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90章 那是一场误会
  • 正文 第990章 那是一场误会

    作品:《少年医仙

        酒店的大床上,任美丽小猫一样蜷缩在秦朗胸口,用指头在秦朗胸膛画圈:“对了,你怎么知道术宗会派人对付图番老喇嘛呢?”

        秦朗呵呵一笑,用精神力回应道:“因为图番上师跟我见面的消息,是我传递给影子部队的。www.lingdiankanshu.com”

        秦朗的身边有几个毒奴影子,一直都向他们的上级发送一些不痛不痒的消息,现在总算是发了一个重大的信息给上级,这个消息就是图番上师和秦朗碰面了,并且跟秦朗一同晚宴。得到这个消息,影子部队的人当然会做出最快的反应,然后一致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干掉图番上师,嫁祸给秦朗。

        至于其中的原因,连任美丽都不难想象:如果图番上师是秦朗朋友,准备帮秦朗一把的话,那么干掉图番上师就是剪除秦朗的羽翼;即便图番上师不打算帮秦朗,干掉了图番上师,也能嫁祸给秦朗,引起密宗和毒宗之间的火拼,术宗就可以看好戏了。

        “怎样,如果你是术宗的人,恐怕也会下这个决定吧?”秦朗向任美丽问道。

        “你果然是坏!”任美丽娇笑道,“术宗的人肯定气得肺都要爆炸了吧?呵呵,真是一帮蠢货!——咦,那老喇嘛好厉害,居然还在跟凤娇酣战,你看你,连个老喇嘛都不如。”

        “怎么,不满意?那要不再来一个梅开二度?”秦朗坏笑道。

        第二天,图番上师精神抖擞、器宇轩昂地走出了房间,早餐之后就跟秦朗告辞了。

        不过,图番上师在告辞之前,得到了秦朗一枚增加元气的增元丹,图番上师虽然不是习武者,不能给他增加功力,不过增元丹却可以补充老喇嘛的元气,让他多活几年。否则的话,按照这老喇嘛昨天晚上的表现,恐怕过不了两三年就会一命呜呼了。

        图番上师虽然不是习武者,但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这增元丹不是凡品,于是又向秦朗保证:“秦护法,我办事你放心,你是密宗的金刚护法,这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显宗的人想要动你,那就是蓄意挑衅我们密宗,引起两宗之战!”

        秦朗不知道图番上师的保证有多少用处,但至少可以让显宗那帮家伙掂量掂量,秦朗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就在秦朗跟图番上师称兄道弟的时候,远在京城的一处郭家宅院中,一个老道士气得将面前的玉石屏风都砸了一个粉碎,因为他的计划已经被秦朗给粉碎了。

        秦朗成功地将术宗的人给“坑”了,不过他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因为影子部队的人可能已经怀疑他们的探子被秦朗“策反”,但相对于这点损失而言,秦朗得到的好处却是更多。秦朗知道术宗和显宗交好,那么密宗跟术宗的关系肯定不会太好,现在术宗的人居然想干掉密宗的一位手握实权的上师,这简直不啻于向密宗宣战。虽然术宗和密宗之间未必会真的开战,但毫无疑问两宗之间的仇恨肯定已经产生了。

        另外,图番上师肯定了秦朗是密宗护法金刚的身份,这就意味着显宗的人想要对付秦朗,就必须考虑到和密宗产生摩擦的可能。如此一来,即便是显宗的绝世高手,也会有些顾忌的,这样秦朗就可以为自己和毒宗争取到更多时间。

        秦朗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但现在他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大肆地给毒虫提升血统需要时间,大量地炼丹也需要时间,培养毒宗的后备人才同样需要时间……诸多的事情,都需要时间。

        所幸的是,目前一切事情都上了正轨,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只要秦朗不离开平川省,凭借他目前的实力和他跟魔宗、密宗之间的一些关系,恐怕没几个人敢动他。

        将术宗和影子部队的人坑了之后,秦朗总算是可以放心地过了一个国庆节。

        因为国庆节出游的人太多、道路太拥堵,所以秦朗很明智地没有出游,而是呆在了安蓉市,看到新闻当中那些被堵在高速公路中哭诉的女司机,秦朗同学居然无耻地有些幸灾乐祸。

        但就在秦朗同学幸灾乐祸的时候,却意外地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

        江雪晴。

        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秦朗微微一愣之后,这才暗下了接听键,然后便听见江雪晴那熟悉而有些遥远的声音响了起来:“秦朗,想不到是我吧?”

        “呵呵……节日快乐啊。”秦朗笑道,“京城的天气,应该不错吧,有没有出去游玩?”

        “我不在京城。”

        “不是吧?”

        “我在火车站,你能来接我吗?不好打车呢。”江雪晴道。

        “真的?”秦朗有些疑惑,不过心脏莫名地加快跳了一下,似乎内心深处在期待着什么。

        当江雪晴去京城上学之后,秦朗也陷入了自己的麻烦事情中,时而会想到江雪晴这个女生,但是想到她纯净如水般的清澈眼神和明媚的容颜,秦朗就觉得自己有些无耻,因为她已经“祸害”了几个女生,既然江雪晴去了京城,那么就让她飞远、飞高吧。

        但此时接到江雪晴的电话,秦朗却发现自己并非波澜不惊。

        怀揣着复杂的情绪,秦朗来到了火车站,远远地就看到出站口站着的江雪晴。江雪晴一席白色的长裙,长发飘飘,用期盼地神情望着四方,似乎正在等待秦朗的出现。

        秦朗快步走了过去,正要去接江雪晴,忽地看到江雪晴旁边蹿出一个小贼,猛地拽下她肩膀上的挎包。既然被秦朗看到了,这个小贼自然不可能逃走,秦朗领空一抓,那小贼如同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秦朗三两步赶上去,将挎包拿了回来,然后递给了赶来的江雪晴。

        被绊倒的小偷居然没有溜走,反而向秦朗走了过来,狞笑道:“崽儿,你麻痹英雄救美是不是?我他妈让你英雄救美——老子弄死你!”

        小偷将一把雪亮的短刀亮了出来,顿时将秦朗身边的人都给吓得远远地走开了,这个小偷得意地说:“识相点,把钱包、挎包都给老子留下,否则今天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三刀六洞!”

        啪!

        秦朗没有理会这个小偷手中的短刀,直接上前一巴掌扇了过去,顿时这个小偷满嘴的牙齿掉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