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90章 僧侣也疯狂
  • 正文 第890章 僧侣也疯狂

    作品:《少年医仙

        这个叫桑格尔的家伙不愧是当地土豪,很快就叫了一帮子当地流氓围了上来,而且这帮人都拿着家伙,个个凶神恶煞。www.lingdiankanshu.com另外,还有不少围观的人。

        人多势众,桑格尔这家伙就开始嚣张起来了,从别的混混手中拿过一把弯刀,冲着秦朗挥舞道:“小子!今天晚上你们死定了!”

        秦朗看都没有看这个桑格尔一眼,只是向洛滨问了一句:“怕不怕?”

        “才不怕呢。你不是都说了么,都是一群土流氓而已,你是高手嘛。”洛滨笑道,果然一点都不担心。

        “的确不用怕,我们的人也应该到了。”秦朗笑着说。

        果不其然,秦朗的人也到了。

        扎那亲自带队,将宗教协会的狂热分子和附近寺庙的年青僧侣都召集了过来。以扎那在这里的影响力,要做到这一点当然很容易。

        扎那禅师平时虽然一副道貌岸然、和和气气地样子,但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现在,秦朗要他帮忙打架,扎那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却没有拒绝,因为扎那禅师几乎见秦朗视为师父一样对待,所以帮秦朗打架,他只会觉得很荣幸,都懒得问原因了。

        这不,扎那禅师今天晚上虽然穿着僧衣,但是却光着半个膀子,手中还提着一根木棍,带着差不多两百名僧人围了过来,然后向秦朗说道:“秦先生……不,秦护法,就是这帮小混混找你麻烦?”

        “是啊,你没看到他们把我围着么,而且把刀都拿出来了。你知道,我跟朋友吃饭,刚换了一套新衣服,而且我好歹也是一个护法金刚,不太合适跟一般人动手。扎那,你帮我教训教训他们吧。”秦朗笑道。

        洛滨没想到秦朗居然招了一批喇嘛过来打架,也觉得有趣之极。

        扎那一听,也懒得说什么话了,直接一挥棍子:“教训他们,让这帮蠢货知道佛爷们的厉害!”

        桑格尔等人看到这一群喇嘛,就感觉情况不对劲了,尤其是有几个眼尖的人,已经认出了扎那禅师,口中连连说什么“扎那禅师停手,我认识你……”之类的话。扎那禅师却一概不管,直接叫人开打。

        反正,在扎那禅师眼中,这些本地土豪根本就不算什么。在这片土地上,密宗上师才是真正的土豪,这些蠢货只是有几个金钱而已,在扎那眼中根本不算什么。如果这些人真敢跟密宗较劲,只会死很难堪。

        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这帮人打了再说。

        大部分混混看到这些光着膀子的喇嘛,都已经失去了斗志,纷纷落荒而逃。因为这些混混虽然智商不会太高,但是也不会白痴拿刀跟一群喇嘛对砍,在密宗统御的地盘之上,谁敢聚众殴打喇嘛,谁就是去找死。要知道,在这片土地上,密宗建立起来的威望已经持续了数千年之久,这片土地上诞生了无数的权贵、土司,但是这些人依然都对密宗僧侣保持着崇高的敬意,对神佛充满了敬畏。也许,这些权贵之中也有想要渎神的人,但这些人全都消失在历史的尘埃这之中,连一点浪花都没有腾起,可想而知密宗的统治何等森严。

        显宗旗下的少林寺,还曾经被摧毁过几次,但是密宗的布达拉宫,却没有人敢去里面杀人放火,这就足以说明了密宗的厉害。当然,真正的密宗高手,未必藏身在布达拉宫之中,很可能是在那些未知的雪山、峡谷之中隐匿修行。

        总之,混混们都被狠狠揍了一顿,其中也包括了桑格尔等几个土豪少爷,这帮喇嘛可没有留情,直接将这几个人揍成了猪头。

        随后,桑格尔等人的家长已经陆续赶了过来,一看这些人的装束,秦朗就不难明白桑格尔等人如此嚣张了,因为他们的家人、亲属当中,就有不少人穿着警服、军装和西装,都是一些新时代的权贵啊。看到这状况,秦朗只能感叹虽然这片土地解放了,但是人民却未必得到了解放,因为权贵还是权贵,只是称呼变了而已。

        桑格尔等人的家长虽然来了,但是看到动手打人的是扎那,这帮人也不敢发飙,所以只能将矛头对准了秦朗,因为秦朗才是这一次暴动的始作俑者。处理打架斗殴,当然是警察的职责,其中一个中年警官向秦朗呵斥道:“你简直是无法无天,居然敢在这里闹事!等老子把你抓进局子,再好好收拾你!”

        “扎那禅师,你跟这位警官沟通一下吧,我害怕被抓进去。”秦朗向扎那禅师道。

        扎那冲着中年警官冷笑道:“强巴局长,你好大的官威啊,这位是我们密宗的护法金刚,也是图番、达瓦、普布三位上师的朋友。强巴局长,你真要将秦护法关进去也行,不过希望你可以承受住三位上师的怒火。”

        扎那的声音不算高,但是落在强巴等人耳中,简直就是如雷贯耳。且不说扎那禅师了,就说图番、达瓦和普布三位上师,他们简直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三巨头。如果放在过去的话,强巴这种人想要得到三位上师的赐福,那就必须要虔诚地跪在地上,将头贴在地面上,自能从三位上师的脚尖开始仰望。

        所以,只听扎那禅师这么一解释,其余人立即就哑火了,虽然他们不知道秦朗是什么来头,但是扎那禅师的话他们不能不信。如果他们真的敢冒着开罪三位上师的风险来跟秦朗作对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三位上师的信徒给收拾掉。甚至,他们的财富和地位恐怕都保不住了,这“三巨头”只要发话,就可以让他们在片土地上没有容身之地。

        “小子,你说你是密宗护法金刚,谁他妈相信啊!”桑格尔似乎还不死心,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那位中年警官就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口中还骂道,“不长眼的东西!得罪了护法金刚还不跪下认错!”

        “我……我……”桑格尔真是郁闷啊,想不到挨了打不说,居然还要给人下跪。

        但是已经有人在桑格尔的腿上踹了一下,让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秦朗面前。

        既然已经跪上了,桑格尔也就没必要立马起来了,只能继续跪在地上乞求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