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少年医仙 > 正文 第840章 阎罗
  • 正文 第840章 阎罗

    作品:《少年医仙

        十殿阎罗门的人行动很迅速,山庄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入水之后,不到二十分钟,更多的人陆续赶来。www.lingdiankanshu.com这些人功夫境界高低不等,有的直接纵身入水,有的人弄来了快艇、鱼枪之类的东西,还有的人找来了潜水员。

        “想不到,平川省内竟然有这么多十殿阎罗门的人。”秦朗自言自语地说道。他知道这些来营救罗森的人,都不可能是从渝地赶来的,这就说明十殿阎罗门的人早就在平川省内扎根了。只不过跟地鼠门的人一样,他们都在等待合适的出手时机。

        不过现在,秦朗很乐意看到十殿阎罗门的这些人纷纷入水,因为他最清楚水下面的那个杀痞是何等的恐怖,这些人一个接一个地下水,那简直就是找死。

        另外,秦朗注意到有几个人已经开始在监视他和任美丽、任玉君的动静了,看样子十殿阎罗门的人已经开始调查真相了。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尤其是附近的一些乡民,被这大动静给吸引过来了,似乎整个华夏的乡民,都喜欢围观,甭管什么事情,只要觉得热闹都会蜂拥而至。这不,乡民们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听见一个中年妇女扯开嗓门说道:“造孽啊!不知道哪家的娃儿哦,又被淹死在里面了!都别找了,怕是尸体都找不到,早先就说了这个水库里面有水鬼,以前就淹死了好几个人,还都是水姓很好的。我们附近的村子啊,都没人赶到这个水库洗澡啊,这些有钱人,在附近修了别墅,搞不清状况就下水洗澡,这真是饿狗下茅房——找死(屎)哦……哎哟!”

        这中年妇女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十殿阎罗门的人闪了一耳光,这一耳光没有将她打懵,却把她撒泼的特姓给打出来了。这女人挨打了、不干了,直接躺地上装死,一边装死一边咒骂,并且怂恿其他乡民要十殿阎罗门的人赔偿。

        这十殿阎罗门的人哪是什么善类,直接拖着中年妇女的腿,一刀就扎了下去,顿时鲜血狂飙啊,其余的乡民也吓傻眼了,而这个十殿阎罗门的家伙直接将中年妇女向着人群一扔,恶狠狠地说道:“抬远点!再来这里妨碍老子,直接往你心口捅!”

        恶人就是恶人,不仅这些乡民被十殿阎罗门的凶残手段震慑住了,那个中年妇女此刻也收声了,一群人迅速撤离了这里,不过依然有几个好事之徒在远处看着这里的动静。

        天气太炎热了,秦朗和任美丽、任玉君都坐在一株大树下乘凉,看着十殿阎罗门的人在这里继续忙活。

        秦朗很乐意看到十殿阎罗门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下水消失,因为这些人少一个,卧龙堂的局面就会安定一分。这些人,都是平川省内的不安定因素。至于十殿阎罗门会不会祸害渝城,那就不是秦朗要关心的事情了。至少,暂时用不着他去艹心。

        “秦朗!秦朗你这个王八蛋,给老子站出来!”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法拉利飙了过来,扬起一路尘土,车子还未完全停稳,车上的人就开始大声地咒骂秦朗了。

        “这人是罗森的哥哥,叫做罗鹏。”任玉君提醒秦朗道。

        这时候,罗鹏已经向着秦朗三人所在的地方疾奔过来,他从三人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将目光落在秦朗身上:“你就是秦朗?”

        看到秦朗点头,罗鹏怒吼一声,向着秦朗一拳轰来,但是旁边却伸出一个手掌,生生地将罗鹏这一拳给接了下来。

        “罗鹏,你的境界只达到了锻腑境,远远不如罗森啊。”任玉君淡淡地说。

        “我是不如森弟,但是要杀这小子还是可以!”罗鹏吼道。

        “既然你都能杀秦朗,那你弟弟当然也可以。所以,你觉得会是秦朗杀了你弟弟么?”任玉君冷哼一声,这话倒也合情合理。

        “但事情因他而起!”罗鹏依然不甘心。

        “事情因我而起。”任美丽冷冷道,“是你弟弟不死心,要跟秦朗决斗,这跟秦朗有什么关系。不过,你弟弟的功夫的确是高明,本来我对他也有几分好感了。可惜,他却非要去抓水怪,结果弄到现在生死未卜的局面——现在,只希望他没有被水怪弄残或者弄死,我可不会喜欢一个残废或者一个死人的!”

        “你——”

        罗鹏虽然恼怒,却也不敢对着任美丽撒野。于是,他又只能将矛头对着秦朗,“你这个小白脸,如果我森弟真的遭遇不测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打不过罗森,可未必打不过你。”秦朗冷哼一声,“况且,这个时候你兄弟生死未卜呢,其他人都下去找他了,你却冲着我大呼小叫。你难道没想过,如果你也去救他的话,指不定他还能活下来,毕竟他那样的高手,怎么也不会被水淹死的——除非,你巴不得你兄弟死在这里。”

        “你放.屁!我草!我要杀了你!”罗鹏义愤填膺地吼道。

        “拜托,我就在这里,又没有打算离开,你要报仇随时都可以来。但是,现在你不急着救你兄弟,却跟我卯上了,我真的很怀疑你的动机。”秦朗这话有些诛心啊。

        其实,诛心不诛心暂且不论,秦朗倒是希望将罗鹏气得跳下水去,或者十殿阎罗门又会少一个武玄高手。

        “好!等老子确定了森弟的安危,再找你这小白脸算账!”罗鹏对秦朗的称呼一口一个小白脸,这是因为罗鹏的确也很黑,这大概是遗传基因作祟了。

        看着罗鹏向水库边缘飞奔而去,秦朗心里面就感觉挺舒服的,因为十殿阎罗门的人又少了一个。况且,十殿阎罗门进入水中的人越多,战斗越是激烈,水下面那个怪人毒发的时间就会越快,想要完全压制住腐朽冥毒的发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秦朗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但是罗鹏显然命不该绝,因为他被一个身材魁梧、背影如同山岳、浑身释放出巨大威压的黑衣人给拦下了。

        看到这个背影,任玉君的一双眼睛亮了起来,一脸凝重之色:“罗霸道——他居然亲自来了!”