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65章 鸡犬不宁
  • 正文 第1065章 鸡犬不宁

    作品:《少年医仙

        狂月僧、朽木道人,两个峨眉派高手打得天昏地暗,以至于其余的太上长老都被惊动了,纷纷结束了静修,赶过来调停。www.lingdiankanshu.com

        甚至,连峨眉派的掌门海蟾真人也出动了。

        海蟾真人俗名叫柳海蟾,如今不到六十岁,作为习武者,这个年纪还算是黄金年龄,可谓是年富力强。不过,平川省的一些江湖人士也留意到在青城派里面还有一个“海蟾道人”,也不知道此人跟柳海蟾是什么关系,竟然敢跟峨眉派掌门用同样的名号。

        柳海蟾出现的时候,狂月僧和朽木老头的战斗也结束了,这是在诸多太上长老的劝说和联手镇压下才结束的。

        对于狂月僧这样的家伙,跟他讲道理实在是非常头疼的事情。

        “两位太上长老,这是存心要让别人看我们峨眉派的笑话么?”柳海蟾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平淡之中流露出强大的威严,这是一门之主的威严。

        即便是这些太上长老们,也不禁神情凛然。

        狂月僧兀自还有几分狂躁,吼道:“朽木老头子吃独食,实在太无耻了!”

        “都是丹药的事情?”柳海蟾轻哼一声,“不过是为了几枚灵丹,就让你们乱成这样,简直是让人看笑话。两位太上长老,既然这事是你们搞出来的,就跟我一同去向这些江湖同道交代一番吧。”

        “交代?向谁交代?”狂月僧和朽木老头同时发愣。

        “向参与坊市交易的江湖同道交代,现在这帮人联合起来了,向我们峨眉派要人。说是要跟这家伙谈谈,邀请他参加下一次坊市交易,对于这个要求,我们不好拒绝。”柳海蟾说出了现在的问题所在。

        “联合向我们要人?”朽木老头冷笑道,“这帮人算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在我们峨眉派的地盘撒野!”

        “这帮人的确不是东西。不过,他们的要求也不算过分,所以两位跟我出去应付一下吧。”柳海蟾道。

        “但是这个小子已经死了!”狂月僧道。

        “人死了,尸体还在。”柳海蟾道,让人将那一堆碎肉和秦朗的衣服一并拿上了。

        一行人再度回到了仙峰寺。

        果不其然,平川省的一帮江湖同道还滞留在仙峰寺,口中嚷嚷要见见那位卖丹药的邋遢少年。这些人当中,青城派的海蟾道人赫然就在其中。

        看得出来,青城怕和峨眉派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诸位,本人刚刚得到一个不幸消息——你们关心的那位赵先生已经自己坠崖了。”

        柳海蟾来到众人面前,宣布了“赵侃”已死的消息,听见这个消息,在场的这些人自然是情绪激动不已,而且这些人都不相信那个邋遢少年会自己坠崖。毫无疑问,肯定是峨眉派的人将其逼死了。

        “赵先生自己坠崖了?我没听错吧?”

        青城派的海蟾道人冷笑了一声,“一个武玄高手,会自己坠崖,还会自己摔死?”

        当然没有人会相信一个武玄高手会失足跌落山崖摔死,在众人看来这都应该是峨眉派的托词而已,很明显是峨眉派将其逼死了,只是没有证据,而且峨眉派这么强势,其余人大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有青城派的人敢跟其叫板。

        “秦海蟾,你说这话有证据吗?”柳海蟾质问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

        没错,青城派的这个海蟾道人就是柳海蟾的“兄弟”,只是双方积怨很深,以至于一个加入了青城派,一个加入了峨眉派。即便是两人都“出家”了,心头的仇恨已然没有淡漠,反而越来越浓烈了。

        “还需要什么证据?你们峨眉派逼死人家,难道就不敢承认了?算了,你们不承认也就罢了,不过那人身上的丹药呢?难道你们峨眉派也要独吞不成?”秦海蟾不愧是青城派中的佼佼者,他知道这些江湖同道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正义,大家之所以围在这里为“赵侃”伸张正义,无非都是因为这个邋遢少年身上的宝贝。至于这个邋遢少年的死活,以及他是怎么的死的,几乎没人去关心。

        “你想要灵丹?可惜这人死了,一枚灵丹都没留下。”柳海蟾冷冷道。

        “这就是你的答案?”秦海蟾同样报以冷笑,“峨眉派,你们还真是会睁眼说瞎话呢!先说那小子是自己坠崖摔死了,现在又说他身上没有留下丹药,你觉得这个可能么?大家觉得可能么!”

        “不可能!”

        “交出丹药!”

        “我们要丹药!”

        “见者有份!”

        “……”

        群情激奋啊,不是为了伸张正义,只是为了分赃而已。

        就在这些人将仙峰寺附近闹得鸡犬不宁的时候,秦朗已经离开了峨眉山,现正在返回安蓉的途中。

        这一次坊市交易,对于秦朗来说赚钱只是其次,关键是通过这一次坊市交易,他对平川省的江湖道有了一些直观的了解,简单用一个字来形容:

        穷!

        没错,现在的平川省江湖道简直就是一个“穷”字了得。没有丹药,没有灵药,没有灵石……武道修行基本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状态。没有资源,天赋再好也很难成长起来,就如同一株树苗要成长起来,没有肥沃的土壤和充足的阳光是不行的。

        而且,穷的不止是江湖散人,武道家族,就算是峨眉派、青城派这些大门派,也是十分地“穷”,他们不缺钱,但是缺少各类修行物资,而且这些修行物质基本上都是用钱无法买到的。要不然的话,秦朗拍卖丹药的行为也不会被视为败家子了。

        另外,秦朗看出峨眉派、青城派的后面,似乎有更大的势力在支持,不仅仅是佛宗、道教这么简单,秦朗已经能够看到修真者的出现了。并且在秦朗看来,修真者逐渐插手江湖上的事情,这恐怕不是一个好兆头。

        沉淀了一下思想之后,秦朗拨通了一个电话:“请水镜真人跟我说话。”

        “我是水镜,你是哪位?”电话中响起了水镜真人的声音。

        “我是秦朗。我今天去了仙峰寺的坊市。”

        “什么!——找个地方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