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07章 果断找死
  • 正文 第1007章 果断找死

    作品:《少年医仙

        这是大家族之间的争斗,没有人会愚蠢地去报警,因为黎家的货物八成都是走私货,当地的法律肯定是不会允许的。www.lingdiankanshu.com况且,这种大家族之间的拼斗,政府力量根本就不会参与其中,也无力参与。

        正所谓“铁打的土豪,流水的官”,甭管谁掌权,土豪永远都是土豪,永远都能继续作威作福,只要武装力量还在,他们的话语权就在。

        黎东辰跟阮家的人进行了谈判,结果就是黎东辰交付一亿美金的赎金,阮家就会考虑将货物还给黎家。毫无疑问,这个肯定是狮子大开口了,但是黎东辰如果不答应的话,数亿美金的货物都会被阮家给吞了。

        黎东辰将谈判的结果告知了秦朗,这样的结果其实已经在秦朗的预料之中,而且他已经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了阮家的实力。阮家的势力范围跟黎家不相上下,而且武力也丝毫不弱于黎家,否则这些年也不能跟黎家分庭抗礼。另外,听黎银说阮家有一个老供奉相当厉害,黎银跟其交过手,他比这人都还稍弱半分。并且,这个老供奉修行的是古老的降头邪术。

        作为毒宗的宗主,秦朗当然知道降头是什么,降头术其实就是一种变异的蛊术,不过降头术比蛊术更加邪恶,蛊术毕竟还有用于行善的地方,但是降头术却是完完全全的邪恶之术,全都是杀人、害人的伎俩。

        不过,万毒归宗,源自毒宗,这降头术虽然在别人眼中充满了神秘、恐惧等等,但是在秦朗眼中也就不过如此。管他什么老供奉还是老不死,如果不识相一点的话,秦朗就让他的灵位上祠堂去接受供奉了。

        黎东辰已经跟阮家商议了交易的地点,因为黎家的确是需要这一批货物。

        第二天,秦朗和霜儿跟随黎家的人一同前往双方交易的地方,这里是一个河道渡口,沿途有不少出身穿白衣的越南女子在河边清洗衣服等。在越南的男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女人在抛头露面,有传闻说越南的男人“要不是在里面躺着吸.毒,就是在外面贩.毒”,这话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夸张,但是却也反应了越南现在的状况。在女多男少社会中,男人一般都是女人供养着,所以基本上越南的男人都是躺在家里面抽大烟,女人下地干活。一些有追求的男人,就参加了各种武装,开始干着刀口舔血的生活。

        当黎家的车队到达渡口的时候,阮家的人已经严正以待了。

        也许是知道黎家的老祖宗黎银会出现,所以阮家的老供奉阮明雄也出现了。毕竟是几亿美金的货物,看来阮家也是非常重视,要不然这位老供奉肯定不会亲自出马的。

        阮明雄是一个又干又瘦的老头子,端坐在一个八人抬着的象牙床榻上,脖子上带着一串白色的骷髅项链,这些骷髅都是人骷髅,但是却只有拳头大小,因为全都是婴孩的骷髅,这是修炼降头术所需的。

        看到阮明雄脖子上的骷髅项链,秦朗已经动了杀机,直接向黎银说道:“已经不需要谈判了,我会亲手捏死这个阮明雄!”

        “哈哈!~”阮明雄虽然是一个老头子,但是听力却很好,听见了秦朗的话之后,他发出了一阵夜枭般的笑声,“黎银,你们黎家是不是没人了,不懂事的小孩子都跳出来送死了!”

        黎银只是冷笑,他知道秦朗的手段如何,既然今天秦朗说了这话,那么阮明雄今天肯定是在劫难逃了。不过,黎银很期待看到阮明雄这个多年的对手死在秦朗的手中。

        阮明雄扬起手中的骨杖,口中念念有词,顿时一小团黑云从他的骨杖里面飞了出来,看到这一团黑雾,黎家的人都警觉起来了,似乎黎家曾经有人吃过这黑雾的亏。并且,秦朗也收到了来自黎银的示警。

        不过,秦朗却没有丝毫动作,任凭这一团黑雾飞过来将他围住,这时候如果眼尖一点的人就会留意到这些黑雾不是真正的烟雾,而是一种细小的黑色飞虫,这些飞虫飞到秦朗身体四周的时候,好像忽地被黏住了一样,又如同陷入了水中,竟然无法动弹了。

        这是因为秦朗的护体罡气克刚克柔的缘故,在秦朗跟江雪晴双修的时候,他从江雪晴天生水体身上领悟到了“上善若水”的精髓,并且将之融入到了自身的功夫之中,以护体罡气挡住这些小虫很容易,但秦朗不仅要将它们挡住,而且还要将它们黏住,因为这样秦朗就可以比较轻松地将这些小飞虫收入自己的万毒囊中。

        毕竟是软明星辛辛苦苦喂养出来的蛊虫,直接弄死可惜了,所以秦朗将它们全都收入了万毒囊中,以备将来之需。

        看到这些黑色飞虫忽然消失不见,黎家的人顿时爆出一阵叫好声,因为黎家曾经有人是十七个嫡系弟子死在这些飞虫之下。至于非嫡系人马,黎家的人根本不会去计算。此时,看到秦朗不仅轻松地挡住了这些可恶的飞虫,而且让这些飞虫直接消失,的确是让黎家的人大开眼界了。

        黎家的人固然是高兴,但是阮家的人却是垂头丧气,尤其是阮明雄,更是怒火冲天,因为这些黑色虫子都是他辛辛苦苦用精血喂养出来的蛊虫,就算是有护体真气的人都未必能完全抵御,这是他的门派的秘术,这些蛊虫是可以腐蚀护体真气的,哪知道不仅对秦朗没有半点用处,而且所有的蛊虫都被秦朗给收走了,让阮明雄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收了蛊虫之后,秦朗向阮明雄道:“老家伙,还有什么好东西,赶紧给我弄出来,我好一并帮你收了。”

        “找死!”阮明雄被秦朗这一句话彻底激怒,大喝一声,身体从象牙床榻上飞了起来,然后手中的骨杖再度一挥,只见一团黑黝黝的东西忽地从他背后蹿了出来,如同闪电一样向着秦朗当面袭来,而且带着凌厉的罡风。

        这东西极快,以秦朗的目光都无法看清其本体,不过秦朗有第二精神世界,他的精神力可以清楚地探寻这东西的形态和动作,通过精神力和眼力结合,秦朗看清了这东西的本来面目:竟然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小鬼,而且还长着锋利的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