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20章 股肱之臣
  • 正文 第1120章 股肱之臣

    作品:《少年医仙

        “从目前的情况來看,应该是郭家。www.lingdiankanshu.com”这一次回答的是葆老爷子,因为这一句话他來回答才会显得有份量。

        “郭家。”吴老爷子冷哼了一声,“看來有些人真是不甘寂寞了。”

        “我们也是不甘寂寞的人。”葆老爷子呵呵一笑,不过眉宇之间却已经有杀气吞吐。

        “首先要弄清楚,郭家的人是怎么对付我们的。”吴老爷子一生谨慎,想不到临老栽了这么一个跟头,这让他摸不着头脑。

        关于这个问題,就只能由秦朗來解答了,其实葆老爷子也同样好奇,不知道他们是怎样中招地。

        “两位应该知道华夏龙脉的由來吧。”秦朗沒有立即解释理由,却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題。

        听见这个问題,吴铭镰不由得皱眉,因为他觉得秦朗实在有些迷信,一会儿中邪,一会儿又弄出什么龙脉了,但是吴铭镰的心头疑惑刚起,就听见自己老爷子点头道:“嗯,龙脉的事情我们知道。”

        “什么,还真有龙脉这玩意儿。”吴铭镰忍不住插了一句。

        “龙脉当然是有的,,难道你以为龙脉只是一个传说不成。”

        吴老爷子瞪了自家儿子一眼,“铭镰,以后你可能是我们吴家的家主,有一句话你一定要记住,这是老首长说过的,,实事求是,就这么四个字,你要记住任何事情都不能主观臆断,要善于接受我们不熟悉、不了解的东西,只有不断充实自己,才不会被时代抛弃,关于龙脉这东西,自古相传已经数千年了,你为何不相信。”

        “我认为都只是传说而已。”吴铭镰硬着头皮说。

        “难道说传说都是假的,你这就是主观臆断。”吴老爷子哼了一声,用教训地口吻继续道,“你只知道有龙脉的传说,却不知道龙脉是历朝历代的最大秘密之一,龙脉就是一个王朝的根基,不过,到了清末之后,龙脉的龙气完全被打散了,所以以后是不会有什么帝王了。”

        “原來是这样。”吴铭镰虚心受教,他虽然也是军方大员了,但是在老爷子面前却只有受教的份。

        “哼,你不要低估了以前那些封建王朝的统治者的智商,那些古代帝王之中,或者也有不少的昏庸无能之辈,但是他们的手下却是能人辈出,以前风水术士很容易被重用,甚至还有被封为国师的,就是因为龙脉关乎国家气运。”吴老爷子肃然道。

        “吴老爷子见解果然不凡。”秦朗正色道,“不过,吴老爷子说龙脉已经被打散,我看却未必了,。”

        “你说什么。”吴老爷子惊骇地盯着秦朗。

        葆老爷子也同样惊骇无比。

        龙脉应该被打散了,不打散不行啊,从清末到华夏建立新中国,不知道有多少革命者抛头颅、洒热血,以亿万人的性命为代价,才将封建王朝和封建龙脉一同打碎,从此之后,华夏再也沒有所谓的真龙天子,或者说所有人都是龙的传人了。

        要放在封建王朝的时候,除了皇族之外,谁敢说自己的是龙的传人,在封建王朝,天下气运、江山都在“真龙天子”的掌控之下,只有他们才是龙;而广大百姓,只能是平民、贱民甚至还只能以“奴才”自居。

        葆家和吴家的前辈,付出了多少代价才换來今日的局面,想不到秦朗居然说龙脉沒有散,这不是太恐怖了么,~

        “两位老爷子不要惊慌,听我解释。”秦朗正容道,“以前华夏的龙脉,是华夏大地的灵气和真龙之气凝聚而成的,虽然随着清王朝土崩瓦解,不过龙气并未真正消失,只是散于整个华夏大地了,而如今,有一条龙脉又开始汇聚了,这是有人准备窃整个华夏大地气运为自己所用了,两位之所以中邪,也跟这一条龙脉的汇聚有关。”

        “怎么说。”葆老爷子神情凝重道。

        “天法地、地法人,天人感应,龙脉关乎国家气运,也关乎天下苍生的气运,每逢改.朝还.代、天地大变之前,必然会提前显现征兆的,而这些征兆最先出现在国家栋梁、股肱之臣身上,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国为人治,所以国家的清官、忠臣就是一个王朝的栋梁,一旦龙脉变动,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国家的股肱之臣,他们必然会当先受到冲击,比如患病、发生事故、迫害或者老死等等,比如我们熟悉的商纣王朝,被西周取代之前,首先遭殃的就是那些朝廷股肱之臣,如果这些人还在的话,纵然国王昏庸无能,王朝也不可能顷刻间就倒塌了,所以,两位老爷子现在身染怪病,这便是受龙气之影响。”秦朗给出了他的判断。

        秦朗的话颇有些说服力,当然之所以有说服力,这都是建立在他给两位老爷子治好了病的基础上,否则他早就被两位老人给赶走了。

        “龙气不是好东西么,怎么受龙气影响,反而会遭殃呢。”吴铭镰再度发出了疑惑。

        “龙,虽然会传说中吉祥之物,但同样也有恶龙、孽龙,它们是要吃人的,天下万物,都分阴阳两面,龙气也分为生龙、吉龙之气和孽龙、恶龙之气,龙脉的吉祥之气,自然会被龙脉的掌控着吸纳;而恶气、死气,就会对龙脉掌控者的敌人产生影响,两位老爷子是当今国家的股肱之臣,却是某些人的拦路虎、绊脚石,所以对方开始掌控龙脉了,两位老爷子自然是首当其冲了。”秦朗这一番分析头头是理,听得两位老爷子神情更加凝重。

        秦朗话中的意思很明白了,首先华夏龙脉又开始汇聚了,另外龙脉有两个作用,一就是护佑掌控龙脉的人,二就是冲击“前朝”的基石,,股肱之臣,因为龙脉一旦易主,在古代就意味着江山更迭、改.朝还.代,而那些前朝旧臣,就成了阻挡天下气运变化的人,所以就会成恶龙之气首当其冲的目标,一旦这些忠诚沒了,江山自然也就岌岌可危了。

        秦朗这番话很玄,甚至有些高深莫测,但是如果抛开纯粹的唯物主义,两位老爷子都觉得秦朗这番话不无道理,片刻之后,吴老爷子长叹了一声:“老战友,看來我们并肩作战的时候又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