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21章 身份败露
  • 正文 第1021章 身份败露

    作品:《少年医仙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www.lingdiankanshu.com

        几乎每个人都听说过这一句话,但是只有真正的江湖人才能体会到这一句话的真正含义和这句话中蕴含的无可奈何。

        大树底下好乘凉。以前老毒物在的时候,秦朗这个“小毒物”不用担心自己真的被人欺负,也不用担心家人的安危,但是当老毒物离开之后,秦朗忽然发现肩膀上多了许许多多的压力。并且,此刻秦朗才体会到老毒物以前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一如江湖深似海。现在,纵然是秦朗想要退出江湖都办不到,所谓“金盆洗手”同样只是一个传说,如果秦朗敢金盆洗手,彻底解散毒宗的话,恐怕第二天他就会面临一大批江湖高手的追杀,因为有太多地人想要灭绝毒宗的道统,还有人想要掠夺毒宗的传承。

        宗门之间的仇恨,积怨千年万年,想要真正地消除恩怨,只有一方道统彻底灭绝才能解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正因为秦朗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在毒宗山门的时候,功力尽失的时候,几乎是秦朗一生中最艰难的日子,那时候秦朗其实成天都处于惊恐之中,只是他却没有在霜儿师姐面前表露出来而已,因为他知道霜儿师姐是一个女人,还需要他的保护。

        那时候的秦朗,刚失去了遮风挡雨的师父,功力全失如同废人,而且黑水王蛟也抛弃了毒宗,可说是毒宗最弱的日子。但幸好在霜儿师姐的照顾下,在任美丽的帮助下,秦朗总算是走出了最艰难的日子,并且现在已经开始了毒宗的复兴之路。

        到了目前这一步,毒宗的复兴已经有了雏形,但秦朗却不敢有丝毫地怠慢,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形势已经如同逆水行舟一般,如果他不奋勇向前的话,那么就只会被江湖的大风大浪所吞没,到时候他将成为毒宗的“末代宗主”,永远地消失在江湖的历史尘埃之中。

        正因为这一点,秦朗在唐门的事情上才没有丝毫地让步。当秦朗刚从毒宗山门回到平川省的时候,无论是唐门还是十殿阎罗门都试图对他落井下石,想要将秦朗唯一掌控的卧龙堂吞噬掉。秦朗虽然多方周旋稳定了局面,但是他清楚地知道只要他稍微露出一点点弱势,唐门或者青城派这些势力,就会集中起来瓜分掉毒宗仅有的一点点产业。

        “激流勇进,不进则退。秦朗,我知道你是不得不这么做!”

        唐三已经彻底明白了秦朗的企图,他知道秦朗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让唐门重新归于毒宗旗下,只是唐三不禁有些替秦朗担心,因为作为唐门中人,唐三非常清楚唐门的恐怖实力,他担心秦朗不一定能降得住唐门中人。

        “如今的江湖形势,看似平静,实际上却是风起云涌。合则强,分则弱,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们唐门的大佬们不可能看不透。”

        “这些大佬个个都是老奸巨滑,他们当然看得清楚形势,当然明白你所说的道理。但是秦朗你想过没有,你只是一个年青人,而这些都是吃骨头不吐渣滓的老怪物,你觉得他们会被你轻松驾驭?还是他们会将你给干掉呢?”唐三一阵苦笑,他知道唐门的老怪物们全都不是容易对付的,不仅不容易对付,甚至这些老怪物恐怕已经开始筹划着如何干掉秦朗,然后将毒宗的家当彻底吞并了。

        合则强,分则弱。唐门的大佬们当然是明白的,但是他们现在肯定在想如何乘机吞并毒宗仅存的一些产业,然后彻底吞并毒宗的道统。虽然唐门的人不知道毒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唐门的人必定知道毒宗内部发生了一些事情,何况现在的毒宗并不是铁板一块,钱添那帮人对秦朗的忠心并不十分可靠,所以这就不排除钱添等人可能偷偷地将消息散播出来,唐门的人迟早都会知道秦朗的真正身份和毒宗发生的事情。

        “这样吧,你就将我的身份告诉给唐门大佬吧。”秦朗似乎下了决心。既然迟早要面对这个危机,秦朗宁愿先下手为强、掌握先机。虽然这个决定可能有些冒险,但是这个险他不得不冒。

        “我草!你当我唐三是什么人!我怎么可能出卖朋友!”唐三愤愤然道,“虽然我是唐门中人,但是我根本没有想法去当什么唐门老大,老子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最牛.逼的杀手,仅此而已。所以,即便是给老子唐门的掌门之位,我也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

        “我说唐三,你别这么激动行不行?”秦朗笑着拍了拍唐三的肩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两个在搞基呢。其实,让你现在去告诉唐门大佬我的身份,也只是一个试探而已,因为我举得你们唐门的上层恐怕已经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你去告诉他们,只是让他们更加肯定而已。另外,这样也让唐门的大佬知道你的立场,让他们知道你没有背叛唐门。”

        “不管怎么说,老子也不能干卖友求荣的事情啊!”唐三这家伙似乎就是一根筋。

        “谁让你卖友求荣了,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消息来试探你们唐门大佬的反应。反正他们迟早都会知道,既然这样不如将这个人情留给你。”

        “你没有发疯吧?”唐三骇然地看着秦朗,“难道你没有想过,这些老怪物一旦知道你的身份之后,很快就会推测出你已经失去了靠山,就连老子都能推测到这一点,何况是这些老怪物了。那么,按照正常的流程,接下来他们就会想办法做掉你,然后彻底接收毒宗的道统!”

        “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妨。”秦朗平静地说,“我借助陆青山的卧龙堂,间接掌控了平川省的黑.道;接下来,我就将借助你的手掌控整个唐门,你不会介意吧?”

        “秦朗,你今天真的没有发疯?”唐三哭笑不得地看着秦朗,“我是不会介意帮你掌控唐门,过一过门主的瘾,但是你觉得可能么?虽然你认识唐千元、唐银虹这些人,但是他们在唐门中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唐三苦口婆心,但是秦朗却是一意孤行。

        无奈之下,唐三只好答应秦朗的提议,将他的身份泄露给唐门的高层。

        这时候,唐三对秦朗在长安市发生的事情已经是丝毫不关心了。因为他毕竟是一个杀手,而不是秦朗这样的业“慈善”杀手。现在,他关心的是他自己和秦朗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