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57章 离间计
  • 正文 第857章 离间计

    作品:《少年医仙

        利益,一切都是为了这该死的利益。www.lingdiankanshu.com

        管泰隆和巴青等人想要的是秦朗腐朽冥毒的运用之法,而图番上师想要得到的是精神力修行法门。

        秦朗还没开口,扎那却是脸色大变,因为扎那并没有向图番上师说过“光明菩萨观想法”的名字,所以扎那担心秦朗误会,赶忙向秦朗看过去,却见秦朗的脸色出奇平静。秦朗道:“不知道图番上师如何知道光明菩萨观想法的?”

        “扎那是我们法旷寺的弟子之一,我曾经亲自指点过他的精神力修行,所以对扎那的精神力修行深浅十分了解。”图番上师平静地说。

        “该死!这老和尚肯定在扎那身上种植了精神印记!”秦朗忽然意识到这一点。可惜,现在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晚了,图番上师已经从扎那身上知道了光明菩萨观想法。幸好,这光明菩萨观想法浩然正大,不会让图番上师跟诸天黑暗轮回观想法联系起来,否则恐怕现在秦朗已经被密宗的人满世界追杀了。而且,这样反而让图番上师不会怀疑秦朗的身份。

        弄清楚其中的原因之后,秦朗越发显得镇定:“没想到图番上师的精神力修为如此了得,在下真是佩服。也罢,既然图番上师想知道光明菩萨观想法的话,我就班门弄斧一下。”

        秦朗的双手不断地结出各种密宗手印,心向光明,观光明菩萨。

        图番上师双目炯炯有神,跟随着秦朗不断地结出各种密宗手印,似乎从这一套光明菩萨观想法中受益匪浅。

        当秦朗结束之后,图番上师却没有结束,继续将这些真言手印演绎了一遍,然后又闭目消化了一阵才道:“光明菩萨观想法,心向光明,不动如一,的确是精神力修行的无上妙法,却不知秦先生从何处得到传授呢?”

        “噢,我师自称来自黑耳寺,名号尼玛巴岢,是我精神和功夫修行的启蒙恩师。”秦朗肃然道。黑耳寺的确是有一个叫尼玛巴岢的密宗武僧,这是秦朗从索朗口中得知的,不过这个尼玛巴岢已经失踪数十年了,用他来打掩护再好不过了。

        “你师竟然是尼玛巴岢,难怪……难怪……”图番上师口中喃喃道,“这么说来,你也算是我们密宗的正宗传人了。”

        “我师并未让我皈依——”

        “那只是形式而已。”图番摆手打断了秦朗的话,“你既然继承了密宗正统禅功,自然就是我们密宗一员——对了,那显宗的人,似乎对你来者不善?”

        “那人叫延敕,是这个宗教协会的会长。”秦朗道,“我传授了扎那禅师精神修行之法,让扎那禅师坚定了道心,延敕和尚似乎感受到了威胁,并且暗中找我麻烦,结果被我打伤了,所以他招呼了同伴来对付我——”

        “岂有此理!”图番上师勃然大怒,“显宗的人,实在太嚣张了!他们这些年势力膨胀,居然敢在这一块土地上耀武扬威了,当真是该死!”

        “延敕这人,还不是担心失去宗教协会会长的位置。”扎那成绩添油加醋,“当初他为会长,我为副会长,平日里他不断用身外之物来腐蚀我的禅心也就罢了,而且当初我们约定,显宗十年之内不能进入自治州传教,但我看他们已经等不及了。否则的话,他为何一定要压制我,为何要针对秦先生呢?”

        “延敕……显宗——哼!”图番上师冷笑道,“我会让他们知道,这块土地上究竟谁才是主人——扎那,将你的电话拿来。”

        扎那赶忙将自己的手机摸了出来,双手递给了图番上师,图番上师娴熟地拨了一个号码,然后说道:“我是图番,请我寺护法金刚立即到宗教协会来。另外,替我邀请达瓦、普布上师,告诉他们两位,我有要紧的事情跟他们商量,事关显宗……”

        看到图番上师气急败坏地样子,秦朗心头就十分开心,看来他所想的没错,佛宗并不是铁板一块,表面上密宗和显宗相处融洽,但暗中却是争斗不止,只需要一个导火索,就可以将双方的争端点燃。

        打完了电话之后,图番上师向秦朗道:“秦先生,我看你这两天就留在宗教协会好了,我们法旷寺的护法金刚已经赶来这里了,显宗的人断然不敢来找你麻烦!否则的话,老僧一定会让他们承受来自密宗的怒火!”

        “那……这个不太好吧。”秦朗装着为难地样子,“怎么能以我一己之私,引起密宗和显宗的冲突呢?我看……要不我还是去黑耳寺避难吧,惹不起他们,我可以躲不是。实在不行的话,我一个人隐匿深山不出,看他们能奈我何!”

        秦朗的语气虽然表现得很坚定,但是神情却显得有几分无奈,似乎在向图番上师表明密宗的势力已经不如显宗,所以他才不得不躲藏起来。

        “秦先生不可!”图番上师语气变得十分坚决,“在自治州这一块土地上面,还是我们密宗的人说了算,如果一个密宗弟子居然要被显宗的人逼得隐居深山,那我们密宗的人以后还如何在这块土地上立足!秦先生,隐藏的话还是不要再提!”

        “这个……好吧,那就按照图番上师的安排吧。”秦朗叹息了一声,显得十分担忧。不过,心里面秦朗却是很开心,因为他意识到佛宗这个庞然大物也不是不可撼动的,只要他小心经营,利用密宗和显宗之间教义的矛盾,总是有办法对付和削弱佛宗实力的。

        当然,秦朗不会天真以为就凭今天的事就可以引起显密二宗的争斗,今天的事情只是秦朗的一个试探而已,他很乐意看到显密二宗之间的碰撞。另外,他很喜欢自己的身份被图番上师承认——

        尼玛巴岢上师的真传弟子,这个身份真是不错。

        这时候,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得到扎那的允许,一个喇嘛走入办公室,然后向三人分别行礼之后才道:“图番上师、扎那禅师,下面有一位先生想要见秦先生。”

        “岂有此理!居然敢追上门来——”图番上师一手拍在茶几上,怒火腾腾,茶杯里面的茶水飞溅而出。

        “上师息怒,谅他们也不敢在这里动手!”扎那赶忙说道,“我陪秦先生一同下午,请上师在这里稍等,我不相信显宗的人敢在这里动手!”

        “好,你们一同下去,免得他们以为我们密宗示弱了!”图番上师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