堂,这么关键的时刻,他居然还有心情玩弄女人,简直是沒有大局观,你们这些蠢货也是,不知道提醒他么。”

        “扬少要做的事情,我们哪里拦得住。”一个下属委屈地说。

        啪。

        为首那人一巴掌丢了过去,口中怒斥:“我们郭家不养沒用的东西,郭嵩扬那家伙究竟去哪里了,马上给我找出來。”

        “翔少,您看这锁坏了。”其中一个下属发现了端倪。

        “还有其他人來过。”为首那人冷哼道,“郭嵩扬这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我看是谁敢动我们郭家的人,将他查出來,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