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14章 资本要吸血
  • 正文 第1014章 资本要吸血

    作品:《少年医仙

        不愧是玩生物科技的高材生,李宏邦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条理清晰,而且还用了一点攻心术,想要让秦朗产生恐惧、自行离开。www.lingdiankanshu.com

        “你觉得我会怕死?你看我这个样子难道还不明白我的身份?”秦朗冷笑道,连声音都变化了,“本人是来自东南亚的降头师,是来取你的狗命的。”

        “降头师?哈哈!~”李宏邦冷笑连连,“巫术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鬼把戏,以我一百三的智商,你能唬得了我?我警告你,我可是平川省内屈指可数的富豪,你要是敢对我——”

        李宏邦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只蝎子落在了他的脸颊上,狠狠地蛰了一下,他想要惊呼,却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嘴巴,随后他就看到了更加恐怖的场面,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虫忽地从对方身上爬了出来,然后如同潮水一样向他涌了过来,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完全包围了,只留下他的一张脸了。而他脸上的那一只蝎子,居然被这些甲虫给吃了。

        现在,李宏邦似乎已经相信对方是巫师了,他终于知道除了科技力量之外还有未知的神秘力量存在,并且这些未知力量竟然还是如此地恐怖。这时候,李宏邦发现自己能张嘴了,所以他赶忙问道:“你究竟要什么?”

        秦朗没有回答,忽地将一份资料丢在了李宏邦面前,这些资料是记录李宏邦的发家史。其中包括了他的出身、学校、创业等信息,不过这个信息跟李宏邦的公司宣扬的并不一样,他的公司宣扬的是他“白手起家、学校高材生,自主研发药品,然后上市成为平川省大富翁云云……”

        而秦朗得到的这一份资料,却是李宏邦出官二代,成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出色,上华南联大都是走的后门,至于后来所谓的研发药品,是他跟学校的一个硕士导师成功地窃取了一位学生的研究成果,然后开公司,至于上市,则是通过其家庭和一些金融利益集团勾结圈钱。说白了,李宏邦的发迹史就是一个官僚买办的典型案例,而不是对外宣称的“平民发家史”。

        “被你们窃取了研究成果的那位同学,好像已经疯了,是吧?”秦朗慢条斯理地说,“他被关在精神病院的‘重症区’,禁止别人探访,不过我已经去看了他——”

        “你究竟是什么人!”当黑暗面曝光的时候,李宏邦终于开始慌乱了。

        “我只是让你知道,你是死有余辜的杂碎——至于我是谁,你可以叫我‘虫妖’。”秦朗随便给自己胡乱编造了一个身份。

        当秦朗说完这话,他的那些虫子就迫不及待地对李宏邦动手了。

        片刻之后,李宏邦就成了一张完整的人皮骨架,因为里面的血和肉都被圣痕甲虫吃光了,就剩下一张皮和皮里面的骨头,这是秦朗故意要留下的效果。

        资本生来就是要吸血的,这话真是一点没错,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主义的资本,第一桶金往往都带着血腥。

        李宏邦看似光鲜的创业史,实际上却掩盖着无数的丑恶和黑暗,而且生生地将一个真正的天才学生逼疯。如果不是李宏邦招惹秦朗,而被秦朗调查的话,恐怕谁都不会想到李宏邦这个高科技人才的本来面目。

        几个小时后,李宏邦的小情人报警了。当警察赶到李宏邦家中的时候,发现李宏邦全身的血肉都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张完整的人皮和骨架,即便是警察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接下来事情有了转折,李宏邦的一位大学同学尚欣在疯癫了多年之后竟然“奇迹康复”了,并且通过新闻媒体谴责李宏邦当年窃取了她的研究成果,并且指使人将她弄入了精神病院中……另外,尚欣还拿出了一些铁证,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李宏邦的确是一个窃取他人成果并且迫害同学的罪人。

        媒体哗然,华南联大校园内更是一片哗然。

        就在当天,李宏邦在华南联大名人堂的照片被人用涂鸦笔在上面画了一坨屎。作为平川省曾经的首富,李宏邦曾经被华南联大视为典型的社会精英作为宣传,也是许多学生的偶像,谁知道这厮竟然如此丑陋。

        因为影响太坏了,所以警方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对李宏邦的陈年往事进行了调查取证,华南联大的一位副院长不幸卷入此事之中,立即被纪检部门关押;紧接着,平川省的一位高级官员也牵涉其中。

        至于李宏邦的死,警方很快得出了结论:被人谋杀!不过,谋杀者穿着黑衣,且在摄像头监控下身形模糊,因而无法判断取证。不过,警方显然不想继续在李宏邦的谋杀案上下功夫了。原因很简答,如果李宏邦还是一个清白的大富翁的话,迫于舆论和上级压力,警方恐怕都要不遗余力地破案,但是现在李宏邦已经成了一个罪人,可谓是死有余辜,那么杀他的凶手能否归案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接下来,就是受害人尚欣要向宏邦生物科技公司索赔,并且这件案子的律师就是安蓉市赫赫有名的史顿律师。与此同时,这个案子收到了社会各界尤其是华南联大学生的关注,都对尚欣的遭遇给以了极大的同情。

        树倒猢狲散,因为李宏邦及其利益集团已经被瓦解,宏邦生物科技公司的其他股东也不想接受这个烂摊子了,于是宏邦生物科技公司不得不贱卖股票和公司,而收购者就是新起之秀的庞氏药业集团公司。

        当史顿开始让人接手宏邦生物科技公司的时候,秦朗不得不感叹资本果然是天生就要吸血的,不过李宏邦没想到的是他有一天也会被别人吸血。辛苦建立的公司,现在已经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商场如战场,果真不假。

        半个月后,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尚欣和她的父母到秦朗家中拜访了秦朗,感谢秦朗的大恩。

        因为当初就是秦朗将尚欣从疯人院中救了出来,并且治好了她的疯病。准确的说,是秦朗用兽魂丹修复了尚欣的神魂,使得她的神智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