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93章 万恶之首
  • 正文 第993章 万恶之首

    作品:《少年医仙

        因为外面在下雨,所以秦朗只能将江雪晴送到一个不会淋雨的地方,不是酒店,而是安蓉市郊区的一栋临湖别墅,这里是毒宗的一处合法资产,但是秦朗从来没有来过这里。www.lingdiankanshu.com

        这栋别墅所在的小区名为枕水小镇,虽然是在郊区,但却是安蓉市的高档楼盘之一,建成已经有一年多了,如今这里的住宅价格已经翻倍了,这让秦朗不得不佩服史顿的资产管理投资眼光。

        别墅是精装修且带全套的家具家电,而且平时专人打理,所以几乎跟新的一样。

        “这是你家?”从车上下来,江雪晴有些诧异,似乎没想到秦朗如此有钱,心头难免有些惴惴不安,如果秦朗出身豪门的话,她该怎么去面对秦朗的父母呢?对方会不会瞧不起她,毕竟这个年代也是讲究门当户对的。

        “不用担心,我爸妈不住在这里,虽然是我的房子,但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秦朗说道,“请进吧。”

        江雪晴这才收起了惴惴不安的心态,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屋子当中。

        整个屋子的装饰、摆设都是相当地奢华,江雪晴站在客厅中说道:“你不会真的出生豪门吧?这个别墅,是你金屋藏娇的地方么?”

        “我不是出生豪门,我是混江湖的。”秦朗道,“这里只是我们宗门的资产之一,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看起来还不错。”

        何止是不错,这里邻近一个天然湖,从客厅露台上就看到美丽的水景,此时外面正下着绵绵秋雨,整个湖面上都是烟雾朦胧一片。

        秦朗给江雪晴倒了一杯水,因为他发现江雪晴似乎有些紧张,真不知道她是在紧张什么,好像秦朗会吃了她似的。

        聊了一阵学校的事之后,江雪晴起身要去冲个澡,也许是挤火车让她觉得有些困倦了吧。江雪晴去洗澡了,秦朗独自一个人站在客厅外面,望着雨水将湖天连成一片,他以为自己应该听见雨水的声音,可耳边响起的却只是浴室的水声,这时候秦朗恍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能割舍和江雪晴之间的这段感情。而且,江雪晴在这个时候独身来找他,对于江雪晴来说,已经是鼓足了勇气。

        现在,轮到秦朗鼓起勇气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总不能还指望着江雪晴这样腼腆的姑娘会出动向他示爱吧,那样岂不是太禽兽了?

        爱真的需要鼓起勇气,秦朗终于鼓起勇气,走向了浴室。

        透过浴室的玻璃门,江雪晴曼妙的**隐约可见。

        这时候,秦朗的胆子更大了,再也不犹豫地走进了浴室,身上片叶不沾身。

        对于秦朗的忽然闯入,江雪晴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两个脸蛋一下子就变得红扑扑了,随后连她全身都变得红了。

        秦朗走了过去,从后面轻轻将江雪晴拥入怀中,然后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对不起,现在我才鼓起勇气……”

        江雪晴回过头,吻住了秦朗,她吻得很生疏却很用力,然后在激吻之中,两行热泪从她的眼中滑落,吓得秦朗赶忙停住了动作,连连道歉。

        “不要给我道歉……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玻璃心女生。”江雪晴道,“错的人不是你……是我,我知道不该对你动情,因为你是别人的男友,我不该抢夺……但是我,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无耻的女人。”

        “无耻的是我,不是你。”秦朗道,“别忘了,刚才是我闯入浴室中的。”

        “秦朗,你不用道歉,更不用担心什么,我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我们彼此拥有就足够了。说起来可笑,我只是不想自己的第一次随便交给了哪位在大学里面的遇到的渣男……说起来,我应该早一点鼓起勇气,也就不用等到现在。”

        秦朗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再说什么都是多余了,爱要说,爱要做,该做的时候就不要再说什么了。

        浴室中,水流潺潺,两人的身影渐渐地绞缠在一起,水声之中带着一些缠绵之声,过了许久,几点殷红的花朵在雪白的地砖上绽放,随后被两人身上留下的温水带走……

        天黑的时候,两人的战场已经转移到了卧室,江雪晴柔若无骨的身体让秦朗欲罢不能,不过秦朗并非完全沉迷欲.望,而是将天地灵根丹渡入了江雪晴的口中,然后以魔宗的泥水丹法帮助江雪晴炼化丹药,进一步改善其筋骨,使得江雪晴的体质得以迅速提升,并且充分体会到了泥水丹法的重重妙处,使得她有种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外面几度风雨,屋中几度**。

        待到彻底清醒之后,江雪晴才悄然地从床上溜下来,然后去她的挎包中找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她却没有找到,这让她心头不禁一惊,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明明是放在这里面的呢……完了,这东西不见了!”

        “你是不是在找这东西?”这时候,床上的秦朗一脸坏笑地看着她,手中还拿着两片毓婷药片。江雪晴脸一红,正要将这药片夺回去,忽地药片在秦朗手中变成了药粉,竟然被秦朗直接给碾碎了。

        “你——你这个坏蛋!”江雪晴嗔怒道,“不是安全期,要出问题!”

        “放心,保证不会出人命。”秦朗笑道,“都已经用内力炼精化气,完全被你吸收了,怎么还可能弄出人命。”

        “讨厌!”江雪晴的粉拳雨点一样擂在了秦朗身上,随后被窝一阵波浪般地翻腾。

        第二天早上,秋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

        因为晚上的折腾,两人都醒得很晚,起床的时候,江雪晴在房间的窗边眺望着外面的湖水,她很想时光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然后告诉自己这不是一个梦。

        但是梦终究是会结束的,江雪晴知道她终久将离开秦朗的生活,因为她是一个第三者,第三者是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幸福,她无法承受良心的谴责。

        江雪晴小心地收拾着东西,想要悄然离开这里,但无论她的动作多么轻,又怎么瞒得过秦朗的感应,他起床光条条地拦着了江雪晴:“外面还在下雨,你就不能在被窝里面多呆一会儿么?其实,你不是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