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97章 超级酱油
  • 正文 第997章 超级酱油

    作品:《少年医仙

        “难道你们藏省密宗的高手都死光光了么?”

        拉斯遆这一句挑衅,总算是激起了密宗的反击,普布上师旁边的一个僧侣冷哼一声,“天竺来的无知小儿,不识我密宗佛法和功夫的博大精深,只知道在这里一味狂吠,一点禅功修行都没有,简直给佛祖丢脸!”

        “不错,不过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而已,学到一点皮毛功夫,挑战了几个不入流的密宗武僧,就以为自己真的是天下无敌了,简直是笑话啊笑话!”另外一个密宗僧人接着说道。www.lingdiankanshu.com.

        “你……你们两个,可敢跟本人一战?”拉斯遆发飙道。

        “对于你这种井底之蛙,本宗不屑于跟你交手”。

        “……”

        口水仗华丽丽地打响了。

        传闻都是经过美化和夸张的,江湖传闻更是如此。秦朗曾经听到过的江湖传闻,说是显密二宗的高僧辩论佛经,口灿莲花,曾经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辩论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听起来好有高僧风范,好了不起的样子。但是现在仔细想想,恐怕现实比想象中污秽多了,就如同现在这个场面一样,僧侣之间的互相谩骂,未必就会比山村的泼妇强多少。甚至,比山村泼妇还不如。一些乡下的妇女,可以因为丢失了一只鸡而咒骂几天几夜,而且还是在完全不知道对手和目标的情况下连骂几天,这份功力恐怕就是这些高僧也有所不及的。

        不同的是,高僧之间的谩骂都叫做“辩经论文”,而村妇的谩骂就只能叫撒泼了。

        还好,这一场骂战只持续了半个小时就收场了,以为华夏文字博大精深,尤其是各种骂人的话层出不穷,这一点是天竺来的僧侣们永远无法望其项背的。

        在骂战彻底失利之后,一个印度老僧冷笑道:“莫非大名鼎鼎的藏区密宗就会一点嘴皮子上的功夫?”

        “非也。尔等要耍嘴皮子上的功夫,我们就以嘴皮功夫应战;尔等要论拳脚功夫,我们自然以拳脚功法应战。在我们眼中,你们都是番邦僧侣,不足为惧!”曲增上师道。

        听到这话,秦朗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于是起身来到了场中,向拉斯遆道:“拉屎的,你可以动手了。”

        “汉狗,找死——”

        拉斯遆一声怒吼,声如狮子,同时整个人的身体筋骨发出“啪啪”地声响,身躯迅速增大,使得他如同一个发怒的黑面金刚,浑身都释放着强烈的凶煞之气。

        地煞之气源源不断地涌入到拉斯遆的身上,这让秦朗意识到此人已经完全领悟了接地境的重重奥妙,使得他可以将地煞之气利用到极致。不过,秦朗知道拉斯遆的本事应该不止这么简单,否则他不可能轻松灭杀密宗的七个年青高手,而且据说其中还有一位通天境的高手都被拉斯遆给灭杀了。

        拉斯遆是接地境修为,而且曾经斩杀过通天境高手嗯;反观秦朗,只是凝神境的修为,所以敌我双方似乎都不怎么看好秦朗。不过,曲增上师却露出稳如泰山的表情,因为他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秦朗其实只是一个探路的马前卒而已,曲增真正安排的高手还没出现,他只是想通过秦朗去试一试拉斯遆的实力深浅,这样曲增挑选的那位高手就能轻松地解决拉斯遆了。

        另外还有一点,曲增上师其实也不想跟显宗交恶,在他看来这个秦朗其实是一个烫手山芋,毕竟他得到一些消息说秦朗可能是毒宗的传人,虽然毒宗早就名存实亡了,但是密宗没有理由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就跟显宗交恶、开战。如果不是为了给图番上师一个面子的话,曲增等人根本不会承认秦朗是密宗的护法金刚。不过现在好了,让秦朗去应战拉斯遆,死在了这印度佛教徒手中,一了百了。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双方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作为马前卒、作为酱油的秦朗忽地发威了!

        秦朗根本没有等拉斯遆展现其杀手锏,直接就冲向了拉斯遆。

        面对秦朗的“自杀式冲刺”,拉斯遆不屑地冷笑,认为秦朗只是找死而已,因为拉斯遆知道的实力已经完全达到了通天境的水准,对方只是区区一个凝神境的水准,简直就不够他热身!

        拉斯遆用嘲弄地语气看着秦朗,同时将全部的真气凝聚于双拳,他准备将秦朗一击击杀,而且要将秦朗的整个身体都打爆,让这些该死的密宗喇嘛简直一下他的凶威。

        但是,就在秦朗前冲的时候,他的速度猛地增加,同时在他身体四周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灵气涡旋,如同水雾一样的灵气环绕在他身体四周,让他的身形显得有些飘渺,同时拉斯遆开始感觉到自身的真气运转似乎极度不顺畅,而且他忽然无法通过双足吸纳地煞之气了,这让他全身的真气运转出现了一点点凝滞。

        而就在此时,秦朗已经到了拉斯遆身前两米的地方,拉斯遆有些摸不清秦朗的真正实力了,只能一方面加强罡气防御,另外一方面以双拳轰向秦朗。当拉斯遆的双拳形成的罡气击在秦朗的护体罡气上面时,忽地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阻碍。

        秦朗的罡气只覆盖到周身一尺的距离,看似十分脆弱,但实际上却是异常地坚固,应该说是异常地坚韧,因为拉斯遆拳头释放的罡气不仅无法寸进,甚至还被秦朗的护体罡气所吸纳,令拉斯遆的拳头也出现了片刻的迟缓。

        就是这片刻的迟缓,却造成了拉斯遆的悲剧。

        秦朗双掌一挥,形成了两把巨大的赤红色螳螂刀足状的罡气,这两道罡气如同剪刀一样从拉斯遆的脖子处掠过——

        螳螂绞首!

        喀嚓!

        场中传来一声诡异、清脆的怪声。

        随着这一下怪声,拉斯遆的护体罡气破碎了,他的颈骨被绞断了。

        虽然武玄高手的生命力都很顽强,但是脖子被斩断也是必死无疑。拉斯遆似乎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他用手使劲按住自己的脖子,艰难而不甘心地向秦朗说道:“怎么……怎么可能……我……我是……”

        “我知道你已经是通天境的修为了,并且你有秘法可以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这才是你以前取胜的杀手锏。如果你没有隐藏自己的功力,一开始就全力出手,或者不会死得这么难堪,可惜的是,扮猪吃老虎虽然很爽,但明明是一头猪却还想吃老虎的话,那就实在太愚蠢了!”秦朗的话刚说完,拉斯遆的脖子处的鲜血已经如同喷泉一样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