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70章 夜鹰
  • 正文 第870章 夜鹰

    作品:《少年医仙

        第870章夜鹰

        当天晚上,秦朗再度回到了小楼中休息,而白玛被达瓦上师叫来服侍秦朗。www.lingdiankanshu.com

        所谓服侍,其实就是腐蚀,无非是要想秦朗沉迷在温柔乡中不能自拔。功法、名利、女色,这些东西年轻人如何能拒绝?达瓦上师等人,看样子是专门为秦朗下套了。

        白玛看起来没有任何怀疑,和秦朗成为道侣之后,她的心境依然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秦朗依然可以感觉到她身上至诚的圣洁。

        这种至诚的圣洁,让秦朗都觉得自惭形秽。

        秦朗本想告诉她宗教黑暗的一面,但是看到白玛之后,秦朗却将这个念头给打消了,因为他知道到目前为止,白玛见识到的都是宗教圣洁的一面,正是宗教的神圣的一面造就了她,如果秦朗将那些黑暗的东西灌输给她,那么就会真正摧毁她。

        对于有些人来说,活在美丽童话般的梦境之中,也比活在残酷的现实当中要好。

        就如同那个卖火柴的小姑娘,她一直沉睡在幸福的天堂也比艰难地活在寒冷的现实要好。

        “白玛姑娘,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还要跟人战斗。”秦朗向白玛解释道,这样就不用跟她同床共枕了。

        “秦护法,我已经知道了。上师说,明天您会跟黄教的年青高手夜鹰比武。夜鹰是黄教第一年轻高手,您是需要养精蓄锐的。”

        “夜莺?他歌喉很好么?”

        “不是夜莺,是夜鹰,老鹰的鹰。”白玛轻笑道,宛如雪山盛开的莲花。

        ****

        秦朗在小楼上静坐一夜,倒不是为了养精蓄锐,而是为了守护圣洁。说起来,这事秦朗自己都觉得有些愚蠢,哪有美色当前而不动心的。只是,看到白玛,秦朗就实在升不起龌蹉的念头,所以也只能继续愚蠢下去了。

        第二天早上,享用过白玛送来的早饭之后,秦朗便来到了洗云寺外面的空地上。

        这里,就是秦朗跟那个叫夜鹰的年青人比武的地方。

        不过,让秦朗没想到的是,除了达瓦上师之外,图番和普布两个老家伙居然也一大早到这里来看热闹了。

        看来不论什么时代,比武这种暴力的事情都是很受大家欢迎的。

        随后,秦朗就看到了空地边缘靠近悬崖的一块岩石上面坐着一个年青人,这人闭着眼睛坐禅,纹丝不动。不过,当秦朗的眼光看到他的时候,这个年青喇嘛顿时生出感应,绿色的眼睛一睁,站了起来,炯炯有神地盯着秦朗,就如同看到猎物一样。

        “喂——这位大哥,你站那么高,当心别摔着了!”秦朗向年青喇嘛道,“你就是夜鹰?快别装.逼了,万一掉下去真的很麻烦!”

        听了秦朗这话,达瓦、图番和普布三位上师都直接傻眼了:这家伙好歹也受戒了,怎么言语还这么粗俗呢?

        “你就是秦护法?”夜鹰从石头上跃了下来,落在秦朗面前两米开外,然后行礼道,“请多指教!”

        话刚说完,夜鹰就动手了,似乎他早就已经忍耐不住了。

        轰!

        夜鹰的肉掌劈开空气,向着秦朗面庞击来,同时周身骨髓之中传来“隆隆”的声音,如同闷雷一样,生出威临天下的感觉。

        一出手,夜鹰就展现出了洗髓境的力量。

        难怪达瓦上师说密宗的年青杰出高手也不少,看来也没有吹牛。

        洗髓境的力量,似乎足以压制秦朗刚柔境的实力。

        但是,秦朗的真正实力又岂能以境界来衡量,就在夜鹰一掌袭来的时候,秦朗的身体似乎自然而安然地生出感应,施展出血鸦浮水的身法,飘然退后,轻松避开了夜鹰这蓄积已久的一掌。

        秦朗没有出手,但是达瓦上师、图番、普布三人都同是露出了惊骇之色。并非因为秦朗的身法玄妙,而是因为秦朗的反应,他们三人已经看出,这是秦朗身体作出的自然反应!

        就在前天,达瓦上师才跟秦朗说过心如明镜、身似菩提的奥秘,想不到区区两天时间,秦朗居然就做到了神形合一,让精神和身体处于统一状态,完全做到了“心如明镜、身似菩提”的妙境。

        也即是说,秦朗的精神力一察觉到夜鹰出手,身体立即自然生出反应;而其他武者,首先用眼睛看到对方出手,然后脑子当中思索对策,再见招拆招,自然就慢了很多。

        天下功夫,唯快不破。秦朗做到“心如明镜、身似菩提”,则精神和身体都处于毫无破绽的状态,夜鹰即便是境界比他高,却也很难占到便宜。

        这三个上师的眼光都是极其高明,所以看出了问题所在。

        秦朗的身法极其飘逸灵动,而且因为是从容应对,所以显得流畅自如,顷刻间秦朗就退到了山壁处,而夜鹰紧追过来,变掌为拳,一拳轰向秦朗胸膛。

        轰!

        拳头未到,声音却如同奔雷,而且夜鹰的拳力很怪异,竟然在他拳头前方形成了一道白色涡旋,这是螺旋真气带动水汽形成的。

        但秦朗依然快了一线,他的脚掌在山壁上一蹭,整个个立即贴着山壁倒着爬了上去。

        蝎子倒爬城。

        陡峭的山壁上爬行,如履平地!秦朗如今也终于做到了这一步。

        不过,因为秦朗的功夫是以伏龙桩为根基,即便是施展蝎子功,看起来也给人一种浩然正大的感觉,再加上他密宗的精神修行之法,使得秦朗的气质也很庄严肃穆,明明是歹毒功夫,但秦朗施展出来却没有人觉得歹毒。

        夜鹰两击落空,心头有些浮躁了,双足运劲,一个旱地拔葱升上半空,向秦朗凌空发起攻击,但就在此时达瓦上师却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她觉得夜鹰有些急躁了。秦朗虽然在后退,却是退而不乱,即便是爬上了石壁,却也保持着桩法,而夜鹰双脚腾空,看起来威风,却无法从地上借力,所以非常不明智。

        果不其然,秦朗因为心如明镜,立即看出夜鹰的破绽,一只脚在山壁上一点,就如同蝎子的尾巴,狠狠地向夜鹰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