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12章 你真的是黑人么
  • 正文 第1012章 你真的是黑人么

    作品:《少年医仙

        最近,校园论坛上有一个帖子被炒得沸沸扬扬,这个帖子名叫“安迪,你真的是黑人么?”。www.lingdiankanshu.com

        华南联大是一所国际性大学,每年都会有一些国外留学生到这里留学。对于各色皮肤的外国学生,华夏学子从来都不会有种族歧视的。别说种族歧视了,在华夏少数名族都有优待政策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存在所谓的歧视。当然,也不完全是这样。比如,有人就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我痛恨种族歧视者和倭国人。”

        总之,在华南联大无论是什么肤色的人,都不会受到歧视。不过,却导致了一些外国留学生产生了所谓的优越感,其中也包括一些黑人。要说黑人一般都是非洲、拉美国家来的,本身不应该有什么优越感才对,不过这些人的确找到了优越感,前段时间居然在网上发帖报怨说华夏制造的安全套太小了,搞得他们的小吉吉发炎了,结果这个发帖者受到了最严厉的抨击,很多华夏男生质疑,有人干脆开骂“套套是橡皮做的,你他妈不会吹大了再用么!”

        还有人说“华夏套套连你们黑人的脑袋都能套进去,难道你们小脑袋比上面还大?”。

        的确,那玩意儿是橡皮做的,有伸缩性的,难道这帮逼人还要专门给你生产一款黑色的黑人套套不成?

        学生们都是闲得无聊的人,关于这件事情被炒得沸沸扬扬。但就在这件事情的热度还没有退却的时候,另外一个帖子忽地火了,这个帖子发帖者名叫“怨妇师姐”。她的帖子原本是发在情感版块的,内容就是吐槽她的黑人男友,没有办法给她带来满足,以至于事后她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安迪,你真的是黑人么?”

        随后这个帖子被顶了起来,华南联大很多好事者怂恿这位“怨妇师姐”赶紧换一个男友算了,黑人也许只是传说中的“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结果,这位师姐还真是立马帅了黑人男友,换了一个绰号叫“王导”的大一师弟,结果居然比前任黑人男友给力多了。

        这么一来,事实胜于雄辩,之前那帮报怨套套太小的黑人顿时就噤声了,反而是这个叫“王导”的家伙引起了别人关注,不少人都想弄清楚他是不是天赋异禀,居然“小马达”比黑人都强劲。

        通过一番人肉搜索,“王导”的本来面目被曝光了,其真名叫王精,的确是大一新生,而且还算是一个小白脸。按照王精的身材和面貌,很多人都认为那位“怨妇师姐”过于夸张了,这位“王导”虽然外形不错,但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天赋异禀。直到有知情者爆料,说他曾经住在“怨妇师姐”出租屋的隔壁,“王导”的卖力表演使得他几乎夜夜失眠。

        紧接着,更多的料被爆了出来,有人说“王导”之所以这么强,肯定不是打了针就吃了药,而且这么一个劲地拼命,恐怕用不了几年就会一命呜呼了。但是,经过一些人的细心观察,却发现“王导”每天在课堂上都是神采奕奕、精神抖擞,完全不像是纵欲过度的人,反而像是越来越有活力似的。

        就连那位“怨妇师姐”,经过了滋润之后,皮肤也开始变得红润有光泽了……

        一个接一个的料都抖了出来,最后有人确认“王导”的确是吃了药,不过却不是发春的药,而是一种改善男士身体机能的保健药品。并且,不仅“王导”服用了这药,他的室友和附近几个寝室的男生都服用过这种保健药品,但凡是用过的,都表明的确是很有效果,感觉浑身有活力多了,似乎身体的杂质和废物都被排出了体外。

        紧接着,这保健药品的来历也就被曝出来了,赫然是庞氏药业集团正在研发试用的一种纯中药保健药品。不过,目前只有试用品,而没有正式产品。

        事情到了这一步,广告效果已经出来了。很多人都以为这是庞氏药业集团公司自编自导的一个宣传案例,但是只有秦朗自己清楚,他根本就没有动用谁来搞这个宣传,因为目前这种保健品都还在试用阶段,现在搞宣传操作本来就太早了,只能说这件事情纯粹就是一个巧合。但是,秦朗没想到的是,这个巧合却把工商和警察给招惹来了。

        工商和警察直接在教室里面将秦朗给抓走了,原因就是因为秦朗制贩没有经过审批的假冒伪劣亚品,并且还在学校里面试用,严重地危害了学生健康。

        罪名已经顶在了头上,不过秦朗一点都不慌乱,因为他其实早就料到这些生意上的官司会找上自己,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按照秦朗原来的估计,即便是会有官司上身,也应该是在他进军女士的护肤保健品市场之后,毕竟那时候竞争者多了,自然官司也就多了。

        而现在,居然有人忍不住对他动手了,这是不是太猴急了一点呢?

        因为事情显得有些怪异,所以秦朗并没有通知史顿,也没有给吴文祥打招呼,而是选择了静观其变。

        秦朗被带到了警察局中,然后工商和警察就开始将一系列的罪名往他头上罩,似乎想要让秦朗举得自己已经大难临头似的。

        既然别人要让他感觉大难临头,于是秦朗就摆出惊恐地样子:“我……我没有贩卖药品,更不是假药,而是……祖传秘方配制的药品,完全不会危害健康……”

        “你说不会危害健康就一定不会?”一个工商人员冷笑道,“你的药品有批号没有?有没有通过国家质检?”

        “这个……我是祖传秘方,历代人都吃过——”

        “那就是没有了!没有质检和批号的药品,那就是违法药品,必须要坐牢的!”

        “不过——如果你老实交代、坦白从宽的话,应该有减刑的机会,并且你还是触犯,应该不会坐牢。”审讯的警官见已经吓唬住了秦朗,于是继续追问,“那么,你这个所谓祖传秘方是什么方子呢?”

        “对不起警官同志,既然是祖传秘方,就是我吃饭的家当,我是不能说的。别的东西,我都可以交代。”秦朗说。

        “你不交代秘方,我怎么知道你的秘方是不是有毒呢?”警官狠狠瞪了秦朗一样,“我说小同学,你可不要自误啊。这样好了,我找一个药物专家给你谈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