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65章 嫁祸于人
  • 正文 第865章 嫁祸于人

    作品:《少年医仙

        面对秦朗这气势汹汹的一招,达瓦上师却没有接招,而是如同一片白云般飘然退后,手做拈花状,脸上露出带着禅意的微笑。www.lingdiankanshu.com

        秦朗这气势汹汹、神形合一的一招忽地打在了空处,没有一个宣泄的对象,这种感觉说不出地难受,他正要向达瓦上师追击,但忽地心有所悟,硬生生地将招式收了回来,再度以伏龙桩降住自身的真气和精神。

        要打出凶猛无匹的招式不容易,而要将凶猛无匹的招式收回来就更加不容易。

        达瓦上师就是要秦朗明白这个道理,做到收发自如。

        见秦朗降住了自身的精神和真气,达瓦上师露出了欣慰赞许之色,然后向图番和普布两位上师说道:“秦先生果真是武学奇才,可为我白教护法金刚。”

        “多谢达瓦上师指点。”秦朗向达瓦上师恭敬地行礼。

        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达瓦上师的确是指点了秦朗的功夫,让秦朗受益匪浅。

        神形合一,招式、真气、精神三者完全融为一体,的确可以让拳脚威力倍增。

        指点完毕,秦朗和达瓦上师再度回到了禅室中。

        图番上师向秦朗道:“秦先生,刚才我们的话你也听到了,你可愿意成为密宗白教的护法金刚?”

        秦朗已经收了人家的好处,如何能够拒绝这个要求?所谓好处,当然就是达瓦上师的指点了,这可是天大的好处。如果得了好处还不上路的话,恐怕这三个老僧立即就会翻脸了。

        另外,在这种情况下,做密宗的护法金刚对秦朗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有了这个身份,管泰隆等人想要对付他的话,就不得不好好掂量掂量了。万一引发了显密二宗的冲突,管泰隆恐怕也无法承受这种后果。

        “我师是密宗高人,我自然应该回归密宗。”秦朗肃然道。

        “好。”图番上师点头道,“明日,你就随达瓦上师去她的洗云寺完成受戒仪式。”

        秦朗点头。见这三人似乎还有重要事情商量,秦朗也就识趣地退了出来。出来之前,他问了一下图番上师如何处理巴青,图番上师给的回答是“任你处置”。

        既然有了图番上师的许可,秦朗也就知道如何处理了。

        秦朗再度回到了关押巴青的地方,告诉巴青他已经跟图番上师说过了,只要明天巴青去下跪道歉,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虽然作为元罡境高手都是很高傲的,但是在高傲也没自己的命重要,真正的高手都是能屈能伸的人。否则的话,一旦败北受辱就自杀的话,恐怕整个江湖都没什么高手了,因为强中自有强中手,谁敢说自己能一路无敌?

        活着,才有报仇的机会;活着,才有攀上江湖通天塔的机会。

        “巴青先生,那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一路顺风了。”秦朗拍着巴青的肩膀说道,同时告诉守卫可以给巴青提供吃喝的东西。

        不过当天晚上,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居然有人夜袭巴青,并且将他打伤了,幸亏几个护法金刚出手,才将偷袭者击退。

        秦朗闻讯赶到关押巴青的地方,看到可怜的巴青郎中又喷了两口血,然后信誓旦旦地向秦朗说:“是显宗的王八蛋干的!金刚般若掌!管泰隆这帮人太狠了!”

        “不是狠,这大概是嫁祸于人吧。你如果死在这里,药宗就只能将这一笔账算在密宗头上了。”秦朗向巴青道。

        “秦先生说道没错。”图番上师的声音响了起来,“想不到显宗的人做事越来越不择手段了。巴青,本上师也没想过要杀你,否则就不会留你到现在了。这样吧,未免你们药宗跟我们结怨,你现在就离开吧。”

        “多谢图番上师。”巴青正要溜之大吉,忽地意识到不妥,又折转回来道,“上师,请您允许我留到明天再走吧。否则我现在出去,我怕被人灭口了。”

        看来受伤吐血之后,巴青的胆子小了很多啊。

        图番上师犹豫了一下,才道:“罢了,就让你留到明天!”

        随后,图番上师留下了一个护法金刚,以保证巴青的安全。不过饶是如此,相信这家伙今天晚上也没办法睡着了。

        秦朗和图番上师离开之后,图番向秦朗道:“秦先生,你这嫁祸于人的计谋不错啊。看来,巴青是将显宗的人恨上了。”

        “其实,这个计划有很多疑点,算不上高明,比如偷袭的人故意用显宗的金刚般若掌法。关键是,巴青早已经对管泰隆等人心生怨恨了,所以即便是有疑点也会坚定地认为是管泰隆等人做的。”秦朗说道。

        “没错。想不到秦先生年纪轻轻就智勇双全,以后前途无量啊。”图番这话似乎若有所指,“明日你就正式加入密宗旗下了,可不要忘了老僧这个引路人。”

        “自然不会。”秦朗点头道。

        ***

        第二天一早,秦朗就随同达瓦上师前往洗云寺。

        开车的是一个年青喇嘛,这个很正常。秦朗知道,对于很多藏人来说,成为喇嘛就是必修课,这比考大学都重要,而且喇嘛也是可以婚配、还俗的,所以年青人当两年喇嘛其实算是一种“进修”,这比大专文凭都管用。

        司机的技术不错,关键是车的性能挺好,是崭新的路虎。以前有人说过,世界最赚钱的生意就是宗教,这话虽然有些极端,但事实的确如此。

        你看梵蒂冈那些金碧辉煌的教堂、泰国那些金灿灿的佛像也包括华夏的那些寺庙、道观,不都是富得流油的主么,见过纯金的便盆、天然水晶的吊灯、极品钻石的法杖没有?区区一辆路虎车,的确不在话下,宗教拥有的财富,那是普通人永远都无法想象的。

        “这车是一个信徒捐献的。”达瓦上师见秦朗对这车如此有兴趣,于是随后说了一句,“以你的身份,如果你想要的话,也会有信徒送给你的。”

        “嘿……我可没有达瓦上师您这样的威望。”秦朗笑道。

        “威望源自宗门给予你的地位。”达瓦上师道,“你即将成为白教的护法金刚,有了这个身份,你就有了威望,很快你就明白了。”

        “多谢上师指点。”秦朗道。

        “你不必客气。我指点你,是因为你是难得的人才,所以我们三人才商议邀你进入密宗。不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似乎对我心存不敬,这是什么道理?”达瓦上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