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97章 拒绝(求票求赏)
  • 正文 第897章 拒绝(求票求赏)

    作品:《少年医仙

        水镜真人带着秦朗去了二楼的雅间,进入房间的时候,茶刚刚泡好,水镜真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先生,尝尝我们的青城派的秘制‘神仙茶’吧。www.lingdiankanshu.com”

        秦朗毫不客气,完全不担心有毒无毒,端起茶杯就开始品茶,这水镜真人的茶叶还真是非同一般,秦朗从中品尝出了浓郁的灵气,然后赞道:“不愧是神仙茶,如此浓郁的灵气,的确只有神仙才能常喝。不过说实话,我对品茶一道没有太大的研究。”

        “世俗人品茶,品的是滋味,我们品茶,品的是其中的内涵。”水镜真人道,“如今卧龙堂和平川省的黑.道都在秦先生的控制之下了,你也知道,以前我们青城派就跟卧龙堂之间有过合作,所以我希望以后卧龙堂和青城派依然可以有合作。”

        “难怪青城派可以看着叶家倒霉,就是因为你们觉得无论以后谁掌控卧龙堂,对于你们青城派都不会有太多影响?”秦朗反问了一句。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关键的原因,是我们认为叶家气数已尽,所以只能顺应天时,让叶家遭遇灭顶之灾。”

        水镜真人道,“你或者不相信风水气运,但是频道却一直钻研此道,所以略有心得。叶家覆灭之前,叶世卿曾经亲自上过青城山,想要得到青城派的帮助,却被贫道给拒绝了,因为贫道已经看出叶家的气数已经耗尽。原本,叶家应该有上百年的气运的,但是这数十年来,叶家倒行逆施以致天怒人怨,气数也就提前耗尽了。不过,你因为推动了叶家的覆灭,所以却掠走了原本属于叶家的一些气运,因此你最近应该是顺风顺水、奇遇不断吧?”

        秦朗开始有些相信这个老道士的话了,因为他最近的确是奇遇不断、好运连连,这让秦朗真的有些怀疑是不是真是他掠夺了叶家最后的一些气运。

        不过,无论是不是夺走了叶家的气运,秦朗也不会跟青城派合作,所以他婉拒道:“水镜道长的道法,我是十分佩服的。不过,跟青城派的合作,我还需要多多考虑一下。”

        “秦先生,你不用忙着拒绝我。”水镜真人道,“虽然叶家垮了,但是并不代表叶家就彻底没了。别的不说,叶家的叶傲天已经进入了武玄层次,且成为了峨眉派的真传弟子了,现在在峨眉派很受重视,你以为这件事情他会算了么?”

        叶傲天,秦朗对这个家伙还是比较熟悉的,但是秦朗却不将他放在心头,淡淡地说:“此人以前就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更不足为惧了。”

        “秦先生,你有自信是好的,只是盲目自信却不可取。叶傲天,不仅仅是峨眉派的真传弟子,而且很快就会成为峨眉派掌门的乘龙快婿了。日后,峨眉派一定会全力培养他的,你真的认为他不会给你造成任何威胁?”

        “区区一个叶傲天,他也许可以给我造成一点麻烦,但是要给我造成威胁的话,那还远远不够的。”秦朗信心十足地说,“道长,你的好意我心灵了,不过卧龙堂的事情,我还是希望道长和青城派高抬贵手,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秦朗这话看似客气,实际上却是是毫不妥协。有些事情可以商量,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妥协,卧龙堂关系着秦朗对平川省**的控制,关系着许仕平和武明侯的大计,所以这件事情上面秦朗不能丝毫妥协。一旦跟青城派达成“合作”的话,到时候听谁的呢?青城派插手平川省的**,无非是为了利益,一旦双方的利益产生了冲突,必然有一方需要妥协和让步。

        如果秦朗想要跟人合作的话,还不如跟唐门“合作”,所以他必须拒绝青城派。

        “秦先生,看来你是心意已决了?”水镜真人的涵养不错,居然也没有生气,“看来秦先生最近奇遇不断,所以信心也就开始膨胀了?也罢,秦先生虽然不答应,但是我好人做到底——提醒秦先生一句,你虽然掠夺了原本属于叶家的气运,不过掠夺大运的人,必然会经历一场大劫,贫道观你周身的气息,大劫应该不远了。”

        “这个算是威胁我么?”

        “不,秦先生不用误会。”水镜真人道,“贫道要威胁你的话,也不用拐弯抹角了。你的这一次大劫,不是来自青城派,而是来自别的外来势力,贫道只能看到这么多。原本,如果你答应跟青城派合作的话,我们一定帮你一起对抗外敌;但是,既然你拒绝了,青城派也不会报复你,不过如果你们支撑不了来自外来势力的报复,我们青城派不介意落井下石,取得对卧龙堂的控制权。”

        “好!如果道长和青城派有这个本事的话,我即便是输了,也输得心服口服!”秦朗向水镜真人抱拳说道。虽然不确定水镜真人的人品如何,但是秦朗喜欢这种将事情摆明说的人。江湖争斗,不可避免,明争总是比暗斗要好。尤其是青城派这样的强大存在,如果暗中使坏的话,的确会让秦朗感觉很麻烦的。水镜真人肯直接说明,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秦朗离开之后,水镜真人却没有立即离开。片刻之后,一个道人走了进来,向水镜真人道:“师叔,你就这样让他走了?”

        “不走还能如何?这里是我们青城派的产业,难道你想把这里打个稀巴烂?”水镜真人横了对方一眼,“海蟾,你好歹也是副掌门,怎么眼光开始不行呢?这小子看起来虽然只是刚柔境的修为,但是本身的实力深不可测,纵然是师叔都未必能将他留在这里。否则的话,我何必跟他废话。”

        “什么,连师叔您都没有把握留下他?”海蟾真人一脸惊骇之色,他知道水镜真人的境界十分高明,想不到他居然没有把握留下一个后辈小子。

        见海蟾真人不相信,水镜真人冷哼一声,手一抬,就将秦朗之前喝过的茶杯隔空抬了起来,然后他屈指一弹,茶杯里面剩下的半杯茶水倒入了房间里面的一盆盆栽当中。只见顷刻间,这一株盆栽的树叶和根茎都开始迅速枯萎、发黑,完全丧失了生机。

        海蟾真人看到这里,骇然道:“这是什么毒!居然如此厉害!”

        “什么毒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我们知道,青城派现在最好不要插手卧龙堂的事情。也罢,我们就静观其变,这一场大劫他未必能安然度过。”水镜真人用洞察无疑的语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