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15章 小鬼难缠
  • 正文 第1115章 小鬼难缠

    作品:《少年医仙

        这里是葆老爷子的精神世界,这里的战争,这里的武器其实全都是他用自己的精神力凭空“制造”出來的,所以老爷子才会这么疲惫,因为他是自己在跟自己打仗,而且还是自己跟自己打一场战争。www.lingdiankanshu.com

        不过,一旦葆老爷子想要去见“阎罗王”了,因为这里是他的精神世界,所以这个“阎罗王”失去了牛鬼蛇神们的掩护,很快就现身了。

        葆老爷子在“阎王殿”见到了那位高高在上的阎罗王,在他的精神世界中,这个阎罗王居然是一个清朝皇帝的打扮,穿着龙袍,坐在龙椅之上,不过这个皇帝却是异常地高大,如同一座大山一样,给人极其沉重地压迫力。

        “奇怪了,老爷子的精神世界中居然还有皇帝这东西。”

        秦朗不禁有些纳闷,因为在秦朗看來,葆老爷子这样的革命者,肯定是坚决打到封建残余的支持者,一切皇帝、阶级都应该被他们荡平了才对,怎么还会有皇帝,而且这个皇帝还还像是一座大山,这似乎很古怪。

        于是,秦朗并不动弹,静观其变。

        在这个“阎罗王”面前,葆老爷子不过拇指大小,不过他却毫不畏惧,冲着这个阎罗王发起了挑战:“好,老子今天总算是见到你了,阎罗王又如何,十八地狱又如何,老子的爷爷跟孙文干革命,老子的父亲跟**干革命,就是要彻底废除你们这些牛鬼蛇神。”

        说着,老爷子已经将手枪拿了起來,向着这阎罗王一阵乱枪。

        不过,这阎罗王如此高大,如何能杀死,何况枪声一响,四处顿时涌出无数的小鬼,顷刻间无数的鬼怪就将他们包围起來了,这时候,才听见那“阎罗王”缓缓地说:“尔等贱民,妄想推翻我大清江山,简直是痴人说梦,來人,将这些贱民打入十八地狱,永远不准翻身。”

        “少国,我们一起革了他们的命。”老爷子这是准备按下核按钮了。

        “老爷子别急,还有我呢。”秦朗忽地施展诸天黑暗轮回观想法,顷刻间将四周的牛鬼蛇神们一同卷入了无边黑暗之中,就只剩下那宝座上的阎罗王了,秦朗向那阎罗王喝道,“污秽的东西,还不显出真身。”

        秦朗的精神威压向着那阎罗王席卷而去,顿时那巨大的阎罗王开始土崩瓦解,然后从他的身体之中飞出一团腥臭的黑气,黑气之中带着浓烈的死亡气息,还有很多怨毒的神识,就如同是來自地狱深处的怨灵一样。

        葆老爷子看到这东西,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不过秦朗却是这方面的行家,精神层面的交锋,他已经干过无数次了,他知道这一团黑气绝对不是葆老爷子自身精神世界的东西,绝对是外來的,而且这东西带着浓烈的死气,秦朗因为进入了混沌天脉,所以对灵气和死气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十分敏感,而且秦朗也知道如何降伏这一团死气,,灵脉之中最纯正的灵气,就是死气的克星,就如同阴阳相生相克一样。

        当庞大而精纯的灵气从秦朗身上释放出來的时候,这一团死气顿时感觉到危险來临,想要仓皇逃走,但是却被秦朗的精神力困住,并且以密宗手印镇压,最后以密宗手印和真言将其封印,令其再也无法兴风作浪。

        “少国,还是你厉害。”葆老爷子见秦朗革了阎罗王的命,忍不住赞道。

        “我可不是葆少国。”秦朗忽地变回本來面目。

        “怎么是你。”葆老爷子大惊,这一惊顿时让他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脱离,就如同从噩梦中惊醒过來,醒來之后,葆老爷子一把上前揪住秦朗衣服,质问道:“你为什么要变成我孙子的样子,快说,你是什么人,是不是对我家少国做了什么。”

        “你的孙子不是在这里么。”秦朗指了指一旁的葆少国。

        葆老爷子一看,微微一愣,然后恍然道:“我刚才在做梦。”

        见葆老爷子恢复过來,葆靖毅和葆少国父子大喜,葆少国道:“爷爷,你刚才真的在做梦,不过现在已经醒了,爷爷,你……你沒事了吧。”

        “老子能有什么事,老子在做梦的时候把阎王爷都给革命了,还能有事。”葆老爷子一扫眉宇之间的倦色和忧虑,展现出了老将军那老当益壮的雄风,只看老爷子的气势和声势,葆靖毅和葆少国就知道他们熟悉的老爷子已经回來了,看來秦朗这小子还真是将老爷子的“病”给治好了。

        一旁的柴家玹更是暗暗称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什么“中邪”、“驱邪”的说法,但是刚才秦朗配合葆老爷子演戏,的确像是在驱邪,而且现在驱邪成功了,老爷子的精气神也回來了,这说明秦朗的治疗方式的确有效,这让柴家玹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井底之蛙,感觉他完全不如秦朗这小子,这让柴家玹倍受打击。

        “秦先生,刚才实在是对不起,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想向你讨教一下医术。”柴家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是谦卑而恭敬的,柴家玹虽然是御医,虽然也喜欢摆架子,但这家伙有一个优点:只要你医术比我高,或者在某些方面医术比我高,我就服你,我就向你请教,哪怕拜师都行。

        正因为柴家玹有这个优点,甚至可以真正做到不耻下问,所以这个家伙不到五十岁就混到了中南海的医学专家之列,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其实,这一次柴家玹失手也不是他的错,他不过是从未见过这样的病症而已,而且就算是见过,只怕他也沒办法接受“中邪”、“鬼上身”这样的说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很难让一个唯物主义的医者接受这种“病症”的存在。

        而且柴家玹也不是完全就相信真的有“鬼魂”之类的存在,他只相信眼前说见到的事情,认为既然葆老爷子身上的事情发生了,那么就应该找出病因和解决办法,以后如果再碰上这样的病人,至少他就不会乱下诊断了。

        人非孰能无过。

        不得不说这个柴家玹在知错就改方面还真是做得很好,简直是堪称楷模了,不像有些医者,派头架子大得吓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种人是什么国家领导,实际上不过就是一个倚老卖老的老庸医。

        “无妨,柴先生我们等会儿再探讨探讨。”见柴家玹将姿态放得这样低,秦朗自然也要给人家几分面子,不过探讨病情的事情的确还要等等,因为秦朗还有些疑惑需要葆老爷子替他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