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53章 百灵丹
  • 正文 第853章 百灵丹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没有服软,但是管泰隆也没有服软。www.lingdiankanshu.com管泰隆本想再度通过徐政国和洛海川向秦朗施压,结果这两人都非常机智地关闭了手机,并且告诉办公室秘书他们出去视察工作去了。管泰隆当然知道这两人故意避开,但是却无可奈何。

        而秦朗,的确是一个超级刺头,完全不给管泰隆面子,丝毫不松口。

        “管泰隆,没得谈了。要么,你看着延敕和尚死在你手中,要么你答应我的条件。”秦朗似乎懒得跟管泰隆谈了,自己回到了房间中。

        管泰隆骨头捏得啪啪直响,但是对秦朗这种油盐不进的人,他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拿军部命令吧,人家不[***];武力威胁吧,这小子功夫不弱,而且还有帮手。

        管泰隆如今的处境,可谓是骑虎难下。

        不过,管泰隆毕竟是管泰隆,自然不会轻易输给一个小子,他返回住处,然后找到了延敕和尚,问道:“延敕师兄,你现在情况如何?”

        “这小子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毒,我的真气根本压制不住,我能感觉到身体的生机不断在流逝,精神和肉身都在腐朽。最恐怖的是,我根本察觉不到自己中了什么毒!”当初延敕被秦朗用钢针钉住穴位,还不知道这腐朽冥毒的厉害,如今毒姓发作,他才意识到这种毒药的恐怖,心里面已经生出了恐惧。

        “我不是给你宗门的解毒丸了么?”管泰隆道。

        “根本没用!”延敕和尚道,“你应该知道,解毒丸对这种毒没用的,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毒药!管师弟,你要帮我……帮我弄到解药。”

        “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嘛,不过那小子油盐不进,怕是麻烦——”

        “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只能毒发身亡不成?”延敕惊恐地看着管泰隆,他本以为管泰隆一出现,他就立即获救了,谁知道管泰隆虽然将他弄走,却加速了毒姓发作,让他命悬一线。而此刻,听见管泰隆居然没办法,延敕和尚顿时有些恼怒,“师弟你——你给我取掉了身上的钢针,加速了毒发,现在你居然说没办法了?”

        “延敕师兄,你这是在埋怨我么?”管泰隆冷哼一声,“你应该知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

        “我好什么?我现在命悬一线,身体越来越弱,如果不能及时解毒的话,我恐怕就会变成一个废人了!师弟,你这是是来救我,还是来害我啊?”事关生死,延敕和尚可就没办法保持镇定了。

        “延迟师兄,你这是什么话?”管泰隆冷哼道。

        “管师弟,你为何不让那小子来给我解毒?”延敕和尚咆哮道,“你要知道,我可是元罡境的修为,不是可以随便舍弃的棋子!我如果就这么废掉了,你难逃干系!”

        “延敕,你在威胁我?你敢威胁我?”管泰隆怒吼道。

        “我只是为了自己能够活命而已。”延敕冷冷道,“如果你不能给我解毒,我会亲自去找那小子谈谈的,我不相信他真的一心要置我于死地,除非他真的想要跟佛宗作对。”

        “你——这件事交给我处理!”管泰隆强势地说,然后将一枚红色的药丸取了出来,“这是宗门的解毒灵药百灵丹,拿去!”

        “谢谢师弟。”延敕和尚将这红色丹丸拿了过去,心头对管泰隆却是没有半点感激。如果管泰隆一开始就给他这百灵丹的话,延敕和尚一定会心怀感激,但是管泰隆一直到现在才将百灵丹拿出来,这就让延敕和尚很不齿了。原因很简单,这百灵丹是佛宗的东西,而并非管泰隆个人的丹药,虽然灵药十分珍贵,但是延敕和尚并不认为这些灵药比自己的命更珍贵。

        服下百灵丹之后,延敕和尚以最快的速度炼化吸收丹药,他终于感觉到体内的毒素被压制住了,这让他不禁松了一口气,但是片刻之后延敕和尚神情却再度变得严肃起来。因为他发现百灵丹居然只能压制住毒姓发作,却不能完全解毒!

        “怎么会这样!”延敕和尚发出一声不甘地怒吼,“百灵丹可是灵药,居然都不能完全解毒!这个小畜生,他究竟给我下的什么毒!”

        “什么,百灵丹居然不能解毒?”管泰隆也是十分惊讶,百灵丹可是灵药啊,灵药都是极其珍贵的东西,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管泰隆是不会“浪费”一枚灵药的,因为这东西太珍贵了,管泰隆作为宗门在军方的代言人之一,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动用灵药的。但是,最倒霉的是,解毒灵药居然只能压制毒姓,而不能解毒,在管泰隆看来这就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灵药如果解毒了,那也算值了,而现在不能解毒,那就意味着还得更那小子继续较劲,一想到这泼皮一样的小子,管泰隆就觉得头疼。

        “现在怎么办?”延敕和尚有些报怨地说,“早知道这样的话,之前就应该假装跟那小子低个头,把解药弄到手,之后再找他算账……”

        “你这是质疑我的处理方式?”管泰隆冷哼一声,对延敕和尚的报怨十分不满。

        延敕和尚心想中毒的不是你,你当然不会紧张了,但是他嘴巴上却说:“这个……管师弟,我不是质疑你的处事能力,而是关乎师兄我的安危,我不得不小心谨慎。况且,宗门培养我到今天的境界,耗费了多少的资源,我纵然要死,也要死得有价值,怎能平白死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手中呢。”

        “嗯,我也知道,这小子甚是可恶。不过,目前灵药已经压制住你的毒姓,那么事情就有了转机。”管泰隆想了想说道,“这小子太嚣张了,一定不能再跟他谈条件,他必然是料定我们无法解毒,才如此地嚣张。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让他得逞,反而要让他彻底失望!”

        “管师弟有什么办法?”延敕和尚诧异道。

        “我会请药宗的人出马!”管泰隆傲然道,“药宗跟我们佛宗历代交好,我收下也有药宗的人,我让他联系一下药宗的人,让其过来给你解毒。我不相信,药宗的人还不能给你解毒!”

        提及药宗,延敕和尚也是信心大增,连忙说道:“没错!找药宗的人帮忙!药宗的人虽然功夫不怎么高明,但是医术却非比寻常。而其,既然是我们佛宗求助,他们不可能不答应的!”

        “知道就好。”管泰隆哼了一声,“师兄,现在你还质疑我的处事方法么?等药宗的人给你解毒之后,我再召集一点人,一定要让那小子跪地求饶!”

        “还要废掉他的功夫!”延敕和尚狠狠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