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61章 一语双关
  • 正文 第861章 一语双关

    作品:《少年医仙

        关于“百珍油”,秦朗也曾经听老毒物提及过,这种灵药之所以叫“百珍油”,是因为它是采集百种藏区奇珍淬炼而成的。www.lingdiankanshu.com比如有藏红花、虫草、红景天、麝香等等,跟普通的疗伤药物不同,百珍油不仅可以治疗内伤、外伤,而且还能强身健骨,所以用百珍油治疗之后,伤者不仅能痊愈,甚至比受伤之前更加龙精虎猛。

        不过,百闻不如一见,当秦朗真正见识到这一瓶百珍油的时候,才知道这东西的确是真正的灵药,难怪甘泉寺的住持和医生僧侣都是一幅痛惜万分的样子。百珍油是灵药,极其珍贵,自然应该节省着用,但是图番上师已经将秦朗当成了救命恩人,自然不会在乎区区灵药,所以秦朗身上几乎都被涂满了百珍油。

        灵药真是极好的东西,抹上百珍油之后,秦朗就感觉到浑身上下舒坦了许多。不舒坦不行啊,要是不舒坦的话能叫灵药么。

        百珍油的药性很快被秦朗身体吸收,区区皮外之伤其实根本没什么,就算没有百珍油也能迅速痊愈,不过因为这百珍油的缘故,秦朗感觉自身筋骨强健了不少,似乎身体肌肉、筋骨之中吸收到一些莫名的能量。

        原本,秦朗佛魔同修,身体筋骨已经强化到了极致,但是这百珍油的药力愣是将他的筋骨再度强健了一番,可见这百珍油的确非同凡响。不过,最让秦朗感到满意的是,吸收了这百珍油之后,身上的皮肤居然生出了一种健康的铜色,让人觉得这一具身体更加具有爆发力。不过,秦朗下面没有抹油,但这时候却高高顶起,莫非这也是百珍油的独特效果?

        图番老喇嘛乐呵呵地瞅了一眼秦朗的裤子,然后微笑道:“秦先生不用担心,这也是百珍油灵药的效果,日后你就知道它的真正好处了。”

        日后知道好处?日后是将来的意思,还是“日”后?

        这个老喇嘛在玩一语双关么?

        不过,秦朗知道没必要跟个老喇嘛探讨“日后”的问题,所以他接着说:“灵药就是灵药,效果果然不同凡响,我现在已经感觉好了不少。”

        “这是自然,我们密宗跟藏药门的关系很好,医术自然不差。”图番上师道,“幸亏秦先生无事,否则老僧真是不知如何自处了。”

        “上师言重了。”秦朗道,“我看这帮人也许只是想要找我的麻烦,虽然他们对上师不敬,其实也只是想要抓我——”

        秦朗知道,越是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图番上师就越会怀疑管泰隆和延敕和尚的动机。

        果不其然,图番上师摇头道:“无论是冲你来,还是冲着老僧来,简言之都是冲着密宗而来的。显密二宗的争斗,已经持续了上千年,这也不是第一次。老僧只知道,你也是密宗一员,且救过老僧一命,所以老僧自然不会让你被显宗的人欺压。”

        “多谢图番上师。”秦朗恭敬地说道。

        “既然秦先生无碍了,那就在这里静养休息吧。”图番上师道,“你放心,显宗的人还不敢到这里撒野的。”

        “多谢上师。”秦朗本想去看一看药宗那人,但是他知道这事急不得,况且刚才装着受了重伤的样子,这会儿忽然就龙精虎猛了,虽然说是有灵药治疗,但是也太夸张了不是?

        于是,秦朗将这事放在了明天。图番上师等人相继离开,不过那一瓶没有用完的百珍油却留给了秦朗。

        等图番上师等人离开之后,秦朗给徐小璐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转告洛海川和徐政国,告诉他们现在秦朗的情况,免得他们担心。

        其实,徐政国和洛海川压根儿就没有替秦朗担心,这两人见识过秦朗的功夫和手段,都知道这个小子不仅手段厉害而且歪点子也特多,管泰隆和延敕和尚想要找他麻烦,恐怕只能吃瘪。

        当秦朗和图番上师进入甘泉寺后,管泰隆试图派人过来和解、谈判,主要是想要将巴青弄回去,但是根本没用,这些人连寺庙的门都没能进去,因为图番上师极度愤怒。

        不过,管泰隆自然还有别的办法,他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秦朗的手机,在晚上给秦朗打了一个电话:“秦先生……我是管泰隆,有时间聊几句么?”

        “管处长,我今天还在养伤呢,你不会派人来杀我吧?”

        “图番上师的人守卫这么森严,我有心无力啊。”管泰隆道,“秦先生是聪明人,我就开门见山了吧,你要怎样才肯将巴青交给我们?”

        “管处长,我觉得你误会了。军部的命令,只是让我们将延敕和尚给你,现在延敕和尚已经在你手中了,而且已经解毒了,大家皆大欢喜了。至于巴青,跟我有半根毛关系么?”秦朗冷笑道。

        “秦先生,你应该知道巴青是药宗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难道你要得罪药宗不成?况且,如果你坚持这么做的话,你不仅得罪了药宗,也得罪了佛宗。”

        “是显宗。”秦朗纠正了管泰隆的说法,“我是图番上师的朋友,密宗不会对我如何。至于药宗和你们显宗,我真的没必要害怕。好了,你的谈话一点诚意都没有,我觉得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等等——”管泰隆道,“你觉得我没有诚意的话,那你说说你的条件。”

        “我的条件嘛,第一延敕和尚离开自治州,放弃会长身份;第二管处长你必须答应,这件事过去就算了,你不能叫人找我麻烦。当然,药宗的人也不能找我麻烦;第三——”

        “等等,第二个条件我都无法答应你了。”管泰隆打断了秦朗的话,“要让我答应你的第二个条件,你必须向我交代清楚冥毒的来历,如何?”

        秦朗的回答是直接挂了电话。

        冥毒,这是密宗的不传之秘,怎么可能告诉管泰隆。秦朗也知道管泰隆没这么容易妥协,所以他也不急于跟管泰隆谈条件,还是想想明天如何从巴青的口中知道一些关于药宗的事情吧。

        对于药宗,秦朗一直都是很好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