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919章 三才杀阵
  • 正文 第919章 三才杀阵

    作品:《少年医仙

        嘶嘶!~

        一柄特制钢刀劈砍过来,秦朗出掌拦截,在刀锋与护体真气碰撞的刹那,秦朗感觉到刀锋上面激发出一道特异的力量场,将他的护体真气震散、划开,然后斩向他的手掌。www.lingdiankanshu.com

        如果不是因为秦朗的护体真气极其凝练的话,恐怕这一刀已经轻松破开他的护体真气,斩断了他的手掌。

        即便如此,秦朗的护体真气依然挡不住这种刀剑的劈砍,顶多只能稍微阻延一下,为秦朗争取到闪避和变招的时间。

        这帮人,这些武器,果然是专门为杀戮高手而准备的!

        如果说六扇门是历朝历代放在明面上专门用来管辖、对付江湖人士的机构的话,那么隋朝的燕云十八骑、明朝的东西厂、清朝的粘杆处,这些都是暗中的“秘密警察”、特务机关。六扇门还要讲国法和江湖规矩,这帮人完全不**、不讲规矩,只为王朝最高层服务。

        明朝的东西厂,曾经高手如云,不知道秘密斩杀了多少江湖志士、暗杀了多少正值的国家大臣;而清朝的粘杆处,更是高手如云,而且还秘密研制了血滴子之类的秘密武器,不知道摘掉了多少反清志士的头颅。这些秘密机构出手,只管杀人,从来不会依据国法行事,不会给犯人任何接受审讯的机会。

        不过,清朝的粘杆处居然可以制造出血滴子这样专门用来对付武林人士的恐怖武器,那么当今的“影子部队”,自然也可以研发出对付武林高手的特殊武器。

        这一支影子部队,虽然没有番号,但是却一直享用着庞大的军费,研发出一些特制武器,的确不是难事。

        只一交手,秦朗就处在了下方,而王寅甲和卫寒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不过,王寅甲好歹是接地境的修为,而卫寒的暗器也颇具威胁,所以这两个家伙应该还能支持一阵。三人之中,反而秦朗的情况似乎最严峻。

        但是,顷刻之后情况就发生了逆转:

        秦朗的手掌边缘冒出了血光,是血光,而并非鲜血。不过,他的手掌边缘冒出血光之后,两只手掌立即变得锋利无比,俨然如同两柄血斧、血刀,斩开了其中一个凝神境对手的护体罡气,那人大概做梦也没想到秦朗区区一个锻腑境的武者居然可以轻易破开他的护体真气,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朗已经狠狠一掌劈在了他的胸膛——螳螂问心!

        秦朗的螳螂刀劈中对手的刹那,不仅带着血光,而且还带着赤色的火光,这是地狱业火的力量!腐朽冥毒、地狱业火,前者带着浓烈的腐朽之气,腐蚀万物;后者却带着轮回因果之力,让其精神堕入无尽轮回的痛苦之中。这一招,只是一招,就击杀了这个凝神境的对手。

        不过,这是秦朗全力的一招,因为现在的情况不容他有所保留。

        哗!

        就在秦朗击杀其中一个对手的时候,左腰处被人砍了一道伤口,鲜血喷涌而出,但是秦朗却如同根本不在乎,用真气一带,竟然将这些鲜血化为一蓬血雨,向着另外一个凝神境的对手迎面洒了过去,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嗤!嗤!嗤!嗤!嗤!嗤!

        此时秦朗的鲜血,大概是世间绝顶剧毒的东西了,并且携带着腐朽和业火之力,用来腐蚀护体罡气自然是毫无问题。不过,对手凝神境的修为也不简单,鲜血虽然腐蚀了这人的护体罡气,但是却未能进一步扩大战果,这人暗叹一声侥幸,正要再度凝结护体罡气,忽地感到脖子和左肩处似乎穿来一阵剧痛,似乎有几道金光乘着护体罡气破卡的刹那射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好像是暗器。但,这些金光并不是暗器,而是圣痕甲虫!

        这些圣痕甲虫,虽然比不上秦朗随身携带的那一只“虫王”,但也是经过了特殊驯养的,比最初那些圣痕甲虫不知道强了多少,这些东西连石头和金属都能啃噬,何况是人的皮肉了。失去了护体罡气的武者,在圣痕甲虫的冲击下简直势如破竹。而当圣痕甲虫冲入其脑袋和内脏的时候,他必死无疑!

        圣痕甲虫,在古埃及就被视为冥神的使者,这东西杀人无数,让当地人谈之色变。如今,这些圣痕甲虫经过了秦朗的强化之后,自然是更加厉害。当这些圣痕甲虫进入身体之后,凝神境也挡不住!

        不过,这一次攻击,秦朗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以伤换伤,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普通人打架,想要尽快结束战斗,唯一的办法就是拼命!高手过招,想要尽快结束战斗,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倍拼命!

        挨了两刀,直接干掉两人,在秦朗看来算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即便是处于“明镜心境”的状态,这两刀也是无可避免的。因为这三人联手进攻,似乎形成了一个攻守合一的三人阵法,任何人想要攻击其中一个人,都必须承受一次攻击。也就是说,即便是有人能看出这个阵法的破绽,也休想全身而退地破阵,除非是功夫境界高出太多。

        即便是身处敌对关系,秦朗也只能佩服这个阵法的创造者相当了得。就在秦朗干掉第二人的时候,那个接地境对手的全力一剑也到了秦朗面前,因为秦朗刚才击杀两人,招式已经用老,这一剑已经避无可避!

        接地境高手,身体贯通地煞之气,真气何等雄浑,剑还未至,凌厉的罡气已经将秦朗全身笼罩在其中,甚至已经让秦朗的护体真气处于崩溃边缘了。

        嗖!

        一道血光快逾闪电从这接地境高手脸庞划过。

        剑快!血螳螂更快!

        服用了天地灵根丹的血螳螂,全力出击,狠狠地斩在了接地境高手的手腕处。

        因为这血螳螂虽然快,虽然刀足上带着秦朗的鲜血,但是它依然不可能在瞬间破开一个接地境高手如同坦克装甲一般的护体罡气,所以秦朗命令它攻击对方的手腕。对方的剑是全身最强的地方,但手腕却是最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