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91章 黑白配
  • 正文 第991章 黑白配

    作品:《少年医仙

        “你……你麻痹敢打我?”小偷又晃了一下手中的短刀,但是结果就是他又挨了一巴掌,并且又掉了两颗牙齿,而他根本没看清楚秦朗是怎么出手的。www.lingdiankanshu.com.

        “你……你有种!给我……等着!”这小偷说话的时候牙齿已经不关风了,不过他已经从屁股后面拿出来一个对讲机,开始呼叫增援了。

        秦朗向江雪晴歉然道:“不好意思,没想到火车站的小偷又死灰复燃了,真是麻烦。”

        江雪晴知道秦朗的本事,微微笑道:“没事,你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怕。”

        被人忽视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哪怕只是一个小偷,他也不想被人忽视,看着秦朗和江雪晴在他这个犯罪分子面前谈情说爱,这个小偷简直气得七窍生烟。但是,鉴于之前秦朗的手段,让他拿着刀都不敢往秦朗身上招呼。

        幸好,这个小偷的同伴及时地出现了,为首的是一个露着光膀子的壮汉,手臂上还纹着一条青龙,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小偷似的。

        纹身男似乎没将秦朗和江雪晴放在眼中,一来就冲着自己的兄弟开骂:“没用的东西!业务搞不上去,还被人打得满地找牙,你还算是黑.社会么?真是给老子丢脸!”

        “不……是!鸡哥……这个崽儿会点功夫!”小偷委屈地向老大说道。

        “好了,既然都来了,那就好办。”秦朗向纹身男道,“我想你们也想找个人少的地方解决问题吧?这旁边有条小巷子,敢不敢来?不敢来的话,乘早滚蛋!”

        “麻痹,你死定了!”鸡哥将手中的烟屁股摔在了地上,然后狠狠地用皮鞋踩了一下,“走!老子今天一定要废掉你!”

        秦朗向江雪晴道:“走吧,当看戏好了。”

        江雪晴嫣然一笑,乖巧地跟在秦朗旁边。

        走了几十米,果然就看到了一条小巷子,鸡哥的两个小弟已经堵住了巷子口,鸡哥带着另外六个小弟向秦朗和江雪晴形成了包围姿态。鸡哥将贪婪的目光落在了江雪晴身上:“等老子教训了你男人,就来好好地宠幸你!嘿嘿——”

        鸡哥的笑声还未结束,秦朗已经抓到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给举了起来,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没办法从秦朗手中逃脱。

        秦朗冷哼道:“本来我只想教训你一顿,但是鉴于你刚才的话,你死定了!”

        说着,一只暗金色的甲虫忽地出现在秦朗的手中,然后秦朗将这只甲虫往鸡哥的嘴巴里面一塞,顿时鸡哥将其吞入了肚子当中。

        这时候,鸡哥的几个小弟冲了过来,秦朗一人一巴掌扇了过去,顿时六个小弟都飞了出去,这一巴掌就让他们的牙齿全废了。

        鸡哥拼命地用手指抠喉咙,想要将肚子当中的甲虫吐出来,奈何这东西怎么也没办法吐出来,只能惊恐地看着秦朗。

        不过此时,警察出现在巷子门口,将秦朗和江雪晴连同一帮人都带回了当地派出所。离开巷子之前,秦朗打了两个电话出去。

        江雪晴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一点都不担心,但是随着审讯的推进,她开始意识到受害者似乎变成了被告,警方有意无意地将重点引向秦朗打人这方面,并且还特意提醒秦朗这是故意伤害。

        这年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如今这些流氓不仅有文化,而且还懂法了。当然,这些流氓偷、抢的时候半点法律都不懂,一旦他们被人打了,他们就会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了。

        “没错,我是打他们了。”秦朗一点都不推托,“都是我打的。”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是故意伤人了?”一个警察逼问道。

        “人是我打的,但是我坚持认为是正当防卫。”秦朗说道,“对了,我的律师应该来了,等会儿他会代表我跟你们详谈的。”

        史顿是律师事务所的老大,给秦朗安排一个出色的律师当然没有半点问题。

        “别以为请了律师就能脱罪!这里是华夏!”警察冷冷地向秦朗道。

        “至少我请了律师,你不敢打我,对吧?”秦朗不屑地向对方说道,“何况,我不仅请了律师,还请了你们领导。”

        最后一句话相当管用,顿时这个警察就有些紧张起来了,不过他认为秦朗应该是虚张声势,因为这件事情他们所长也参与了其中的。对于这两个警察来说,他们能接触到的领导也就是所长这个级别了。

        只不过,秦朗一点都没有吹牛,他不仅将律师弄来的,而且还将警察局的领导给弄来了,来的人正是负责这一片的警察分局的局长闫涛。闫涛是一个退伍军官,从警已经有几年了,这个人比较正直,他一向比较反感以权谋私的事情。不过,吴文祥是闫涛的直接上司,又是市委的常委,闫涛可不敢不听指挥,所以立马赶了过来给秦朗解决麻烦。

        稍微问了一下案情,闫涛就将两个小警察臭骂了一顿:“都是些没用的东西,这么简单一个案子,搞这么复杂干嘛?秦先生他们是受害者,怎么老是审讯他们?……伤人了?当小偷还怕挨打,被打了那是活该!偷东西的拘留两天,其他人既然没有证据,又有伤就让他们赶紧滚蛋!”

        好不容易放个长假,居然被这点破事搞到这里来加班,闫涛的心情自然是非常不爽了。一个很简单的案子,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

        两个小警察不敢违背局长的命令,将头东西的小偷拘留起来了,将鸡哥和几个小弟赶出了派出所。不过,鸡哥出去的时候骂骂咧咧,扬言要找秦朗报仇之类的。

        只是,鸡哥等人刚出派出所,就看到了元平保全公司的几辆面包车停在了门口,这些人虽然穿着保安的服装,但是鸡哥等人也算是混了几天江湖的,当然知道元平保全公司的保安都是披着制服的流氓,而且全都是培训过的打架高手,这会儿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鸡哥等人,看得他们头皮发麻。

        鸡哥的一只脚刚踏出派出所大门,看到元平保全公司的这些人来者不善,于是赶忙将一只脚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