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53章 什么都有第一次
  • 正文 第1053章 什么都有第一次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不想死,所以他才必须要摆出决于死战的姿态。www.lingdiankanshu.com

        听起来有些矛盾,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决于死战其实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弱者面对强者,第一反应就是逃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话肯定没错,但是作为势弱的一方,必须要弄清楚一点才能逃走:那就是当你使出吃奶的劲后,是否真的能比敌人跑得更快。如果你能跑得比敌人快,那么三十六计走为上肯定没错;反之,如果你的速度不及敌人,那么逃跑的结果就是在白费力气,最后还是会被敌人残忍地虐死。

        秦朗是习武者,跟御剑飞行的修真者比起来,他逃跑的速度显然是不够看的,明白这一点之后,秦朗压根儿就没打算逃走了。

        在关于猎鹰的视频之中,秦朗见过猎鹰捕捉狐狸的视频。但凡是埋头发足狂奔的狐狸,往往都会丧命于猎鹰的利爪、尖喙之下,而那些敢于回头摆出搏斗姿态的狐狸,往往能从猎鹰的爪子下逃生成功,因为猎鹰只是想要猎物,并不是真的想要跟猎物搏命。何况,猎鹰捕食是从空中高速俯冲,一旦出现犹豫,捕猎的最佳时机也就错过了,落在地上后再跟狐狸拼命,也未必能占到多少便宜。

        就现在而言,修行者和武者,就好比是猎鹰和狐狸。修行者能够御剑飞行,这就等于掌握了制空权,秦朗如果只知道抱头鼠窜的话,那么也就只能成为对方飞剑的活靶子。秦朗的身法速度都很厉害,但是也不可能快过飞剑。所以说,如果秦朗选择逃走的话,生还的机会会无限缩小,反之如果拼死一搏的话,秦朗却还有生还甚至取胜的可能。

        羽衣女子见秦朗居然没有逃走,显得有些诧异,手中的长剑指着秦朗道:“卑微的凡人,想不到你居然还有勇气在本姑娘面前站得这么稳,这说明你也算是一个人物。不过,但凡是跟本姑娘作对的人,永远都只有一个下场——死!”

        羽衣女子再度出手,手指捏成剑诀,飞剑化为一道白色的剑光,然后这一道剑光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顷刻间化为数百道剑光,再度将秦朗周身都笼罩在剑光之中,并且这一次剑光很密集,完全不给秦朗腾挪、躲避的机会了。

        “星火燎原!”

        就在羽衣女子的飞剑出手的刹那,秦朗也出手反击了,他不会飞剑,所以用的是暗器手法,并且是将圣痕甲虫当成了暗器激射出去。

        星火燎原的暗器手法,不愧是唐门最厉害的暗器手法之一,绚丽的火光顷刻间点亮了山林,并且这些幽灵一样的“火种”向着羽衣女子激射而去。

        “哼!”

        羽衣女子鼻孔中轻哼一声,似乎对秦朗的暗器不屑一顾。作为一个筑基中期的修真者,她周身上下都有罡气护体,而且修真者的护体罡气跟天地灵气沟通结合,比武者的护体罡气更加厉害,她自然不会将这些破烂暗器放在眼中。如果秦朗也是使用飞剑的修真者,她或者会有所顾忌,但是秦朗不过是用一些“破铜烂铁”当暗器,根本不可能对她造成任何威胁。

        嗡!嗡!嗡!嗡!嗡!

        秦朗的暗器破空速度十分快,而且居然还越来越快,就在这些带着火星的暗器撞在羽衣女子的护体罡气上面时,忽地发出一阵阵怪异地蜂鸣,然后这些火星之中迸射出一种奇异的甲虫,高速旋转着斩入了羽衣女子的护体罡气之中。

        这些诡异的甲虫,居然可以破开她的护体罡气!

        “这……这不可能!”

        羽衣女子心头惊呼一声,骇然无比,她虽然很少进入世俗的世界,但是凭借着她视凡人为刍狗的心态,曾经也斩杀了不少世俗武者。在她的眼中,世俗的人都是蝼蚁而已,世俗武者不过就是稍微大一点的蝼蚁。这些蝼蚁根本不可能伤害到她,完完全全不可能!但是现在,这个该死的小子竟然用诡异的暗器破开了她的护体罡气,等她回过神的刹那,这些暗器已经划破了她的衣裳,划破了她的皮肤!

        “你死定了!”羽衣女子已经彻底愤怒了,心头已经发誓要将秦朗碎尸万段。

        嗖!嗖!嗖!嗖!嗖!嗖!

        飞剑的剑光似乎携带着羽衣女子的无尽怒火,似乎要将秦朗绞成碎片。

        但秦朗却没有比绞成碎片,因为秦朗身体四周一尺之内,护体罡气的强度超乎了这羽衣女子的想象,即便是飞剑的剑光刺入其中,速度也会大大降低,会受到强大的阻力。而当这些剑光慢下来的时候,秦朗自然就将身体要害避开了。

        因为处于“心如明镜,身似菩提”的微妙境界,身体四周的一些变化、危机都在秦朗的感知和掌控之中,正因为这种微妙境界,他才能在数百道剑光的绞杀下夹缝求生。同时,秦朗还通过第二精神世界分析出这上百道的剑光并非全然一样,而是有强弱之分。最强的自然是飞剑的本体,稍次的是那些携带着羽衣女子神识的剑光,最弱的则是那些没有依附神识的剑光。

        通过第二世界的分析,秦朗已经看出这羽衣女子的飞剑剑术也是有破绽的。分光剑术,固然是可以分出百十道甚至是千百道剑光,但是她的神识不可能控制全部的剑光,所以有些剑光显得十分灵动,而有些剑光却显得呆板毫无变化。

        可见,操控飞剑不仅需要耗费真元,同样也需要耗费修真者的神识、精神。飞剑看犀利无比、无坚不摧,实际上却依然有破绽可循。

        滴!

        一滴鲜血从羽衣女子的手指尖滑落,她这是被秦朗的“暗器”所伤,一只圣痕甲虫成功地划破了她的手臂皮肤,这是她第一次在世俗武者手中受伤,她不明白为何会受伤,但这并不妨碍她心头孳生出彻骨的仇恨。

        在这羽衣女子的神识操控之下,她的飞剑向着秦朗越逼越近,剑光也越来越密集,这些剑光甚至已经绞烂了秦朗的衣裳,但是偏偏受伤的却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