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1002章 挑衅
  • 正文 第1002章 挑衅

    作品:《少年医仙

        灭杀了赤烈之后,秦朗却并不离开,等待刚才试图阻止秦朗灭杀赤烈的人。www.lingdiankanshu.com

        不消片刻,那人就已经到了秦朗面前,赫然便是曲增上师。

        曲增盯着秦朗,一副眦目欲裂的样子,气得嘴唇发抖道:“你……你居然敢对赤烈下毒手!你……简直就是我们密宗的祸端!”

        “噢?”秦朗冷笑道,“我看曲增上师您老眼昏花了吧?明明是赤烈挑衅我在先,他想要我的命,难道我不能反抗,只能引颈待杀?”

        “你……居然还敢强词夺理!”曲增上师怒哼道,“你杀害同门,那是触犯了大忌,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噢?这么说,曲增上师你要亲自动手教训我?不过,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实力未必能稳胜赤烈吧,既然赤烈不是我的对手,何况是你!”既然对方已经撕破了脸面,秦朗也就懒得给这个曲增上师面子了。

        “你……你……居然敢挑衅我!”曲增上师气得嘴巴都要抽风了。作为密宗位高权重的元老,从来不见有人如此挑衅他。

        “惹毛了老子,将你一并弄死!”秦朗彻底被曲增上师倚老卖老的性子给激火了。

        反正在秦朗看来,他已经彻底得罪了这个曲增上师,因为赤烈必然是曲增上师的弟子或者是他的嫡系人马,秦朗灭杀了赤烈,也就等于是得罪了曲增。既然双方已经没有转寰余地了,秦朗也就懒得去转寰了。

        曲增上师满面怒容,但是看秦朗杀气腾腾的样子,一时间竟然不敢再说狠话了。

        秦朗当然不会真的杀了曲增上师,毕竟曲增也是密宗的元老之一,地位比赤烈强多了。秦朗如果击杀了曲增,恐怕就只能成为密宗和显宗联合灭杀的对象了。

        过了一阵,秦朗返回了洗云寺,图番、达瓦和普布三位已经在洗云寺焦急地等待了。看到秦朗回来,图番上师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向秦朗道:“你没事就好,想不到赤烈竟然如此小心眼,居然想要对你不利。不过,你能从他手中安然回来,这已经很不错了。”

        “赤烈被我杀了。”秦朗很干脆地给出了三人一个不敢相信的答案。

        “什么!”图番上师惊骇万分地盯着秦朗,“你……居然杀了赤烈?”

        达瓦和普布上师两人也是惊骇不已。

        赤烈,此人可是密宗护法金刚中的成名人物,虽然密宗护法金刚不少,但是成名的人物可不多,赤烈却绝对算是其中一个,传闻赤烈连通天境的武者都能抗衡,想不到今天居然会被一个凝神境的人给击杀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怎么,难道我不应该杀他?”秦朗露出愤怒地样子,“这厮居然敢调戏我的明妃,而且竟然对我下死手,我当然应该弄死他。图番上师,如果你怕被我牵连的话,我们可以断绝关系,我也可以离开密宗!”

        “不……不,秦护法你别误会。”图番上师连忙劝说,“我们都不是这个意思。赤烈的事情,我们大约都知道了,本来就是他挑衅你在前,既然是技不如人,那么死了也是白死!如果赤烈还活着,或者有人替他说话,对你我不利,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谁还会为一个没价值的死人说话呢?”

        图番上师的语气冷漠无情,不过却道出了事情的本质。如果秦朗只是击伤了赤烈,而不是击杀的话,事情反而很麻烦;但是现在赤烈既然死了,那么就算是有些密宗元老看重赤烈,也不会为一个死掉的赤烈而得罪图番和秦朗。秦朗现在也是密宗护法,而且杀了赤烈之后,他的名声自然就上去了,在密宗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了。

        听见图番上师这么说,秦朗似乎收敛了怒火,说道:“图番上师,你这么说就对了。不过,曲增上师可没那么好说话,似乎想要报复我呢。”

        “曲增上师?”图番冷哼一声,“赤烈是此人的嫡系,他当然会生气了。不过,赤烈一死,他在密宗的地位也就受到影响了,能不能继续当上密宗元老还是问题呢!反而秦护法你——不仅斩杀了拉斯遆而且又在公平决斗击杀了赤烈,现在密宗上层必然会对你青睐有加的!”

        “这么说来,图番上师你的地位也将提升?”秦朗笑着说道。

        图番上师哈哈大笑起来,因为秦朗说得没错,他在密宗的地位的确会随之提升的。

        赤烈死了,曲增上师也没有回到洗云寺,不过秦朗并不怎么担心,现在图番上师所在的派系似乎在密宗上层比较得势,而且秦朗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密宗上层自然不会轻易舍弃一枚如此有价值的棋子。

        对于派系斗争的勾当,秦朗没有丝毫的兴趣,不过再度向达瓦上师重申了关照白玛的事情,并且告诫达瓦上师不能让今天的事情再度发生,如果以后谁想要动白玛的话,就让他来找“秦护法”。

        这一场争斗暂时告于段落,秦朗打算离开洗云寺。

        离开之前,秦朗再度去见了白玛一面。这时候,白玛又换了一间小屋,位置和布置都比以前好了不少,看来这都是因为秦朗的地位提升的缘故。

        白玛的小屋子后面,居然还有一个观景的小露台,刚好简在悬崖上面,可以眺望远山、云海,风景十分优美。

        “这个地方本来是给贵客住的。”白玛向秦朗解释道。

        “你现在可以把自己当成是贵客了。”秦朗向白玛道,“不用担心有人欺负你,因为谁敢欺负你,我就会让谁倒霉!”

        “秦护法,谢谢你……想不到为了我,你居然会跟赤烈护法决斗……我不值得你为我去冒险……”白玛满脸感激地说,她从别的女僧口中听说过赤烈,知道此人虽然是密宗护法金刚,但却如同魔鬼一样,喜欢从虐待中获取快.感,如果白玛落入他的手中,那简直会比死都还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