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83章 谁更黑暗
  • 正文 第1083章 谁更黑暗

    作品:《少年医仙

        巫师这种东西,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世界都是存在的。www.lingdiankanshu.com西方中世纪最黑暗的时代,瘟疫、邪恶、巫术、魔兽等黑暗力量笼罩着大地,传闻这些事情都是跟黑巫师有关的。即便是到现在,很多西方国家的人依旧对魔鬼、魔兽、吸血鬼、狼人之类的存在深信不疑,这都是因为传说并非无的放矢,中世纪的欧洲人口损失大半就是黑暗力量笼罩大地的最好证明。

        而作为一个武道修行者,秦朗自然不会怀疑这些人的存在,因为他知道华夏也有一些精通术法的人存在。不同的是,根据秦朗对西方修行者的了解,西方的巫师、术士的地位是比武士高很多的,因为巫师和术士在一个军队中的作用很大,几个巫师和术士的存在,足以将一支队伍的整体实力提升好几倍。

        所以,眼前这个戴着黑斗篷的巫师,应该就是这些黑巫军团士兵的“守护者”了。这些利用黑暗隐形的把戏,肯定都是这个黑巫师搞出来的。正因为如此,当发现这个黑巫师的存在之后,秦朗立即痛下杀手。

        秦朗的拳头快逾闪电,瞬间就轰在了黑巫师的胸前,秦朗这一拳携带着强烈的罡气,当真是有开山裂石的威力,但是就在秦朗的拳头轰在其胸前的时候,黑巫师的法师袍忽地鼓动起来,就如同一个气球迅速充气一样。

        轰隆!

        秦朗拳头上的罡气激射而出,黑巫师的法师袍猛地炸开,变成了无数地碎片。

        噗!

        黑巫师虽然化解了秦朗大部分的拳力,但是秦朗这一拳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消受的,黑巫师只能付出了一口鲜血的代价。

        法师袍被震裂之后,黑巫师手中的法师杖也就显现出来的,法师杖在他的左手当中,大约有一尺多长,法杖是用一种极其邪恶、古怪的木头雕刻而成,上面镶嵌着一种奇怪的晶石,此时这晶石发出了幽绿的光芒,将这黑巫师的脸庞照得更加惨白。

        “卑劣的华夏人,竟然对我偷袭!”

        黑巫师冲着秦朗冷笑一声,“你这个愚蠢地华夏武士,你真的以为可以杀死我吗?我可是黑巫军团高贵地亡灵巫师安德福,是死神的使者,拥有不死之身的伟大存在!”

        毫无疑问,这个叫做安德福的黑巫师应该是非常高傲地,而且是看不起秦朗这样的武道修行者,认为秦朗只是一个稍微厉害一点的“武士”而已,跟他不在一个等级。

        当然,安德福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即便是在黑巫军团之中,他的地位也比那些习武的黑巫军团士兵高出很多,甚至如果有需要的话,他完全可以牺牲黑巫军团士兵的性命来保全自己,因为巫师就应该有这样的待遇。

        “卑鄙的西方杂种!明明是你们偷袭在先!”

        秦朗用更加不屑地语气嘲弄对方,“还有你这个卑劣的巫师,只会躲在暗处搞小动作,简直就跟老鼠一样,你是真正的杂碎!”

        “畜牲!你竟然敢冒犯伟大的安德福大人,我以死神的名义起誓:我一定让你尝试到地狱的痛苦!”安德福巫师彻底被秦朗激怒了,手中的法杖开始冒出刺眼的光芒。

        就在安德福法杖发光的时候,秦朗已经主动出击了,虽然秦朗第一次跟西方的巫师交手,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他以前可是跟修真者交过手,知道对付修真者最好的办法不是逃避,而是尽量跟其近身搏斗。

        秦朗不知道这个黑巫师会不会飞,但是这都没有太大关系,因为这里是在地下基地中,即便是这家伙会骑着扫帚飞也没用,因为他必然受制于这里的空间。秦朗的拳法完全继承了毒宗拳法的风格:狠辣、歹毒、刁钻、迅猛,同时又有佛宗的浩然正气和魔宗的霸道之气,融入了三宗精髓的拳法,可想而知是何等地犀利,这黑巫师的咒语还未念完、法杖还没有来得及发招就已经被秦朗给击中了三拳,打得这家伙差一点七魄出窍。

        噗!

        安德福巫师再度喷出一大口鲜血,此时的他终于见识到了秦朗的厉害。黑巫军团的武士很多,但是能跟眼前这位实力相当的实在太少了,此人出手的力量和速度都太恐怖了,完全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让他根本没有时间还击。

        安德福也算是一个身经百战地人了,不过这么窝囊的战斗却还是首次遇到,他跟秦朗一交手,几乎就完全陷入了捱打的局面,这可是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当然,这是因为以前安德福身边有不少的武士做他的下属,即便是遇到厉害的攻击也有战士、武士帮他拖延时间,给他制造出手的机会。但是现在,安德福身边的战士几乎都被秦朗控制了,现在安德福已经是孤身奋战了。

        秦朗的攻击一波接一波,一招更比一招狠,安德福被打得喷血不说,更是被气得三尸神暴跳,因为秦朗大概是他所见过的最无耻、最狠毒、最没有风度的对手。作为堂堂地亡灵巫师,安德福掌控了诸多邪恶的巫术和各种歹毒手段,这些东西统统都是致命的,只要给他一点机会,他就可以让对手苦不堪言,可是秦朗完全没有给他机会,一点机会都没有给他!

        “该死的黄皮猪!我要让你承受来自地狱地惩罚!兽奴——”

        安德福的法杖再度亮了起来,黑暗生出响起一声愤怒的吼声,这是猛兽的声音,而且是秦朗从未听过的猛兽叫声。随后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迅速逼近,从他身后猛地扑了过来,通过对黑暗之力的感知,秦朗已经看到了背后这东西的样子:这是一头恶犬,但却不是普通的恶犬,因为这东西不仅体型庞大,而且长着三只脑袋,就算是一头狮子碰上了它,恐怕也只能沦为点心。

        这三头恶犬异常地狂躁,现身之后一只头直接往秦朗的脑袋咬去,另外两只头分别咬秦朗的左右肩膀,锋利如钩的爪子则向秦朗的后脑勺招呼,似乎打算将秦朗直接四分五裂然后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