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43章 终身为奴
  • 正文 第843章 终身为奴

    作品:《少年医仙

        秦朗不知道老毒物的境界究竟有多高,但是他相信区区一个十殿阎罗门的太上长老是没办法跟老毒物相提并论的。www.lingdiankanshu.com果不其然,老毒物只是用气势威压,就将这个王寅甲给震慑住了。随后,老毒物慢慢地走了出来,向着王寅甲冷笑:“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王寅甲,十年前老子废了你的阴煞邪功,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看到老毒物,这个怪人就如同看到了克星一样,毫不犹豫地就跪下了,连一点反抗之心都不敢有,口中连连道:“前辈乃是正义侠士,动手废掉我的邪功,这是为了我好,我对前辈没有半点怨言。”

        “我擦!老毒物真是威风啊!”秦朗在心头想到,别看这个王寅甲拽得跟二百五似的,连十殿阎罗门的掌门罗霸道都奈何他不得,但是在老毒物面前却不过跟一只狗似的。老毒物,这时候果然有一派宗主的气度呢。

        “正义侠士?王寅甲,你可真是会睁眼说瞎话呢。”老毒物冷哼一声,“实话告诉你,我之所以废掉你的阴煞邪功,是因为这门功法讲究破而后立,功夫练到五六层火候之后,就要散去功力,用阴煞之气煎熬自己的身体,然后重头修炼,这样才能将阴煞邪功练到极致。你舍不得自废修为,老子可不会吝惜。王寅甲,老子说的可对?”

        “老前辈目光如炬,见多识广,明察秋毫,当然是没错的。”王寅甲道,“多谢老前辈指点成全,我王寅甲能够有今曰成就,都是拜前辈所赐。”

        “既然是拜我所赐,那就为我所用吧。”老毒物淡淡地说道,“当初如果不是看你还有一点点利用价值,我早就一把捏死你了!”

        “是……是。”王寅甲身上竟然开始冒出水珠了,这是汗水,还是冷汗。很显然,老毒物给王寅甲带来的威压实在太强烈了。

        “你可愿意为我所用?终身为奴?”老毒物向王寅甲喝道。

        “终身为……奴……”王寅甲口中喃喃道,他在黑牙水库的深处苦熬了十年,每天饱受阴煞之气的煎熬,只能靠吸食人血来减轻阴煞之气给身体带来的煎熬,如今好不容易将阴煞邪功练到大成的地步,指望着可以凭这门功夫称霸一方、逍遥自在,怎么甘心给人当奴隶。只是,老毒物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得让王寅甲甚至连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但是,纵然不能反抗,总能逃走吧?

        王寅甲跪在地上的双腿忽地发力,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向后弹去,准备全力逃逸。老毒物冷哼一声,似乎早就知道王寅甲有逃跑的心思,不慌不忙地一脚踢了出去。

        老毒物这一脚踢得很缓慢,秦朗看得清清楚楚,跟王寅甲飞快后退形成截然不同地反差,但诡异的是,王寅甲居然没能避开老毒物这“缓慢”的一脚,只听见“砰”一声,秦朗看到老毒物的脚掌正中王寅甲的胸膛,然后就看到王寅甲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重重地落在地上,膝盖将地砖都跪得粉碎。

        什么护体罡气,在老毒物这一脚之下就如同玻璃陶瓷般脆弱。

        王寅甲吐血、跪地,看样子再也没有逃走的心思和力量了,而老毒物付出的代价只是脚下的一只鞋子碎裂了,他看着光着的脚丫,极其装逼地叹息了一声:“唉,功夫还是不到家啊!多出了百分之一的功力,可惜了这只鞋子。”

        听到老毒物这话,王寅甲气得再喷了一口鲜血。

        老毒物一伸手,隔空将王寅甲抓到了面前来,然后将几枚钢针刺入了王寅甲脑袋上:“十年前,你就是我看好的毒奴了,放养你十年,今天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也就不用走了——小子,现在你看到没有,老子的毒奴是什么货色,你的毒奴又是什么垃圾成色?”

        “嘿……是的,师父老人家出马,果然不同一般。”秦朗厚颜无耻地笑着拍马屁。

        只要能将这个王寅甲变成毒奴,拍拍老毒物的马屁也没关系。这个王寅甲,实力非同一般,秦朗有了这么一个毒奴,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

        “你想要这个毒奴?”老毒物似乎看出了秦朗的想法。

        “嘿……师父果然料事如神呢。”

        “料事如神个屁!这叫格调,这叫布局。”老毒物哼了一声,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老子要收毒奴,至少都是元罡境以上的修为境界,才佩做老子的毒奴。哪像你,一些武玄层次之下的垃圾,居然都有被你弄成毒奴的,简直就是浪费傀儡虫!”

        “是,是……师父,这个王寅甲究竟是什么境界?”

        “接地境,也叫地煞境。元罡境之后为凝神境,随后就是接地境了。”老毒物道,“不过,别以为接地境比元罡境只高出两个境界这么简单,但是元罡境的武者在接地境武者面前,简直就跟玩泥巴的小孩子似的。”

        秦朗当然知道老毒物这话不假,因为他亲眼看到已经暴走的罗森一个照面就被王寅甲给干掉了,所以元罡境在接地境面前,的确是玩泥巴的小孩子。

        “师父,我以后也向您老人家靠拢,非元罡境以下的武者,都没资格当毒奴!”

        “少吹牛了!”老毒物哼了一声,“元罡境的武者,现在已经不多了,你以为有那么多高手让你随便炼制毒奴?况且,修为太高的人,你不被人家给炼了就好。不过,你要学会布置棋子而已,比如这个王寅甲,就是我十年之前布下的棋子。”

        “这个……老毒物,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你不吹牛会死么?这个王寅甲是你十年前就布下的棋子,你能保证十年后他会甘心成为你的毒奴?不过是碰巧罢了。”秦朗说道,他觉得老毒物就是喜欢吹牛。

        “愚蠢!”老毒物一巴掌拍在了秦朗的后脑勺上,“既然是你看上的棋子,当然要做一个标记了。东西可以做标记,人当然也可以做标记。你想想看,王寅甲是怎么找到你的?”

        “精神印记?”秦朗忽地想起了之前王寅甲说过的话。王寅甲的精神印记,可以感知方圆十里的范围,他就不幸地被王寅甲做了一个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