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47章 杳无踪迹
  • 正文 第1047章 杳无踪迹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将霜儿留在了地下基地之中,因为这里是秦朗认为比较安全的一个地方,以前这个地下基地在秦朗和老毒物手中简直就跟猪窝一样,如今却被霜儿师姐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这里面的各种毒物也是膘肥体壮地,现在的地下基地算是真正的毒宗基地了。www.lingdiankanshu.com除了秦朗之外,掌控这个基地的就是胖虎和火灵雪狐,这两只通灵的异兽已经完全能够按照秦朗的指令做事了,让它们掌管这里秦朗很放心。

        另外,秦朗还调遣了一批毒奴归胖虎管辖,这只胖乎乎的懒猫对于权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狂热,明明只是一个猫而已,却拥有虎大王一样的权力欲.望。不过在秦朗的威慑下,胖虎也不敢过意放肆,它虽然掌控着不少的毒奴,却也不敢乱来。

        如今秦朗将霜儿留在地下基地,下令胖虎一定要保证霜儿的安全。

        不过,当霜儿回到了地下基地之后,让秦朗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虽然完全失去了记忆,但是霜儿居然还能够喂养和照顾地下基地中的这些毒虫,而且这些毒虫也不会攻击她,显然依然认得她。

        看着霜儿师姐又忙碌起来,秦朗心下稍安,随后询问丹灵小和尚原因。

        “主人,这也没什么奇怪,应该是霜儿师姐身体本能的反应。这应该是一种‘身体记忆’,比如一个习武者即便是失忆了,他的功夫依然还在,遇到危险和攻击他会本能地闪避、防御和反击,这其实就是长年累月身体形成的一种‘特殊记忆’。霜儿师姐因为长年累月地跟这些毒虫打交道,所以她的身体也就有了类似的‘记忆’。将霜儿师姐留在这里,在这种熟悉的环境下应该会让她安心一些。”丹灵小和尚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秦朗是比较赞同这个丹灵小和尚的分析,因为他知道科学上也有“身体记忆”的说法,不过有些人将其称之为“肌肉记忆”,比如一个人如果经常使用刀、枪之类的武器,即便是完全失去意识,一旦熟悉的武器回到手中,他们依然能够运用自如。

        看到霜儿师姐在地下基地忙碌起来,秦朗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情稍稍有些好转。

        这时候,秦朗看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电话是陶若香打来的,似乎她应该有了发现。秦朗立即回了电话,果然陶若香说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秦朗再度返回了警察局的信息监控中心,这时候陶若香已经准备好了,她将发现的视频文件调了出来,显示在大屏幕上,秦朗在屏幕上只看到了陶若香,此时她站在一株小叶榕树下面,除了她之外身旁没有别人。

        “你看出问题没有?”陶若香向秦朗问道。

        秦朗摇了摇头,从这个画面上他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东西,不过随后他的脑子当中闪过了一个念头,脱口而出道:“她好像在跟谁说话!”

        的确,画面上虽然看不到任何人影,但是从霜儿的表情来看,她面前应该有人站着,而且她正在跟人说话。

        这种情况很诡异,如果是别人察觉到这一点的话,肯定会以为霜儿出现了幻觉,或者是精神分裂了。但秦朗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霜儿的精神世界不知道多正常。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的面前真的有人,只不过是摄像头没有捕捉到而已。

        “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陶若香对秦朗的观点表示赞同,“一开始我也没察觉到异常,但是通过动态图像分析,可以勉强看出她的嘴唇在动,也就是她在跟谁说话。另外,我调取了附近几个商店的摄像头录像,通过对比分析,证实了我的观点。”

        陶若香又调出了另外几个视频图像,是从不同角度记录了当时发生的事情,通过这些图像对比,应该可以确定当时霜儿的面前的确是有人存在,只不过摄像头无法捕捉到而已。别的人肯定不会相信有人可以在摄像头面前隐形,但是秦朗却相信有人可以做到。甚至是他自己,如果是刻意的话,也是可以做到的,他完全可以在身体四周用天地元气包裹起来,在摄像头中不过就是一团云雾而已。只不过,这人似乎更加高明,在摄像头面前完全成了“透明人”。

        “除了确定有人跟他谈话之外,你还有什么发现没有?”秦朗又问了一句。

        陶若香娴熟地操作着电脑,将几个画面重叠起来分析,然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画面中在霜儿面前出现了两个很淡地人影,几乎处于透明状态,但是勉强可以看到是两个人影,陶若香解释说:“这个是几个摄像头同一时间、不同角度对比分析、光线叠加出来的效果。雁过留声人过留痕,这两人虽然极其擅长隐藏身形,但是没办法完全透明,他们的身体依旧会对光线传播产生影响,就如同现在正在研究的隐形衣一样……”

        “他们一定没有穿隐形衣。”秦朗低声说道,“他们用的是其他手段。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呢?”

        “目前手中的线索,根本没办法推测这两个人的来历,不过我听你的意思,好像是大概知道了这两人的来历?”

        “大概知道一点。”秦朗道,“不过,想要确定他们的身份实在太难了。看来,通过视频分析是行不通的,还需要走访了解当时的情况。就锁住这个时间段,街上人那么多,肯定有人会留意到他们的存在。就像你所说的,雁过留声人过留痕,既然霜儿师姐能看到这两人,那么别的人很可能也能看到他们。”

        “你的想法没错,摄像头看不到这两人的样子,但是可以看清楚四周其余人的样子,这些人很可能看到过当时发生的事情,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通过脸谱对比找到四周这些人的身份资料。”陶若香不愧是刑侦科班出身,动作极其迅速,很快电脑识别出了一部分人,陶若香开始跟这些人进行联系,希望他们可以配合警方收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