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61章 天外陨石
  • 正文 第1061章 天外陨石

    作品:《少年医仙

        黑色的陨石之中,居然释放出一点点生命力。www.lingdiankanshu.com

        极其微弱的生命力。

        如果不是秦朗进入过混沌天脉,接受过生命之水的洗礼,恐怕他也不会感应到黑色陨石之中的微弱生命力。

        既然确定了这一块黑色陨石有异常,秦朗随口就给了两百万。

        此时,很多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秦朗身上,见秦朗居然开口竞拍,顿时对台上的这一块陨石也产生了一点兴趣,顿时无数道精神力开始在这一块陨石上面扫来扫去,不过这些人都没有察觉到异常,觉得秦朗纯粹就是一个败家子,居然对一块毫无用处的陨石感兴趣。习武者不是世俗上无聊的收藏家,在习武者眼中,这些身外之物好毫无意义。

        结果,无人跟秦朗竞拍,秦朗花了两百万就将这一块黑色陨石买到手中。卖家的神情也比较欢喜,似乎终于将一个无用之物甩卖掉了。

        秦朗正要从拍卖者手中取得这黑色陨石,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见“蓬”一声,一道白色的光芒在拍卖台上炸开!光芒消失之后,一个背着长剑的青年人出现在台上,厉声喝道:“是谁杀了我们小峨眉剑派的人,给我滚出来送死!”

        现场一片哗然。

        无数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个陡然冒出来的人是谁,不过稍稍留意一下,就会发现峨眉派、青城派等大门大派的门人都保持缄默了,似乎已经隐约知道这个负剑青年的来历,并且并不打算招惹他。不过,总有些不知好歹的人,这时候台下就有人起哄:“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来这里捣乱——”

        嗖!

        一道剑光快逾闪电般射出,起哄的那人脖子已经被剑光斩断,不过因为剑光太快,以至于鲜血没有立即喷出,起哄的人感受到脖子上的痛楚,顿时满眼惊恐,口中喃喃说道:“好……狠……”

        噗!

        鲜血狂飙而出,这人的脑袋掉在了地上。

        狂月僧没有出手阻止,朽木老头也没有出手阻止,似乎他们已经忘记了在这里维护秩序的职责所在了。亦或者,他们两人都没有胆量对这个负剑青年“执法”。

        “是谁!是谁在峨眉山杀了我师妹!”

        负剑青年目光如刀,横扫着在场诸人,平川省的这些江湖豪客们变得异常地沉默,虽然心头都对这个负剑青年的强势表示不满,但是面对人家的强横实力,这些人都只是敢怒不敢言了。

        负剑青年的王八之气深深地震慑了在场人物,这些所谓的江湖豪杰顿时变成了江湖狗熊,继续低着头保持沉默。

        沉默持续了好一阵,朽木老头才向负剑青年说道:“这位小剑仙,令师妹必定也是功力高绝的人物,在场之中,何人能杀得了她?”

        朽木老头这话倒是提醒了负剑青年,不过他不会为自己的狂妄道歉,只是觉得朽木老头这话不错,就凭这些蝼蚁一样的习武者,根本不可能毫无痕迹留下地杀了曾玥。只是,作为高高在上的修真者,面对这些蝼蚁他实在不想动用脑筋,因此才有刚才的那番行为。

        “你们之中,可有人叫‘阴雨’?”负剑青年大声质问。

        听了这话,秦朗倒是微微诧异,为了稳妥起见,他今天已经换了另外一个样貌,相信这个负剑青年也认不出他。不过,他有些好奇负剑青年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知道是一个叫“阴雨”的人杀了昨夜那个羽衣女子。

        修真界者,果然有些令秦朗无法理解的手段。

        现场依旧没有答复,依旧十分沉默。

        没人敢答话,以为没有人想要死在这里。

        依旧是朽木老头打破沉默,继续说道:“小剑仙,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我们峨眉派一定会动用全力帮您调查。不过,我恐怕下手的另有其人,事情未必能处于我们的掌控之中。”

        秦朗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刚才拍卖的那一块黑色陨石。此时,这块黑色陨石就在负剑青年的旁边,名义上已经算是秦朗的东西了,不过却还没有落入秦朗的手中。

        就在此时,那负剑青年也不知道发了什么失心疯,忽地捡起了拍卖台上的陨石,似乎就要打算收入囊中了,秦朗不想被他拿走,只能开口说道:“对不起,这块石头是我的了。”

        震惊!

        秦朗的一句话彻底将在场的人震惊了。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一点:秦朗不仅是一个败家子,而且还是一个蠢货!

        谁都知道拍卖台上的这个负剑青年来历不简单、实力深不可测,所以在场很多接地境、通天境的高手都不吭声,谁知道这个凝神境的二百五居然敢跟负剑青年叫板,而且还是为了区区两百万的石头,这不是蠢货是什么呢。

        嗖!

        一道剑光向着秦朗飞速斩了过来,所有人都等着秦朗被斩落脑袋的场面,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秦朗的脑袋没有落下,只是头顶被削了一片头发,无数的发丝在风中飘零。

        轰隆!

        犀利的剑光最后停留在一根石头柱子上,这剑光居然将一人粗的石头柱子炸成粉碎。没错,是炸成粉碎,而不是斩断。

        所有人都认为秦朗侥幸捡回了一命,刚才这一剑自然是那负剑青年手下留情。

        负剑青年遥看着秦朗,用挑衅和不屑地语气道:“这石头你还想要么?”

        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没人愿意为了一块石头跟这负剑青年拼命,但是现在都知道秦朗是一个蠢货了,所以都不敢肯定秦朗会做出什么选择。

        果不其然,秦朗在这时候居然点头说:“既然是我的石头,我当然想要。我不认识你这个小剑仙,我没必要把自己的东西送给你。”

        负剑青年冷笑一声,忽地屈指一弹,顿时那一块陨石如同子弹一样向秦朗破空而来,快得不可思议。

        “哧!”

        秦朗以接暗器的手法去抓这黑色陨石,却没想到这陨石上面携带着强大的真元,这黑色陨石顿时划破了秦朗的手掌,带起了一蓬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