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52章 管中窥豹
  • 正文 第852章 管中窥豹

    作品:《少年医仙

        没有人理解为何秦朗一定要跟管泰隆作对。www.lingdiankanshu.com无论是洛海川、葆少国还是徐政国,他们都不理解为何秦朗留下延敕和尚的命,却非要跟管泰隆较劲。他们本来以为,秦朗留下延敕和尚一命,就是为了给佛宗一点面子,没有将事情做绝。所以,当初秦朗留下延敕和尚的命,他们都认为秦朗做得很对。

        谁都知道,延敕和尚不是一般的野和尚,只要违法乱纪就能将其灭杀。延敕和尚这样的高手,必然是都很大来头的。留下延敕和尚的命,就是遵循“凡事留一线,曰后好想见”的原则,洛海川、徐政国都不希望惹上佛宗这种让人头疼的庞大势力。而且,只要叶家伏诛就行了,这延敕和尚只是帮凶,又不是首恶,如果真有人保他,放他一马也没关系。

        哪想到,看似精明的秦朗,却偏偏在这件事情上“犯糊涂”了,不依不挠地跟管泰隆较劲,甚至直接挑惹管泰隆。

        偏偏管泰隆还没办法,光脚不怕穿鞋的,秦朗就只是一个少尉,而且摆明了不稀罕这个少尉军衔,所以他根本不怕管泰隆。不仅不怕,还就是要跟管泰隆唱对台。

        不过,双方的焦点依然在延敕和尚身上。

        现在,延敕和尚毒发,管泰隆应该没办法解毒。秦朗要以此逼管泰隆低头,而管泰隆却想要秦朗低头,乖乖地给延敕和尚解毒、认输。

        “延敕,暂时死不了。”管泰隆冷哼一声,“不过我有些好奇,你为何有这样大的胆子,敢跟我作对?我知道,你这小子并不蠢,你应该知道我身后的势力有多庞大。”

        “知道。”秦朗冷笑道,“释迦摩尼就是你祖宗嘛,释永信指不定就是你爷爷。不过,延敕和尚的毒,恐怕释迦摩尼现在也没办法给他解吧。”

        “那你想怎样?”管泰隆问道。

        “我要延敕和尚认罪,你给我道歉。”秦朗平静地说,“延敕和尚违法乱纪,一直拒不认罪,但既然落在我手中了,就没这么便宜的事情。至于你,你的行为太嚣张了,所以应该给我认真道歉。”

        “哈哈——”管泰隆狂笑起来,“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军部命令,让你们无条件释放延敕大师,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提出条件!更不要说,让我给你道歉了。”

        “噢,军部命令?”秦朗冷笑道,“你知道我怎么看待你的军部命令么——管我鸟事!况且,我将延敕和尚交给你的时候,他是活的,大家都可以给我作证,死在你手中,更不关我的鸟事了!至于你想动用手段让我被开除军籍,老子无所谓!”

        听见秦朗说“管我鸟事”的时候,徐小璐忍不住笑了起来。

        别说,秦朗还真是够无赖的。但偏偏就是他的无赖作风,却让管泰隆没办法。管泰隆可以用军部上级向洛海川、徐政国施压,但是对秦朗却没有任何用处。

        而此时,徐政国和洛海川其实就在暗处看管泰隆的笑话,当然也包括了葆少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他们三人,此时就藏在一辆军车里面,开车的是葆少国,徐政国和洛海川坐在后排。看到管泰隆吃瘪,徐政国也笑了:“哈哈,想不到管处长也有吃瘪的时候呢。洛组长,秦朗还真是头号刺头啊。”

        “管泰隆也是应该吃吃瘪了,这人实在太目中无人了!”洛海川冷哼一声,“我们都知道他背后有庞大势力支持,不过他做事的风格太张狂了,既然不给我们面子,我们也没有必要帮他找面子,让他在秦朗手中吃瘪也好。”

        “两位叔叔,这个秦兄弟还真是不简单啊,他真是有种!不过,我搞不清楚,他为何要跟管泰隆对着干呢?”葆少国疑惑道。

        “他就是这个姓格——别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管泰隆一来就不给他面子,他自然不会让管泰隆好过了。”洛海川替秦朗解释道。

        “那我们就看热闹吧。”葆少国笑道,“两位叔叔,这一次我来建设兵团,一方面是代表军方彻查叶家的罪证,另外一方面,是代表我们家恭喜两位叔叔了。我爷爷和父亲,对两位这一次的行动表示了充分肯定……”

        徐政国和洛海川都是聪明人,知道葆少国这是在试探两人的口风,代表家族邀请他们两位加入阵营。不过,目前只是探明一下两人的意愿,如果他们两人真愿意加入葆家阵营的话,葆家自然会派更有权威的人来跟两人接触。如果两人不愿意的话,也没有关系,葆家可以说这是葆少国这个晚辈开玩笑的话而已。

        徐政国和洛海川久在军方,当然知道葆家是什么来历。如果说叶家曾经是平川省的大家族,可以影响平川省军政格局的话,那么葆家的势力就可以影响整个华夏的军政格局。不过,像葆家这样的超级家族不止一个,所以葆家也会面临竞争,也需要不断地招揽人手。

        徐政国和洛海川这样的人,不会轻易加入一个阵营,但是对于葆家,他们还是有些意愿的,因为葆家是军方的“铁血派”代表,近年来对外的强硬“音符”都是在葆家的推动下发出的,比如在冲绳岛对倭国施压、建立三沙市威慑菲、越小国的强硬举动,都有葆家的部分功劳。徐政国和洛海川都是正义军人,自然是希望看到国家军队强大起来。

        所以,平心而论,如果非要选择阵营的话,徐政国和洛海川宁愿选择葆家。

        当然,以他们两人的身份,不可能头脑一热就直接宣誓效忠之类,而是委婉地表示可以考虑。葆少国也是个聪明人,随后表示一定跟家族的前辈一同再度拜访两人。

        葆少国的目的达到之后,三人的注意力再度放在了秦朗和管泰隆那边,徐政国有些好事地问:“你们说说看,秦朗这管泰隆对峙,最后谁会服软?”

        “反正我认为秦朗不可能服软。”洛海川对秦朗的姓格倒是很清楚。

        “我也觉得秦朗不会服软,虽然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葆少国道。

        “呃……我本来还想跟你们打赌呢,既然都押的是秦朗,那没法赌了。”徐政国惋惜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