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49章 傲慢与猖狂
  • 正文 第849章 傲慢与猖狂

    作品:《少年医仙

        佛教,能成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绝非泛泛。www.lingdiankanshu.com很多人以为宗教只是宗教这么简单,却不知道宗教能够代表很多东西。历史上,很多国家覆灭、改朝换代,都离不开宗教的影子,所以千万不要以为宗教人士都是高高在上、不问世事的,事实恰恰相反,强大的宗教势力,几乎遍布天下,影响着天下气运。

        即便是在华夏,也曾经出现过神权凌驾于皇权之上的局面,白居易的《江南春》中有一句“南朝四百八十寺”,指的就是佛教在南朝盛极一时,连皇帝和后宫妃子都被洗脑成了信徒。后世,太祖曾下令扫除一切牛鬼蛇神,但是以他当年的威望和实力,都不能灭了所谓的牛鬼蛇神,可想而知宗教势力是何等的根深蒂固。

        这不,连延敕和尚这个阶下囚,居然还如此嚣张,似乎认定了洛海川和秦朗等人不敢将他怎样。

        或者洛海川等人不敢将延敕和尚怎样,但是这并不包括秦朗,秦朗不仅称延敕和尚为“佛狗”,而且还给了延敕和尚一巴掌:“老秃驴!我知道你是佛宗的人,但是你插手了不该插手的事情,便是佛祖也救不了你!”

        “年青人,语气不要太狂妄!”就在这时候,秦朗等人身后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只听此人的声音,感觉其气势,就知道来人身份大不简单。

        “终于现身了!”秦朗在心头冷笑一声,却并不回头地说了一句,“你是何人?竟然敢阻扰我们审讯犯人!”

        虽然没有回头,但是秦朗用精神力一扫,就看清了此人的样子:这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中山装,短发,看样子不像是和尚,但是威势却比延敕和尚还要强大几分。

        “洛组长,马上要天亮了,我要带走延敕。”这个中年人用不能违背的语气向洛海川说道,俨然有那么一点命令的意思。而且,此人似乎不将秦朗放在眼中。

        “延敕秃驴,是我抓到的。”秦朗语气平静,却字字都在挑衅,“你一句话就想我们释放他,你凭什么?”

        “年青人,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中年人语气转冷,“本人手中有上级军部的命令,莫非你还敢抗命不成?”

        “噢,既然你有上级军令,那可以带走延敕这个秃驴。”秦朗淡淡地说道,“只是,请你们记住,我让延敕和尚离开,不是因为他什么狗.屁身份,只是因为上级军令。”

        “哼!年青人,就凭你这一句话,你势必将付出惨痛代价!”中年人怒哼一声,“你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我见多了,总以为会点功夫就目空一切,却不知道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你不过只是地上爬行的蝼蚁而已!”

        “我是蝼蚁,你也未必是鲲鹏。”秦朗冷哼一声,冲着延敕和尚,“滚吧!”

        “嘿……小子,改曰本座必报今曰之仇!”延敕和尚狰狞地笑了笑。

        “好,我很期待。”秦朗毫不在乎延敕和尚的威胁。

        随后,秦朗转身就走。

        “等等——”中年人忽地向秦朗叫道,“站住!你给延敕解毒了再走!”

        “解毒?管我鸟事!”秦朗不屑地答道,根本不理会这中年人。

        “你竟然敢抗命!”中年人向秦朗呵斥道。

        “命令之中有解毒这一项?”秦朗用嘲讽的语气答道,人越走越快。

        “给我站住!”中年人忽地身形一动,如同鬼魅一样向秦朗追了过去,并且伸手向秦朗后背抓了过去。一个小辈居然敢在他面前如何放肆,这的确让他出离愤怒了。

        砰!

        就在这中年人快要抓到秦朗的时候,一个黑影从侧面激射出来,挡住了这中年人的去路,向这中年人一拳轰了过去。

        轰隆!

        坚固的钢筋水泥墙壁被震得坍塌了好大一块。

        秦朗的僵尸毒奴出现了,挡住了这中年人的一击。

        僵尸毒奴王寅甲一出手,立即释放出一种死亡的气息,几乎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王寅甲身上的浓烈死亡气息。

        当然,这浓烈的死亡气息,一方面是因为王寅甲的功夫境界高明,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活死人,身上自然有死亡的气息了。

        看到这黑衣人出现,葆少国倒吸一口凉气,叹道:“好厉害!”

        之前这黑衣人葆少国见过,一直呆在秦朗旁边不吭声,也没有释放出半点气势,葆少国没有怎么利益他,却没想到一出手竟然如此威猛。

        中年人的神情阴晴不定,不过他却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向秦朗道:“小子,莫非你真要跟我们作对不成!”

        “本就是敌人,谈不上作对不作对,难道我给这老秃驴解毒了,他就不会找我报仇,你们这帮人就不会找我麻烦?”秦朗的背影越来越远,声音却丝毫没有减弱,“亏你们还算是出家人,一点礼貌都不懂。想要解毒,就要求人,你们以为自己是大爷么?”

        说完之后,秦朗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他的僵尸毒奴也一转身跟了出去。

        中年人的表情变得更给复杂,向洛海川责问道:“洛组长,你手下这小子太桀骜不驯了!作为长官,你竟然任凭他恣意妄为?”

        “管处长,你有所不知,这小子名义上虽然属于我的下属,但是我却没有处理他的权限。你要是觉得他有什么不对,可以去向武首长投诉。”洛海川不动声色地抬出了武明侯。说实话,洛海川也十分讨厌这个管泰隆的嚣张,但他也是没办法,管泰隆有上级军部命令,洛海川没办法阻止。否则的话,洛海川就是抗命,轻则抹杀功劳,重则直接丢了饭碗。但是秦朗没有洛海川的顾虑,他就是一个小小地少尉而已,他根本不怕丢了这个所谓的军衔。

        至于秦朗挑衅管泰隆,则是因为管泰隆和延敕和尚太嚣张了。作为阶下囚,延敕和尚居然还敢对秦朗颐指气使,他真以为佛宗弟子就天下无敌了。更何况,秦朗是毒宗传人,对佛宗本来就没多少好感,自然不会给管泰隆面子的。

        释放延敕和尚,是遵循军部命令,这是为了给洛海川一个台阶下。至于解毒,既然军令上没有,秦朗当然也就直接无视。延敕和尚的死活,秦朗根本不在乎。

        “你佛宗不是傲慢么,那老子就猖狂!”这便是秦朗的想法。

        不过,从地下审讯室出来的时候,他知道这事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