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58章 激化矛盾
  • 正文 第858章 激化矛盾

    作品:《少年医仙

        在楼下,秦朗见到一个干瘦长胡须的陌生人,这人不是管泰隆也不是延敕。www.lingdiankanshu.com

        几丝诧异之色从秦朗脸上闪过,随后他便隐约猜测到这个人的身份,因为这人身上有一股药味气息,就如同在老毒物身上总能感觉到毒药的气息似的。这是长期从事某种职业,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职业“气味”。

        作为毒宗传人,秦朗原本也会染上阴毒、狠辣的气息,但是跟老毒物不同的是秦朗的体质,他的体质可以完美地吸收和转化毒药,所以不会被毒药影响自身的气息。否则的话,他这个毒宗传人的身份早就已经暴露了。尤其是,很难瞒过图番上师这类人。别看图番上师不会功夫,但是精神力修为十分高深,必然已经开了“天眼”,一些细微的东西都很难逃过他的法眼。

        所以,从眼前这人的气息,秦朗知道此人必然是长期从事医药行业,而且此人的功夫修为已经达到了元罡境,绝对不是一般的江湖郎中。

        “秦先生?”干瘦长胡须地中年人向秦朗道,“可以单独谈谈么?”

        “有什么话,这里谈!”秦朗冷冷道。

        “噢?秦先生,事关你身份的事情,我认为你不想让别的人知道吧?”中年人捋着胡须,语气之中略带威胁。

        “我的身份?”秦朗冷哼一声,“我的身份清清白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这下轮到中年人诧异了,他显然不明白秦朗为何如此底气十足,片刻之后他才接着说道:“好一个清清白白?秦先生,我不妨告诉你,本人是药宗——巴青,你莫非还以为我看不清楚你的身份?”

        “药宗的人?”秦朗微微皱眉,其实他已经隐约猜测到此人的身份了。早听说药宗唯佛宗、道教马首是瞻,看来还真是如此。这样,也就可以解释延敕和尚身上的冥毒是何人给解掉的。药宗的人,自然不缺解毒灵药和解毒的手法。否则的话,药宗也不能成为毒宗的死对头了。

        “怎样?秦先生要不要单独谈谈?”巴青的脸上露出少许得意之色,他似乎认为自己已经抓住了秦朗的小辫子了。

        “谈?谈个球!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秦朗骂道,“药宗的人又怎样?别以为你抱着显宗的大腿,我就会给你面子,滚一边去!什么东西!”

        “你——你……这小子,你是毒宗的余孽!罪该万死!”巴青愤怒地说出秦朗身份,“现在,你后悔了吧?毒宗余孽,但凡正义之士人人得而诛之!”

        “唵嘛呢叭咪吽!”

        就在此时,一声梵音在楼中大厅响起,这声音浩大、威严,如同春雷滚滚,震耳欲聋,楼中的工作人员都被震得赶忙捂住耳朵。随后,就听见图番上师的声音响起,“小人!真是小人!居然还敢污蔑我密宗弟子,简直可恶至极!”

        图番上师看来是出离愤怒了,秦朗的身份是经过了图番上师亲自验证过的。不仅知道秦朗修行的禅功是正宗密宗的禅法,而且知道秦朗的传承来自何人,只凭这两样就可以肯定秦朗的身份。尤其是秦朗的禅法,光明菩萨观想法,这一门禅法的确是密宗正宗,光明浩大,绝对不可能是异教、异端的精神修行功法。

        所以,在图番上师看来,巴青简直就是来挑衅的。而且,药宗一向都是以显宗马首是瞻,这也是密宗深恶痛绝的。不过,密宗也不甘示弱,他们扶持藏区的藏药门,掌控着整个藏区及附近的医药行业,而且还有几样藏药成功地打入了整个华夏的医药市场。

        总之,图番上师看这个巴青很不顺眼,甚至想要直接将巴青赶走。

        巴青仗着是药宗的人,仗着元罡境的身份,完全不给图番上师面子,冷笑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只是一个会点密宗禅功的蝼蚁而已。老喇嘛,本人一根指头都可以碾死你,不过看你一大把年纪,也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不过,你少在本人面前猖狂!”

        “你——你……”

        图番上师差一点气得吐血,他在自治州可是德高望重的高僧,而且还是法旷寺的住持,身份何等显赫,即便是显宗的高手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想不到这个药宗的家伙居然称他为“蝼蚁”,这简直是猖狂到了极点!

        “你这个异端,居然敢对图番上师如此无礼!”扎那禅师显得义愤填膺。

        随着扎那禅师的呼喝,宗教协会的工作人员包括一些密宗信徒立即围了上来。开什么玩笑啊,居然有人敢对图番上师如此无礼,这简直就是亵渎神佛的行为。

        一群人将巴青团团围住,而且人越来越多。

        无论是在藏区还是在邻近藏区的自治州,密宗的信徒不仅数量众多,而且极其虔诚,这一点是无庸质疑的。尤其是虔诚程度,不是显宗信徒可比的。这些人虽然手无寸铁,但是却将巴青团团围住,要他立即跪下认错!

        只有跪地认错,才能显示出对神佛的虔诚。

        “跪下认错!”秦朗乘机喊了一声。

        “对,跪下认错!你这个无礼之徒!”

        “跪下!”

        “……”

        更多的声音响了起来,要巴青跪下认错。

        群情激奋,这是秦朗所希望看到的。不过他知道巴青肯定不会下跪的,毕竟这家伙好歹也是元罡境的强者,而且又是药宗弟子,平时高高在上,怎么可能跟一个“蝼蚁”下跪,所以巴青怒吼一声:“找死——”

        因为携带了真气,巴青的声音也是震耳欲聋。但奇怪的是,四周的这些信徒却没有被他给吓走,惊讶了片刻之后,再度向巴青发出了声讨。

        “图番上师,您还是站在后面吧,这家伙已经发疯了!”秦朗摆出护住图番的样子。

        “本上师不相信,他真的敢对我无礼!”图番看样子已经气得不行了,作为密宗在自治州的代言人,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蝼蚁”,第一次被人如此挑衅。

        “老东西,别在这里倚老卖老!”巴青冷哼一声,虽然被众人围困,他根本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不过,巴青嘴巴上虽然嚣张,但却没有动手,毕竟这里是宗教协会。

        但是,听见巴青这一句“老东西”、“倚老卖老”的字眼之后,图番彻底动怒了,口中怒道:“你这个该下地狱的异端——”

        “上师小心!”就在此时,秦朗忽地挡在图番上师前面,然后一道无形的罡气劈了过来,将秦朗震得凌空飞了起来。

        图番上师和扎那禅师两人同时露出极其惊骇、愤怒的目光。尤其是图番上师,气得脸色都发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