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84章 白驹过隙
  • 正文 第884章 白驹过隙

    作品:《少年医仙

        不过没办法,反正过一段时间之后,这皮肤应该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www.lingdiankanshu.com只是,秦朗向下面瞅了瞅,却依然是光秃秃一片。不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这皮肤都已经新生了,但是一身毛发,却是被业火给“剃度”得干干净净,看不到一定重生的迹象。

        “看来,只能等它慢慢长回来了。”秦朗心想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现在,只能先把身上洗干净,然后再想办法弄一套一副,否则这清洁溜溜的,总不能一直裸奔不是。

        秦朗正在用冰水清理身体,却没想到不远处的洛滨已经醒了过来,借着投入洞穴中的光线,她竟然开始偷窥秦朗洗澡了。

        这还是洛滨第一次亲眼目睹男人的身体,不得不说,秦朗的身体很“好看”,比那些人体画像都好看,不仅仅是他的身体透着强大的力量,而且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有一种新生的气息。

        新生的东西,看起来都是美好的。

        无论是新生的花草树木,还是新生的小马驹、小狗狗等动物,看起来都是那么地美丽。当然,新生的人也是美丽的。秦朗被地狱业火烧过之后,也有一种新生的气息在身体之中。

        洛滨看来一阵之后,居然鬼使神差地悄声走了过去,然后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秦朗。

        “呀!”

        惊呼声响了起来。

        不是秦朗的惊呼声,而是洛滨的惊呼声。她看到秦朗用冰水洗澡洗得欢,下意识地就忽略了冰水的温度,于是当她靠近秦朗的时候,顿时就悲剧了,冰水将她冻得浑身直哆嗦。

        更倒霉的是,衣服也被冰水打湿了,冷冰冰难受极了,感觉全身都要冻僵了一样。

        秦朗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赶忙将洛滨身上的衣服给剥掉了,然后一下子搂着了她,就如同昨天晚上搂着她一样。不同的是,昨天晚上秦朗虽然没有穿衣服,但是洛滨却穿着衣服,而现在两人几乎都没穿衣服,只是洛滨穿了贴身的小内衣而已。

        这种时候,秦朗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防,直接用体温给洛滨取暖,否则洛滨昨夜已经被冻过一次,再被冰水这么一冻的话,那肯定要生一场大病。

        更何况,之前洛滨从后面抱着秦朗,本身已经说明了什么。虽然她没说,但是有些事情说出来反而没意思了。

        秦朗体内的业火还没有完全熄灭,他的身体依然滚烫,很快洛滨的身体就再度暖和起来,暖和之后就有些滚烫了。

        **,一点就着。

        彼此都已经**相对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经历了昨夜发生的事情,看见秦朗为了她冒死而战,洛滨的心就算是再寒冷,也早就已经融化了。而且,昨夜的危机让她意识到一点:当真是好花堪折直须折。既然她和秦朗之间彼此都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那么还固守着最后的防线做什么,如果真的被昨夜那老怪物给玷污了,洛滨真的要抱憾终身了。正因为已经想通了一切,所以才有洛滨之前的行动。

        至于秦朗,他这会儿自然也想通了。人家女生都想通了,他如果还废话的话,岂非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虽然两个人在这方面都没有经验,但是岛国的影片早已经为秦朗指明了大方向,所以他认为只要按部就班就行了。

        没有枪没有炮,谁能没法现造;但是没战斗经验,这个可以摸索嘛。上下摸索摸索,头回生二回熟嘛。实在不行,也可以学习治国典型经验:摸石头过河嘛。

        反正,摸着摸着就有感觉了,虽然两人都是生手,但感觉却比较到位,所以在摸索着也就大胆地开始“小马过河”了。

        不过,也许是以为之前这一切进展太过顺利了,不幸的事情也就发生了:

        就在秦朗和洛滨两人准备白驹过隙的时候,洛滨因为操之过急,或者说因为她想第一次采取主动的方式,所以她猛地将身往下一沉,结果就坏事了,小白驹因为太胖过隙的时候没过去,结果被卡住了。因为她疼啊,而且用力过猛,所以疼得痉挛了。

        看到洛滨都疼得掉眼泪了,秦朗也是无可奈何,知道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也毫无情趣了,只能调转马头。也幸亏他从柳摘星那里学到过正宗的缩骨功,总算没有让小白驹一直被卡住。

        白驹过隙虽然只过去一半,但是马头却已经见红了。不过,秦朗虽然郁闷,但是很快也就释然了:人生如白驹过隙,有的过去了,但也有人被卡在了中间,这就是人生。

        尽管秦朗只尝到了刹那的甜头,但是那刹那的**也让他为之沉迷。以前,秦朗总是不理解为何有些人对这种事情如此沉迷,亲身体验过之后,他才知道这事不沉迷才怪。

        不过,接下来秦朗要做的不是回味,而是安慰洛滨,现在的洛滨可谓是身心同时受伤了,她纠结地向秦朗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会那么痛?”

        秦朗不知道这个问题如何给她解释的,反正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只是最后将洛滨哄了很久 ,然后又轻吻了好一阵,总算是将她给哄住了。不过,秦朗知道今天也就到此为止了,否则操之过急反而会引起洛滨反感。反正,现在两人已经突破了最关键的一步,以后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随后,将洛滨的衣服烘干穿上之后,秦朗向洛滨道:“好了,现在我们去山顶看看吧。虽然昨天发生了意想不到事情,但幸好我们两人都没事,这就好了。”

        “没事?你对本姑娘做了这种事情,你还敢说没事!”洛滨伸手就去拧秦朗的耳朵。平川省的姑娘啊,果然还是挺辣的。

        “好吧,我错了!我们之间发生了最美味、最难忘的事情。至于那个老喇嘛,我们就当他是一个古怪的月老吧。”秦朗向洛滨道。

        “这还差不多。”洛滨点头说,“昨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意想不到,但是幸好让我们两人靠得更近了。秦朗,我们走吧——不行啊,你还光着身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