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106章 明捕的剑
  • 正文 第1106章 明捕的剑

    作品:《少年医仙

        “你这监察令是假的吧。www.lingdiankanshu.com”曹明根本不相信秦朗会拥有这样的东西。

        “都说了是高级货,你以前沒见过吧。”秦朗极尽挖苦地说,“曹组长,很遗憾地告诉你,这东西是真的,我只能说你昨天白挨了,真的。”

        曹明用痛苦地眼神看着黑衣女子,用哀求的语气喊了一声:“方明捕……”

        “这个监察令是真的。”黑衣女子的话彻底让曹明绝望了。

        曹明知道监察令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就像是免死金牌一样,可以避免被六扇门追责,不过发行量有限,只有极少数重量级人物才可能握有监察令,不管秦朗这监察令从何而來,反正曹明昨天这顿打真的白挨了,他已经沒机会找回场子了。

        “既然两位都看清楚了,我想也就不多解释了吧。”秦朗将监察令收了起來,然后准备告辞了,但那黑衣女子身形一展,已经挡住了他的去路。

        “方小姐,你要怎样。”秦朗平静地说,“以前平川省六扇门的行动组组长叫方柏秋,不知道跟你什么关系。”

        “她是我姑妈。”

        “那说起來我们都是熟人,。”

        “她自甘堕落,已经不配做我们方家的人。”黑衣女子不客气地打断了秦朗的话。

        秦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只能嘿嘿一笑:“说起來你姑妈是我师娘,。”

        “住口。”黑衣女子向秦朗喝道,“虽然你有监察令在手,但是冒犯了我们六扇门的尊严,我要向你讨教两招,看看你是否有资格用上‘监察天下’这四个字。”

        “呃……老实说呢,我自己觉得自己不够资格,不过这东西可以用來挡一挡某些不长眼的狗,我觉得还是好东西,所以不会主动拿给别人的。”

        听了秦朗这话,曹明心头更加郁闷了,他知道自己就是不长眼睛的“狗”。

        “秦先生,得罪了。”黑衣女子似乎已经被秦朗吊儿郎当的样子激怒了,立即向秦朗出招,不过她知道这里是学校,所以出招不是出手,而是精神层面的交锋。

        感受到对方强大的精神力席卷而來,秦朗为之一凛,知道此女果然不容易对付,不愧是六扇门的明捕,其精神力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通天境的水准,秦朗不敢大意,施展诸天黑暗轮回观想法,稳住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黑衣女子的精神力侵入秦朗的精神世界后,立即化为她本身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功夫装,盘着头发,手持一柄锋利的长剑,如同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侠客,又好像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女判官。

        不过,在她的眼中,秦朗就是那个“恶”。

        精神层面地交锋,原本是极其凶险的,不过这黑衣女子显然并不是真的要跟秦朗进行生死相搏,所以她摆出这副姿态,其实是想在秦朗的精神世界中跟秦朗过招。

        秦朗明白对方的企图,以精神力化成自身的样子,站立在黑衣女子面前。

        黑衣女子手中长剑遥遥指着秦朗,秦朗抱拳行礼,摆出了拳架子,黑衣女子似乎已经等不及了,长剑直刺秦朗,虽然精神世界中的这个秦朗是精神力所化,即便是被刺中也不会受伤,不过这样的话,秦朗可就算输了。

        如果是别的比试,秦朗输了也就罢了,但是这一次较量,代表着秦朗是否有资格持有监察令,因为正如这黑衣女子所说,掌握着监察令的人无一不是德高望重的绝代高手,秦朗虽然手握监察令,但是否有这个资格呢。

        所以这一枚监察令,关乎着秦朗和武明侯的荣誉,如果秦朗输给了这黑衣女子,他还真是不好意思拿这一枚监察令。

        黑衣女子的剑术十分高超,手腕一抖,一朵一朵的剑花就不断地绽放在她的身体四周,极具美感,但是却又带着极度的危险气息。

        秦朗不习惯用武器,或者说他根本就沒有用武器的习惯,拳头就是他的武器,黑衣女子用剑,秦朗就用“刀”,不过秦朗用的却是螳螂刀。

        黑衣女子的剑术不知道是何流派,但是剑法高超不容置疑,她施展的这一门剑术极具美感,杀伤力却也极强,一招一式之中流露出天地自然的秀美,又透着风雨雷霆般的威力,在秦朗看來这一套剑术必然是某一位剑术大家流传下來的,而且这黑衣女子已经得到了这一门剑术的精髓。

        唰,唰,唰,唰,唰。

        剑光吞吐闪烁,将秦朗包围在其中。

        螳螂破车。

        面对黑衣女子千变万化的精妙招式,秦朗只用了最简单的一招螳螂破车。

        螳螂拳是非常普及的一种形意拳,看到秦朗竟然用如此简单的招式來抵御自己的剑招,黑衣女子未免有些生气也有些鄙视,认为秦朗此人的修为多半华而不实,但是当秦朗这一招螳螂破车施展开的时候,黑衣女子才忽然意识到是她自己轻敌了。

        秦朗这一招螳螂破车虽然招式简单,却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给人的感觉这简单的一招之中似乎蕴藏着博大精深的武学道理,明明简单之极的“一刀”,却可以封住她千变万化的长剑。

        “好高明的拳法。”

        黑衣女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喝彩,她不是赞秦朗的人,而是赞秦朗的螳螂刀拳。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秦朗这一招螳螂破车出手,顿时让黑衣女子对他刮目相看了,同为武道修行者,她看不出秦朗的人品,但是却可以看出秦朗拳法高明与否,秦朗的螳螂拳,不仅火候十足,而且已经自成一派了,这一招螳螂破车不仅仅是形意神三者合一,将螳螂拳的精髓演绎得淋漓尽致,而且这一招既让人觉得霸气凛然,又让人觉得霸气之中兼有柔和之气,有一种阴阳相生、两极归一的玄妙感觉。

        蓬。

        拳剑相交,果然秦朗以简单的一“刀”破了这黑衣女子繁杂万千的剑招。

        黑衣女子心头虽然有些欣赏秦朗的拳法,手中的长剑却沒有闲着,当长剑被秦朗的拳头荡开的时候,她的手腕轻轻一抖,那长剑如同一条银蛇昂头窜起,贴着秦朗的手臂直刺秦朗的咽喉,这一招由极繁的招式转为极简,是她剑法之中一记杀招,名为剑月照人,这一招在月光下施展更好,因为可以借剑身反射月光迷惑敌人视线。

        秦朗的拳头还未來得及收回來,就看到一点剑光已经到了眼珠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