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72章 立牌坊的重要性
  • 正文 第972章 立牌坊的重要性

    作品:《少年医仙

        “呃……她也是为了你好——”

        “好你个头!肯定是你们串通好的!”洛滨的眼光简直要杀人了一样,“告诉我,你是不是跟她就玩那些羞人到家的东西?”

        “这个……这个其实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思考。www.lingdiankanshu.com.”秦朗忽然间变得一本正经,“你想想看啊,任美丽跟你说的那些东西,可不是为了蛊惑你,而是她们宗门传承的一种修行方式,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肮脏。就算是道门之中,也有双修道侣这回事,所以她可能真的只是一片好心呢——要不然,我们找机会试一试,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试你个头,我看你是精虫上脑了!”洛滨虽然还在开骂,但是脸上却带着羞赧之色。

        不过,在大白天尤其是在神圣的大学校园中,秦朗还是觉得不太适合谈论这个话题,于是将话题引向正轨:“我今天找你,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请说。”洛滨也恢复了冰冷的常态。自从觉醒了冰系的灵根之后,洛滨就变得更加冰冷绝艳了。

        “关于宗门发展的事情。”秦朗跟洛滨说了自己振兴宗门的打算。如今的江湖,已经不是纯粹靠武力说话的年代了,秦朗需要找到适合毒宗的复兴之路,他可不想继续像老毒物一样,永远让毒宗在暗处苟延残喘。

        “你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洛滨正色道,“我又不是江湖人士,怎么知道如何让一个宗门从新振兴起来呢?对了,还是说说你的想法吧,让我先参考参考。”

        “我最初的想法,是准备先掌控一方黑.道,然后逐步建立自己的地盘,以此为根基来壮大宗门的势力,因为我们的宗门几乎已经完全没落了,一切都只能从头开始,而江湖最好的切入点就是黑.道。”

        “所以,你和陆青山合作,搞了一个卧龙堂?”

        “卧龙堂本来就是陆青山一家子的。”秦朗将陆青山的经历大致提了一下,“陆青山掌控卧龙堂,也算是物归原主。何况,如今卧龙堂已经不沾毒品、军火的敏感生意——”

        “不用给我解释卧龙堂的生意,我相信你的做人底线。”洛滨对秦朗显示了充分信任,“而且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以卧龙堂作为切入点很好,初步建立了根基,而且不会引起其它江湖势力的重点打压。接下来这一步,就是关键了,因为根基已经成了,接下来就是你进行毒宗复兴的第一步,这关键的一步,将会决定毒宗的将来。”

        “是的。”秦朗点头,“这正是我目前感到困惑的地方。”

        “我只是一个外人,没办法决定你的宗门的未来。不过,最关键的是,你究竟想要让你的宗门成为怎样一个存在,这个很关键。”洛滨道,“比如,有没有一个案例作为比较呢。”

        “嗯,大概像佛宗、道教这样的存在。”秦朗说道,随后自嘲了一下,“当然,这只是幻想而已,佛宗和道教可是数千年才形成的庞然大物,根本不可能跟他们达到同样的高度,更何况佛宗和道教掌控着亿万信徒的信仰,而我们的宗门是不可能再建立一个宗教了。”

        关于宗教,国家的管控是很严格的,如果谁敢随便弄一个宗教出来,肯定会被人视为邪教的,所以在华夏真正的正统宗教永远只有佛宗和道教。当然,也有一些基督教、天主教等信徒,但是在华夏都是边缘化的,跟佛、道两大巨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洛滨想了想,说道:“没错,佛宗、道教都是延续了数千年的存在,但是历史悠久是一个优势,同时也是一个劣势,因为历史悠久意味着墨守成规,意味着固步自封,因为旧势力的阻力将会十分庞大。看看四大文明古国,都拥有悠久的历史,但是谁成为了当今世界的老大?而作为老大的美国,才拥有多少年的历史?”

        “好像听起来有点意思。”秦朗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信心大了很多呢。那么,你说说看,我的宗门现在有什么优势?”

        “从头开始,就是你最大的优势。你的宗门彻底没落了,失去了元老、门人的支持,但是同样也没有人对你指手画脚,你可以重新按照自己的规划对宗门进行改革,总结得失,推陈出新,自然就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建立一个强大的宗门。”

        “听了你的这番话,我都有些跃跃欲试了。”秦朗笑着说道,“这么说,我应该选择一条有特色的复兴之路?”

        “是的。”洛滨笑道,用鼓励地语气说道,“其实你这么想——反正你的宗门已经彻底没落了,你就算做得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所以你根本不用有心理负担,大胆地想象,精心设计,谨慎行动就足够了。现在是第一步,想象一下你们宗门的优势?”

        “我们是毒宗,优势当然就是用毒。”秦朗笑着说,“毒可以快速杀人,所以我们的毒药销售给了国内外的杀手、读才者和恐怖份子等等……”

        “我也知道毒药可以杀人。”洛滨道,“这个就是问题所在了——平衡。毒宗的毒虽然戏犀利,却容易被视为邪恶化身,成为众矢之的,因为你们没有兼顾善恶平衡。我打一个比方吧,美国其实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军火商,也是典型的战争贩子,但是他表面上却扮演着世界警察、维护正义和平的角色,标榜着自由明煮,这就是一种平衡。通过表面的正面形象,掩盖了暗地的黑暗。”

        “你的意思是说,当了**还要立牌坊?”

        “你这个比喻很粗俗,但是非常贴切。”洛滨笑道,“我想,你们毒宗以前应该不注重立牌坊这事吧?”

        “这个还真是这样。”秦朗苦笑道,“在以前的江湖上,我们毒宗就是邪恶的代表。不过,毒宗的毒药,除了杀人还能干嘛?”

        “核武器的存在,也是为了杀人。但是,我们都不会说它是用来杀人的,而是说它是用来威慑敌人,保证和平的;贪官,总是收刮民脂民膏,但是它们都会标榜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政客也总说它们会为人民服务的,承诺要降低物价、降低房价,结果呢,呵呵……说了这么多,就是你还得立一块‘牌坊’才行——对了,毒药不仅可以杀人,还是可以救人的嘛,我记得你医术不错,好像救了不少人,要不就从这个当切入点好了。”一番分析解释之后,洛滨似乎给秦朗找到了一面“牌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