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62章 上眼药
  • 正文 第862章 上眼药

    作品:《少年医仙

        百珍油的效果真是非同凡响,第二天早上秦朗起床居然都还保持着擎天一柱的风姿,看来这些喇嘛秘制的百珍油效果比传说中的印度神油效果好太多了,如果不考虑成本的话,应该是光棍节的男士最佳礼物。www.lingdiankanshu.com

        全身的皮外伤已经彻底好了,秦朗显得精神抖擞,在甘泉寺的僧侣食堂享用了早点、早茶之后,秦朗就去柴房中“看望”药宗的巴青郎中了。

        相对于秦朗的精神抖擞,巴青这家伙却是萎靡不振,他被捆在柴房的柱头上,看样子昨天晚上没少吃苦头。

        当然,谁让这家伙不开眼得罪了图番上师呢。而且,密宗的人也不是善类,既然药宗是显宗的“狗”,他们自然不会对巴青客气的,只是不知道密宗的人从巴青口中掏出了多少有价值的东西。

        也罢,密宗问密宗关心的问题,秦朗问他关心的问题。

        秦朗本想让看守的喇嘛回避一下,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岂不是就说明他心头有鬼了?毕竟如今秦朗稀里糊涂混了一个密宗弟子的身份,他可不想将这个身份搞砸了。否则的话,失去了图番上师的庇护,管泰隆和延敕和尚恐怕立即就会想办法置他于死地。

        “嘿……巴青先生,看来昨天晚上你休息得不太好吧?”秦朗向巴青笑着说道,同时试图用精神跟巴青交流一下。既然有些话不好直接问,用精神交流就好了。

        “小子,如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那么恭喜你现在成功了。不过,如果你想要从我口中知道什么秘密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巴青的语气很硬朗,拒绝了跟秦朗进行精神层面的交流,这让秦朗同学感到很难过。

        “巴青先生,我知道你是药宗的人,药宗对于制造痛苦的药物应该也很有研究吧。小弟不才,也配制了一些专门制造痛苦的药物,想要请巴青先生鉴赏一下。”

        “有什么狠招就放马过来!我们药宗的人,早就不惧什么痛苦了,如果你以为一点点毒药就可以让我屈服的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要是叫一声痛的话,我都不算好汉!”巴青虽然是药宗的人,但真很有种,这大概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高手的缘故。但凡高手,习武都会经历无数的痛苦磨砺,对于痛苦的忍耐的确远远超越了普通人。

        但秦朗实在见过了太多的硬汉,所以他很淡然地取出了一根钢针,然后蘸了一点鬼斑石鱼的毒素,随便往巴青的手臂上一扎。

        只是这么一扎,巴青立即发出杀猪一样的痛呼声。

        “唉,我还以为你多硬朗呢。”秦朗口中嘲讽道,再度开始了跟巴青的精神交流。

        这一次,巴青果然配合了许多,用精神力向秦朗回应:“你这个毒宗余孽,究竟要干什么?你难道不怕我将你的身份暴露出来?”

        “我是密宗弟子,又是图番上师的朋友,你觉得他们会相信谁的话?巴青,我折磨人的手段很多,你想不想一一尝试一下?”

        巴青不想尝试别的折磨,只是这鬼斑石鱼的毒素已经让他差点被痛疯了,所以他暂时没办法在秦朗面前硬气,只能服软:“好,我现在沦为你的阶下囚,也没资格讨价还价,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你想知道药宗的药方还是功夫?”

        “功夫就免了,药方倒是有那么一点点兴趣。”秦朗道。

        精神层面的交流好处,就是别人几乎没办法偷听,而且交流的速度很快,因为正常人的思维速度都会快过说话的速度,所以科学家甚至认为,人类进化的终极交流方式就是精神交流,这种交流可以跨越种族,而单纯的语言交流将会被遗弃。

        在秦朗的精神力逼问之下,巴青将他所学的医术抖了大半出来。对于巴青来说,这一次对付秦朗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本来想要从秦朗这里获取冥毒的运用之法,谁知道却反而被秦朗套走了药宗的医术。虽然巴青的医术也不是药宗最核心的,但对秦朗却有莫大的好处。药宗是毒宗的死对头,精研了很多解毒技术,这些东西对秦朗很有意义,至少可以让他用毒的本领提高一筹了。

        巴青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一旦秦朗从他这里套取了冥毒和其他毒药的解毒之法,那么秦朗就有办法进一步提升他的下毒本领,以后药宗想要解他下的毒药就更难了。

        审讯完巴青之后,秦朗对冥毒的认识又深刻了许多,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冥毒依然不够完美,而且目前他掌控了一种冥毒,显然是不够的。在巴青的记忆中,药宗至少知道好几种冥毒的解毒之法。

        “秦先生,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你能让密宗的人放掉我么?”巴青自然不想留在这里遭受折磨了。

        “这个……恐怕有点困难啊,你得罪的可是图番上师,他老人家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对了,今天管泰隆又向图番上师施压了,这让他老人家很生气。你知道,管泰隆毕竟是显宗的人,如果他好语相向的话,或者图番上师会给他点面子,但是他却直接向图番上师施压,我恐怕你想要离开这里不太容易哦。”秦朗知道巴青已经恨上管泰隆和延敕和尚了,所以他不介意让这种仇恨更加深厚。

        果不其然,巴青一听就火了:“这个管泰隆,他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你知道了?”秦朗嘿嘿一笑,“管处长这一手很高明啊,给图番上师施压,看似为了营救你出来,实际上却是逼图番上师把你弄死。而且弄死你之后,药宗名义上还没办法指责他,这家伙不愧是显宗在部队的代言人之一。”

        “上眼药”,这也是一种技术活啊,秦朗恰到好处地给巴青上了眼药,相信他这会儿已经将管泰隆和延敕和尚恨到了极点。

        “管泰隆,我草他老母!”巴青看样子对管泰隆恨到极点,“这帮显宗秃驴真是太可恶了,我他妈好心给他们解毒,结果他们就是这么报答我这个救命恩人的……我知道管泰隆的一些秘密,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帮我保命!”

        “我喜欢听别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